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3 March 2008

意識型態的對錯之間

今天是植樹節,我沒忘記這是國父孫先生的逝世紀念日。請不要自視帶著批判的口吻說,因為認同感的差異,所造成什麼日子都不記得的結果。一中市場,那有經濟因素、政治因素,而親愛的各位就聚焦在意識型態的問題。這可沉重了,我得開始擔心當我遭受對於「意識型態」有多少瞭解的攻擊時,該如何自圓其說。

我真的好喜歡星期三。

今兒個一早睡醒便開始唸書。唸書怎麼會唸到想出上一篇文章關於漢式姓名格式的問題,我也不得而知,總之我也就寫了下來。午餐又是小七的焗烤馬鈴薯,那東西真是完美,重點是量少得非常適合我,我喜歡那種吃完好吃的東西但又沒有飽足感的感覺。對我而言,飽足感,就是一種不適。相信我,我寧可空腹,我也覺得那樣比吃飽了還令人有精神。

大約到了下午將近兩點,波特打來說在新店,順道來住處看看。下午三點是一起上的通識課,因此閒聊了不太長的時間,我們便出門了。今天溫老師講課的重點,大概是清朝康熙時期,傳教士之於國際關係在文化層面影響的種種,還頗有趣的。原來康熙皇帝也喜歡喝紅酒。雖然我對歷史不太熟,不過對於清朝一直很有親切感,畢竟那是還不到一百年前的朝代。我時常想著玄祖父(曾祖父的祖父)和高祖父(祖父的祖父,aka 爺爺的爺爺)留著辮子,那清朝人的模樣。那,並不很遠啊。課堂的下半場,老師播放 NHK 製作的關於元朝的紀錄片,日本人也太誇張,講求運鏡是件好事沒錯,可是也沒必要到將那張我們不知道在教科書上看到多少次的元世祖(孛爾只斤忽必烈)像,一直對著眼睛的部分 zoom in 又 zoom out 的吧,很爆笑耶。

下課後,和老師在走廊上聊了些關於影片的事情。溫老師問了說:「喜不喜歡這樣的影片?」,語氣中似乎帶著有些擔心大夥覺得無趣的感覺。也許只是我想太多,不過我心裡比較直接的回答是,既然都選了《文明與國際關係》這一堂課,還會有不喜歡看的人嗎?喔天啊,我也犯了意識型態的錯誤,糟。不過後來大部分的問題,老師把重點放在音樂。老師說,日本人即使連紀錄片,配樂都很講究,我跟老師說,何止是紀錄片啊(例如像這篇文章),哈!當然我們又講了一些音樂的事情,老師有提到說,他覺得很可惜他完全沒碰過音樂相關領域的事情,喔那種懊惱我懂地,因為我也不正是如此。那時候心裡想到的爛梗其實是:「喔老師,非戰之罪!」(XD)。不過說真的,這還是再一次很慶幸,我們活在個人電腦普及的這個年代。

傍晚的必修課上完,離開學校已經是晚上七點。我像前幾天找晚餐的方式一般,機車騎到新店住處附近繞了繞,今天選定的晚餐是新店中正路和建國路路口的甜不辣。我對甜不辣有莫名的偏好,我還多點了肉圓,雖然後者不難吃不過實在不怎麼好吃,果然我是新竹長大的(筆者按:我是台北人)。這幾天的心情真是好到一個莫名的爆炸,大概是「三日不讀書」的反效果吧我想。辯證法真是個有趣的東西,昨天還因此發現原來我不會列不等式,還好最後我用集合的概念回答了自己的問題。所以現在問題已經發展到下一個階段。

接著幾個小時的事情,暫且先以「今天很淺顯易懂」記之。

在文章寫至此時,想說點一下 messenger 的視窗看看誰還醒著,正巧看到柏蒼先生在線上。而那時 iTunes 的隨機播放也播到 echo 的歌,有些巧合的趣味性存在。不過我並沒打擾他。在此幫忙宣傳一下,他們這個星期六將在台南有演出,詳情請洽官網。對於柏蒼先生所吟唱的那些歌詞內容,很有趣的原因有部份來自於,那若有似無的模樣。像是〈煙硝〉那首歌,大概頗有政治意涵的解讀空間,不過又不那麼絕對。開始有了懷疑,便會想要從歌詞當中,逐字驗證。可是往往驗證不到一半,就會覺得自己何必將一首歌曲支解地如此破碎?我們不難理解「歌曲所帶給人們的影響」是多麼不可言喻,但人們又毫不死心地試著敘述出那部份的「感受」。這樣的結果有幾個,我如此認為地包括藝術、科學、意識型態。

將抽象感受訴諸於具體(或稱作對象化的方法),我想可能最接近創作者自身感受而流傳的,大概就是藝術品本身。雖然藝術的學習如同其他學門,亦從定義開始,不過如果最後掉入始終在定義的問題打轉上的漩渦,那就成為匠氣的實際存在。沒有一個藝術家能夠告訴你什麼是藝術,又或者在另外一個因果的邏輯上我們可以說,一個以告訴大眾何謂藝術的人,將成為媒介而並非藝術家。我們倒也不吝嗇於美其名稱他們為「藝術媒介」,不過這絕對是媒介的一種而非藝術的部份。雖然藝術可作為媒介,但事實上兩者之間是嚴重牴觸地。包括在政治的意義上,藝術不應該包含所謂的利益,但媒介的存在卻是利益導向。至於科學,倒是沒什麼好解釋的,拿出一個藝術作品例如一首歌,去解釋它物理性質上的特色,那確實很科學。譬如尖銳的高音可能使人焦慮,但是誰也都知道人的情緒是違反科學的,最佳的反例就是,在男女性愛的過程當中,我相信大多的男性並不會因為尖銳的高音而感到焦慮。喔,所以下次當有哪個人假藝術之名行求歡之時,我們便可說,這人確實很「科學」。

最後的意識型態就回到文章開頭的問題,我該怎麼自圓其說?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