Pages

12 November 2007

如儀式般的慣例行為


問起一般人,如果有天早上九點你還躺在床上時,天花板傳來樓上施工的聲音,你做何感想?我自認還滿能忍受噪音,不過今天早上這個太猛了,手要不遮住耳朵而真的會痛。至少,沒能夠睡到沒時間準備下午一點的期中考。

約莫十點前往黃昭謀老師的辦公室,正巧也碰到許久不見的劉敦瑞老師。兩位老師正忙著,於是也沒多作停留,前往景美捷運站旁的摩斯用餐。再次為食量小而感到困擾,吞掉辣味吉士漢堡之後,我面臨吃不下C餐炸雞的窘境,導致我做了比不詳加考慮後果點餐更愚蠢的決定。要嘛一鼓作氣把所有東西吃完,吃太撐就算了,想說炸雞放一會再吃,結果是也沒有比較不撐,還要承擔炸雞冷掉口感大降的後果!

翻開資料庫的講義,本打算好好準備下午一點的期中考一番,結果是差點睡著,索性拿出下午三點要默寫的國文詩篇,精神才又這樣莫名地好轉。連我自己都覺得這藉口聽來太矯情,但我不時覺得要是我打從心底不喜歡什麼事物,就還自己都勉強不了自己。

資料庫期中考交卷後,趕在三點國文上課前的空檔,前往系上的實驗室列印最後定稿的研究計劃。經確認後資料都沒遺漏,將東西整齊的放到信封中,還特別將信封封口的動作交給人也在實驗室的小胡完成。哈,真是太白痴了,其實當時我整個快睡著了,真不知道我國文課是怎麼渡過的。

最近想起高三那年的無止盡詢問迴圈,「要考什麼大學?」,因為大四也是問人、被問到翻掉。「有要繼續升學嗎?」→「要考哪?」→「以後要幹嘛?」→結束。有些東西真的很慣例,不過也並不多餘,被問起還是令人覺得倍感關心呀!就好像每年到了今天,記得要跟 國父孫先生說聲「生日快樂!」。

2 comments:

  1. 現在都沒放假...
    要不是看到日曆上的字
    恐怕都忘記是國父誕辰了 @@

    ReplyDelete
  2. 天天看著百元大鈔,豈會忘記?哈。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