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1 February 2008

守舊跟包容與否是兩回事

聽起來極其愚蠢,下午三點的課竟然也能去到教室之前,遇到同學打招呼笑稱自己剛睡醒,先去買個咖啡醒一下。我也忘了我什麼時候開始有每天喝咖啡的習慣,總之鐵罐裝的伯朗藍山真的不錯,冰的熱的都可以接受。寫東西到了一種走火入魔的境界,即便一整個很晚回家,還是覺得犧牲睡眠時間是對於生命意義正視的實踐,簡直是他媽的狗屁倒灶。

星期三的課表是個有趣的組合,首先是其時間排列,兩門課從下午三點到晚上七點,不管是到校或離校都是難得的經驗何況是組合在一起。另外,有趣的是,下午三點是本學期最喜歡的一堂課,溫老師開的〈文明與國際關係〉,這已經是我第三次修溫老師的課,即便我的通識學分早已修畢,加上昨天加選的〈社會哲學〉,應該不難看出我偏好上的某部份。緊接著下午五點,是這學期唯一的必修課。這,就是我接下來十來個星期每個星期三的固定行程,當然固定的是只有這四小時,另外的時間還歡迎各位親朋好友善加利用。

溫老師的課,因為是學期第一節課,老師把整學期的討論架構分成五個單元,今天條列式地說明了一下。話說,抄筆記時常會陷入一種盲點,就是只抄老師寫在黑板上的東西,老師口述的部份就自動跳過。雖然只是討論架構的說明,不過今天試著把老師說的話也都抄下來,看了看還頗有成就感的,當然我必須說,我並不是一個認真向學的好孩子每堂課都這麼做,當然是擇其所好者而如此罷。

其實,我一向喜歡以偏生活化的觀點和溫老師分享一些在課間的心得,畢竟老師看的書定多上我難以數計,以生活心得分享看法對於溫老師來說,也比較有意義吧。要不真要說什麼就某些學識上的心得拿出來討論,自己說嘴心虛不談,浪費老師的時間也不好。今天老師大約提早半個小時下課,所以在必修課上課之前還有些時間就課堂上想到的一些零碎想法和老師分享。主要是,「想像」之於國家形象的部份,其中我舉了日本情色產業和一些自己的觀感。當然,我說了什麼廢言並不大重要,而是,不知怎麼講的,老師提到一個滿有趣且我還滿認同的看法:

「一個包容力愈高的文化環境,愈能吸引更多的創意人才,進而帶動該地方的文化創意產業。」

好吧,一個藍綠鬧到不可開交的中華民國,大家說說看我們該怎麼辦?不過,說真的,我也是個滿沒有包容力的人,但至少對於我沒什麼偏好的東西,我大至上是選擇不接觸,我對於採取嚴厲抨擊的舉止沒什麼興趣。雖然我不曾認為自己特別有創意還怎樣,但隨著年紀增長,不管從師長同儕口中發現,甚至自己也這麼覺得,原來某種層面上來說,我還真是一個思想傳統的守舊派。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