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7 February 2008

30%都不滿

有的時候會想著,如果下次遇到什麼人的時候,要和他或她說些什麼事情,結果一碰面或是在messenger遇到的時候,卻忘得一乾二淨。通常這樣的情形可大致上分為兩類,其一,你記性真的不太好;另則,你的情緒使你顧左右而言他。Celeste說,甚至之前Sako似乎也有這樣說過:「那你把想講的話都打在網誌上,這樣我就會看到了。」雖然我不姓蔣以致於吸引這麼多的目光在我的網誌上,但多少這畢竟是個開放空間,任誰都能看到這裡的每一字句。從逆向連結追蹤,還不時會發現有些路過的網友是搜尋一些令我哭笑不得的關鍵字才會點到我的網誌來的,印象最深刻,大概就是「世新大學,蓓蓓」吧。很誇張耶~這樣也算是沾了蓓老大的光,是吧。

就要開學了,所謂大學的最後一個學期,很五味。倒也不至於雜陳,只是連自己都會好奇,會為自己的大學生活劃下怎樣的句點。其實大多的事情,過了一陣時間後,我們原本預期自己屆時會印象深刻的反而不,記得的不一定是當下覺得好像不怎麼起眼的小事。這麼說,沒什麼推論出一個具體結果的打算,只是想說,世事無絕對。二月也就這樣過了一半,元宵都還沒到有誰覺得自己還在過年的?還沒元宵就開學也太不講理。有時候,多少覺得這種不免俗的事情也是政府責任的部份。

我想買錄音筆,有誰要推薦嗎?

「就這麼一次,原諒我的任性」,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到這句話,感覺這應該是句濫觴。雖然我沒這樣對誰說過,可是我一直很耿耿於懷,對於某位,我曾經的幼稚和無知。我並非要求獲得原諒,而是感傷於,無法返回。這幾天「現世報」這詞在新聞上不斷地翻滾來回,但請還在為了什麼心虛的各位,除非看開了,別去將另外一件不相關的事情自認為報應。有的時候,其實我並不知道這份懊惱會不會跟著我一輩子,但我知道的是,這是再也沒有挽回的餘地。無法挽回的自責,遠比對於某人或某事物的痛楚巨大的許多,到時後連自己都不得不承認,從落下的第一淚起,原來自始至終,都是自私的。

我70%慶幸自己不是眾人矚目的焦點,30%焦慮著為何自己被這世界冷落;而我相信,我的努力是為了使70%的人們不諒解,換來那30%不到的人們,對我微笑的欣慰。當哪一天發現媒體上吵到爛掉的長尾理論,甚至是被濫用到使人作嘔的M型社會理論,正好可以比喻自己令人哭笑不得的處靜之時,那我會說:「請你和我當個朋友吧,因為我和你一樣地氣餒。」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