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3 March 2008

莫名奇妙地搞黑

三月了,又是莫名奇妙。

這是一種過程,曾經日期無所謂,非得要問個身邊三個人以上才能確定日期,直到每天都把日期牢牢地默念很多次才敢出門。所以,自己算是很會規劃時間了?一點都不。相反的是,充分細數了自己一天到底浪費多少時間在賴床、發呆、閒聊我的天啊原來這麼多,就好像一天一包菸沒感覺,算一算從高二到現在大約過了幾千個日子,再乘上五十元,這還是保守去掉了後來漲價成唯一包六十元的估算。

不知不覺中搞黑的不只是自己的肺。

大概誰也都很習慣,就像我一樣,整天做些自知極度沒營養且重複的行為,只為因此感到心安,理性認知上的待辦事項列了一大堆,卻用發呆完才剩下的時間去拼命趕工。這幾天無聊想起前幾天去看燈會時,或是說每次看元宵燈會都會想到的,其實國小美勞課也有糊過玻璃紙,沾點水再用吹風機吹乾,皺摺會不見。這跟三月有什麼關係?就是,每到了三月,就會想起每過完寒假,總會心想新的一年新的一個學期,要一改所有陋習奮發向上,結果都是敞開雙臂緊抱著陋習不放,有些事情就還是留在那空想之中。

對於時間稍縱即逝的形容詞,莫名奇妙用了很多次還是覺得再貼切不過。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