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1 November 2007

信任不僅只卻也僅只於此

這樣多沒意義的循環,似乎早上八點的課跟抽樂透一樣,到底會不會睡過頭還看機率。追根究底的原因就是該睡的時候不去睡,還硬要寫什麼網誌,簡直就是該死的成癮症。這還不打緊,到底是成癮還是自以為對於文字有種莫名的使命,還裝得煞有其事。不過既然都說是莫名了,就也是表達一種說破了其實有點不知所以然之感。

這幾天突然覺得,RSS Reader這東西好像會使計數器的數字沒什麼代表性。只是突然有點覺得那感覺頗怪,就像是只要朋友當中網誌誰有更新,都一目了然。甚至不用切換網路頁面,就這樣一口氣透過RSS Reader看完,也不需要幾分鐘的時間。就好像,我也不知道到底有誰是默默地訂閱我的RSS不辭辛勞地看完諸如抱怨的生活感言。喔,也不盡然是抱怨,只是佔了不少篇幅倒是真的。

承第一段,今天開獎結果是我遲到五分鐘,如果沒停下來買早餐應該會剛剛好。上課內容,快轉跳過,哇哈哈。就像是亞當山德勒主演的《命運好好玩》一般,真要能快轉就是一轉暢快,如同伍佰在台啤廣告中的slogan所說:「朋友!順啦!」。至於該影片的其他寓意改天再說。因為今天早上十點多回到家,轉HBO看到的其實是《達文西密碼》。老實說,我還是比較喜歡小說的感覺,對於電影裡不是講法文為主,觀賞興致就先大扣分。雖然說羅伯蘭登確實不是法國人,不過為什麼就連尚雷諾演的警探跟警察對話也要講英文?這就太誇張了啊。

下午一點預定睡一個小時的午覺,結果是下午五點才醒。

享用完難吃的晚餐之後,就開始一口氣坐在書桌前寫論文寫到午夜。今天大部分的時間,是在閱讀Anthony Giddens的《现代性与自我认同:现代晚期的自我与社会》,圖書館繁體都被借走了,只好看簡中。節錄幾個精采片段供大家參閱:

p.45 - 信任本身在一定意義上是創造性的,因為它需要一種「跳入未知」的承諾,或者說一種幸運的抵押品,這種抵押品意味著接受新鮮經驗的準備狀態。然而,去信任也是去(無意識地貨相反地)面對喪失的可能性,即就基本信任的情形而言,就是看護人援助的可能喪失。

p.56 - 笛卡爾:「比起我自己的身體,我能更容易地了解我自身的靈魂;本我僅僅能了解他人的身體,因為本我無法接近他人的意識。」

p.69 - 生活制度之所以對自我認同具有中心的重要性,正是因為它們把習慣與身體的可見外表方面聯繫起來。


我非常喜歡「信任是一種『跳入未知』的承諾」這個講法,Giddens充分道盡「信任」本身毫無理性根據的精隨!喔,真是說到骨子裡!寫到這,突然想到生平第一次看影展,在誠品敦南地下室,賴雅妍主演的《生命狂想曲》。有一幕是從大門上的透鏡,誇張地呈現賴雅妍扮演的推銷員探頭探腦的模樣,真是酷斃了!喔對,她是學姊,不過可能是轉學生,因為上次阿達利用歷屆大專院校查榜系統,查不到她的名字(還是非本名?!)。那這跟信任有什麼關聯?應該沒有吧,就突然想到而已。

改天再詳述對於這本書的心得,今兒個睏了,時間也真的不早。不過有個小問題,關於p.45頁的那段引用,由於是簡體字的關係,我有點不懂「看護人」如果翻譯成我國的慣用語,應該是什麼?

---

Anthony Giddens,《现代性与自我认同:现代晚期的自我与社会》,赵旭东、方文譯,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北京,1998。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