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0 March 2008

大量觀影後的排泄

星期四那天,第一次在教室裡開啟 Illustrator,跟著黃蔚軒老師的示範,全班一起畫豬頭。早上十點,也是我星期四唯一的一堂課。跟 Photoshop 相處已久,介面其實不陌生,只是一些工具上的利用有些沒頭緒,那天終於和 Illustrator 有了初步的接觸,有點像是和同班許久好一段時間的正妹終於打了招呼交談。喔,個人覺得這個比喻還真是恰到好處!

中午和胖子吃過午餐後,他回學校繼續上我退掉的系選修,而我去租了《忍者龜:炫風再起》(TMNT, 2007)、《不可能的任務3》(Mission: Impossible III, 2006)和《火線交錯》(Babel, 2006)。話說,忍者龜的劇情頗無趣,不過倒是在各忍者龜的人性表現上還不錯,尤其是 Leonardo 和 Raphael 之間的灑狗血兄弟情誼還過得去。至於 MI3 算是個大呼過癮的續集,像是其他知名的續集系列如《瞞天過海》系列、《終極警探》系列,這種續集通常都是舊藥燉新湯,新煮法還是吃得出來是以前就吃過的菜。雖然 MI3 裡 Maggie Q 正到翻掉,可是那角色還頗多餘的,就劇情考量上是如此,不過要不是有她,片子的無聊指數應該會上升吧!個人覺得 Tom Cruise 不太適合這種硬漢形象,《落日殺神》(Collateral, 2004)那種陰險的角色和對他的印象形成對比,反而比較有效果。

致於《火線交錯》的劇情,真是太驚悚地漂亮。四個事件的發展,要放在一起討論也好,分開也罷;說它寫實真的還頗真實,卻依舊戲劇性十足。今兒個沒打算細細討論,很重要的重點是,我認為那是對於人性(或是這個社會)某種最深刻關懷的表現。

星期五是大三的選修課,我尚欠一個系上學成的選修,星期四下午沒課的代價就是換成星期五同一時段另外一間教室見。到了大四才知道,系上大三有個竹北學弟,只有五個字:「他鄉遇故錐」。為了配合這五個字,大家讀到這個段落時,我暫時是新竹人,這行以下,請恢復我是台北人的身分,哈。

我和許久不見的高中同學,賴科,在路邊聊了一整個星期六的下午。他人正好在新店,而且感謝他叫我起床,避免掉把整個美好週末的上午都貢獻給睡眠。許久不見,印象沒記錯上次見面,是我剛買 MacBook 不久的大三上,事隔超過一年了。東扯西扯聊了很多,是沒有到有什麼多深的感觸,但是真的很高興,當初隔壁班了三年,大家講好說以後要搞的那些美好理想的有所作為,全部都沒變。這感覺真的很好,想了一下,慶幸自己沒把太多東西留在高中忘了拿。

傍晚前往百事達,租了《瞞天過海:13王牌》(Ocean’s Thirteen, 2007)、《最後的蘇格蘭王》(The Last King of Scotland, 2006)。前者其實和大小姐在電影院看過,不過《瞞天過海》系列真的值得一看再看,很歡樂啊。風度翩翩優雅到不行的一群大明星,男的看了有樣學樣(當然偷東西那種需要天賦的就交給天賦決定),女的看了有什麼感覺我是不敢斷言,但至少如果換成十來位正妹晃來晃去,就算沒劇情我應該也會買帳,更何況那劇情有夠靠北。總之,這是精緻的爛梗傑作,其中穿插得中文台詞交錯著和英語對話,不知道哪天我是否也有機會講中文同時和講英文的老外對話?(Samsung 的老闆我以前和他一起打保齡球 XD)

至於那《最後的蘇格蘭王》,還滿恐怖的。一部讓觀眾體會暴政的電影,雖然敘事主軸滿單純,不過 Forest Whitaker 精采的詮釋,尤其是對大眾講話時,演得真的很專業。本片實在沉重,想睡的狀態不想多加描述,回到靠北一點的心得好了,以下:

我在想說,哪天如果電玩遊戲的擬真度又更加提高之後,Hollywood 有沒有可能像 Nintendo 那樣推出個大亂鬥之類的遊戲?角色包括 James Bond、Jason Bourne、Daniel Ocean、Ethan Hunt、Neo (aka Mr. Anderson)、John McClane...等,可能性有多高?

其實,電影這種東西確實是個反映時代的文本,要不試想也許二、三十年前,同樣在台灣,在我這樣的年紀根本沒有機會被這麼多的人性刻畫、情境給震撼到。你知道這個世界是如此之後,你想知道更多,還是你真以為這一切的一切,到頭來都不會和你扯上關係嘛。

2 comments:

  1. 大亂鬥我覺得應該麥克連先生會贏,他實在是太威了。主角威能的極致。

    ReplyDelete
  2. 「威能」,虧你想得出來,真不愧是化學系的同學。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