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1 March 2008

大家一起來無所謂

個體在完成一作品後,對於萬物的態度(甚至是對於完成的作品本身)因此有所改變,此是為根據馬克思的理論。那作品可被視為其作者思想的對象化(objectification),這是令人易於了解的部分,如違反上述,則成「異化」。資本主義的結構下,大部分的人們皆屬勞工階層(當然侷限於某種假設前提而成立),因其異化地勞動付出,成就資方的更富裕。

古今中外,沒有一個學者會抱持著因知識能帶來財富而追求知識,反之以如此觀點看待知識,似乎也不吻合事實,因為我們不能以擁有的財富去說明個人所擁有的知識。語言描述是較趨近非黑即白的思考邏輯,像是課堂上老師問學生「聽不聽得懂?」、「有沒有問題?」,實際上大家都是座落於懂和不懂之間、有問題和沒有問題之間。

我有很多問題,所以我把它們寫下來。你要是不喜歡把它們寫下來,那不關我的事,你有你的方式,但那他媽的不代表你很懂、你沒有問題。為什麼我們活著好好的,非得要上學?因為你必須識字,你必須懂得這社會運作的基本規則,但偏偏就是有那麼一群人無所謂,所以有種機制叫做義務教育,至少讓年幼無法理解知識為何物的小朋友不至於成為日後的文盲。接著,高級中學要幹什麼?作為大學的前置準備,確切文字內容我忘了,有興趣者不妨前往國立新竹高級中學,校門口進去後,至善樓中廊的右手邊公佈欄的第一窗格就那樣寫著。過了三年,不論作了怎樣的準備,現今中華民國國民大家很幸運,不少人有機會進入大學,要幹嘛?求知。

是的,是求知,不是求職。

知,很多種。知識是一種財富,是一種終生受用的財富,不是像金錢那般,用完就沒了的財富。知識管理的範疇,將知識分為科學、藝術、默會、消息。世界上沒有一種永恆的真理,當一敘述為真時,它是必須依附在前提也為真的情況下,因此知識本身有其大部分人認同的客觀定義的標準,也有我們主觀的認知。因此如果你同意你是前來學校「求知」,且是願意「求知」、渴望於「求知」,你必然已經對「知識」和其內容有一主觀的認定標準,因為我們都相信這世界上沒有人有辦法追求自己所不知道的東西。「一個說著自己渴望知識,卻說不清自己以為的知識為何的人」,這種看似矛盾的存在並非必然,而是一種自我辯護。

高中時,透過歷史課本初聞印度「種姓制度」,甚至依然存在,深感不可置信。我慶幸自己生在提倡人權的時代、這自由民主的國度。有些人生來,就比其他人更能感受到所謂的「自由」、「民主」,他們始終沒有太多的不滿。他們認為「自由」理所當然,他們認為他們有為所欲為的自由,他們認為他們有為所欲不為的自由。他們認為「民主」就是過好自己的生活,有所不滿的錯全是政府的,有所自滿的全是自己的功勞,他們認為名正言順地就這樣自己為了自己過完一生沒有什麼不對。他們不時抱怨對這社會的不滿,該他們付出勞力時,他們努力地撇清自己和這社會的關係;當他們看到其他人豐收時,他們埋怨這社會怎麼不像賦予其他人那般也分給他們一塊田地。如果你曾試著鼓勵他們這社會其實沒有所謂的對價關係,付出不一定有收穫但是不付出就一定沒有收穫,因此只要抱持著熱情的態度,就是一種快樂,他們會語重心長地說,這就是他們的命。即便他們當中,有些人才二十來歲。

不知道是不是我激動了些,我時常在心裡暗自罵著:「幹!你們這群垃圾。」,可是有時候想想,也無所謂啦。不是真的無所謂,而是像辯證法那樣,正是「無所謂」,反是「不無所謂」,我說的是那個合的「不不無所謂」。怎麼著,難道你覺得這些人他們在讀幼稚園時,當老師問他們說「你們長大後想要做什麼?」時,會有人舉手說:「我以後一定要唸大學,因為這樣我就可以當一個有錢人了!」。是嘛,既然幼稚園的時候不這麼覺得,那到底是哪些混帳又功利的王八蛋,讓他們到了二十來歲還深信只要醉生夢死混個文憑,會因此生活過得更好(喔甚至有人還毫不掩飾地深信能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美滿的日子)。

最後,請問你相信他們那些人,真的知道他們想要的「幸福快樂美滿」是什麼嗎?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