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6 December 2007

昏睡的早餐

現代人有個毛病,我不是泛指所有現代人,稱自己為現代人,不為過吧?喔,有個毛病!才一開始就離題了,現在也不過是早餐時間,那一天當中剩下的時間該怎麼辦?啊,有個毛病!就是,很喜歡以既有的認知感到滿足,進而鄙視在他們眼中因各種型式劣於自己處境的那些人。我開始猶豫,當下次再到星巴克時,到底比較想喝熱摩卡還是太妃核果拿鐵,還好這問題一年當中只會困擾那些現代人少數幾個月的時間。我記得我第一次喝太妃的情境卻忘了熱摩卡,同樣是星巴克的商品,在我們同仇敵愾地仇視著資本主義下這些該死資本家的同時,我很不願意承認我也失守在這限量的迷思當中。

就連政府的執政風格,我們也可視為一種季節限定。

這已經無關外來語與否的爭議,其實我們也真的不需要去擔心,三十年後的臺灣人真的以為無料一詞是中文。去你的廣義還是狹義,制度的存在就是一種詭異,我們都知道我們該遵循並且追隨的是一種真理。但是,過於抽象,制度是方便管理,不過到底是誰對誰的管理?有時候不禁想問,如果真有一天走到民主最理想的狀態,那豈不是代表沒有一個人是快樂的?當大家都是少數,或是大家都是多數,民主追求的是什麼?求的是不計一切代價只為標榜民主,就能合理化一切的行為。你如果認為大中至正是極權的象徵,你怎麼不乾脆去聯合國提議把萬里長城、埃及的金字塔全炸個片甲不留?

這年頭,就連認同自己身分證所印的國號,都會被質疑。想透過支持政黨進而樂見自己所信仰的精神被維護與延續,如今都能被解釋成洗腦的結果,好一個民主廣場。硬是要在凱旋門上貼個象徵民主的符號如果能成為世人眼中法國人可能的笑話,那麼我還真笑不出來如果我要告訴沒來過台北的友人要前往國立民主紀念館請搭捷運到中正紀念堂站下車。台北市政府,就別再跟中央過不去了,「難道台北已經獨立了嗎?」這種鬼話都說得出來的人們,你又怎麼期待他們人之初性本善,開頭是哪一句教育部頒佈就算數了嘛。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