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30 November 2007

人物註解比正文多是怎樣

延後的國文期中考,在今天早上的八點,題目已事前公佈,針對〈項羽本紀〉內容,作一文〈寫給項羽的一封信〉。睡過頭九點才到教室,根本沒時間好好思考,外加寫到九點半就肚子痛,十點打鐘停筆之際,甚至還沒一千字。我說,我確實習慣鍵盤甚於筆。真有哪天會有人對我說出像我想像那樣,拿出稿紙,好好地寫吧。我能大約體會,紙筆書寫因速度差異所造成的語句使用的落差,我實難分辨較喜好哪種,只是鍵盤確實比較順手。但順手不等於喜好。

比這個,當然沒意思。

空堂吃個早餐,回家休息,中午大約十二點半,和阿達(註01)穿著襯衫出門上下午一點的課,預計行程是下午四點學士服團拍。喔,結果因為沒有事先通知老師而作罷。這倒也沒什麼好或不好,羅同學(註02)你就別太在意,擇期再約吧。到實驗室同旻諺(註03)將專題將他們的海報貼好後,我們到了夜市吃了我們時常分不出到底算是午餐還晚餐的一餐。我們稍微聊了一下,傍晚六點再度回到實驗室。

今兒個晚上八點畢展小組開會,老實說我喜歡這種氣氛。我實稱不上一稱職的幹部,但有時真的深深感觸終於在大四,才稍微有些融入所謂班級生活的這種感覺。文宣品也將接近完成的地步,真是辛苦凰君同學(註04)啦,大家都辛苦了,終於畢展也快到了我想大家都很期待。

和阿達回家的路上順到買了滷味,那貴死人的價格真不曉得他們生意要怎麼繼續做下去。那天多了旻宴,三個人到師大夜市,各花了四十元左右;今兒個,兩個人各丟一百餘元,是怎樣?行情這回事是古亭、大坪林兩個世界嘛!

大小姐(註05)告知簡(註06)推甄上清大的消息,人文與社會所吧?不過我比較期待我們在東海社會所延續高中再當同學。難得在同篇文章出現這麼多人,來個註腳吧。經過連續幾天的陰雨,今兒個終於出現自己較熟悉的冬天,艷陽高照卻是冷到不像話。大家多注意身體,保重以期待跨年大家見!

---

註解:

01. 吳氏,名政達。生於民國七十五年(1986),中華民國台中人。大學同班同學,偶然的機會下得知,我們曾經同在高二那一年(2003.03.16)前往台中女中園遊會。又於九十三學年度大學申請入學,同時獲得國立台灣藝術大學戲劇學系的複式資格,雙雙落榜。

02. 羅氏,名時峰,大一上軍訓課時,連教官點名都點到笑場,而且玩到後面就算老梗了還是笑不停。大學同班同學,但實在不算熟識,目前為畢展小組器材組組長。

03. 宋氏,名旻諺,又稱unbay8。大二才轉來班上的同班同學,性情異常溫和,是個電音狂熱份子,喜好的曲風是house。政黨傾向極為明顯,我們說好畢展當天分別以藍、綠色領帶互別苗頭。

04. 廖女,名凰君。同班同學,專長是義大利麵製作(?),活潑朝氣一枚(恕我只想到這樣的形容詞,實在也不算熟識)。目前為畢展小組文宣組組長。

05. 李女,名珮嘉,英Bernice,號大小姐。生於民國七十四年(1985),十一月十一日真的很好記(而且跟蒼井空同一天...)。於建華國中、新竹高中共同校六年,要是我當年指考歷史沒有考炸掉,排在我目前就讀科系前一志願序的東吳大學哲學系,可能締造十年紀錄。音樂系,主修長笛,李老師的小叮嚀:「吹長笛的職業病是腰痛,請大家保持喜愛運動的良好習慣!」

06. 簡氏,名伯宏,台語發音「幹被紅」,號皮諾丘(pinocchio),嗜吃甜食(引自其碩士班甄試之研究計畫自述),中華民國新竹縣竹北人。目前就讀於東海大學社會學系,對於布爾喬亞和馬克斯無明顯好惡,感性客觀大於理性主觀。依目前看來,實為擁爾後中華民國地區創立社會學竹塹城學派之潛力,和我最大的交集是大塚愛和前往法蘭克福學派發源地有所作為。容我提醒,不會德文搭火車時出站至少要認得Ausgang(出口)一字。高中同班兩年半同學,高一、和高二下我轉去社會組後一年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