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1 March 2008

原本想說的就這些



也許是此時此刻極度想睡覺,一時想不起星期二下課離開了學校我在幹嘛之類的,因此從昨天(星期三)說起。大概是父母教育的關係,我只要睡超過早上九點就會覺得有異常的罪惡感,雖然我大學的時光大半是在這樣的心靜之中渡過中午前的時光,多半還伴隨蹺課的罪惡。有所為,有所不為,或者更應該說有所而為,有所無能而為,沒什麼好特別去突顯和掩飾的,就是如此。

星期三下午三點才有課,但本週適逢每學期一次的系週會,因此必須在下午一點就到校。早上六點便起床坐在書桌前,和胖子約了午餐中午出門。系週會那難得全系四屆到期的場合,沒想到終於到了最後一次,大四。當時大一走進那會議廳眼前不是同學就是學長姊的感覺,仍然記憶猶新,現在已經變成不是同學就是學弟妹。自從畢展結束之後,難得又同時遇到這麼多學弟妹。本來位置是打算和小陰等幾位大一學弟坐一起,哪知天曉得心裡在想什麼大便的教官硬要每個年級分區塊坐,到底有什麼意義,去你的。

週會一開始老師放了天下雜誌拍的紀錄片,問了五位小朋友「你以後長大想做什麼」,然後十年後再去找他們。哇咧幹!真的有夠殘酷,不管是後來唸到史丹佛的那位小姐,還是立志打棒球後來變成工人,都一樣殘酷!十年,真的很快,快到慶幸還好十年前我沒能有機會在鏡頭講幾句話讓今天的自己看,不然我可能會砸掉螢幕。當下我只在想,如果我今天對著鏡頭講的話,我十年後如果會想砸的話,那還不如就砸了現在的鏡子比較快。當然我並沒有想這麼做,而我也不希望十年後我會想這麼做。

週會的重點就是請了四位系上畢業的學姊,最年長畢業已超過二十年,反則是我們大一時的大四學姊。把他們擺在一起,我也不知道有什麼意義。喔對,世新大學資訊傳播學系網站改版了,很不幸地是個 IE only 的網站,Firefox 版面會破掉。說到這個,順道一提,我已經去下載 Internet Explorer 8 Beta,微軟終於拿掉 IE 一向讓人詬病的獨家「高容錯」功能,不過還是很貼心了提供了一個「Emulate IE7」的選項按鈕,要不然我還真不知道我該怎麼上傳我的作業。IE only 的網站到現在的普及率還是高得嚇人,不過其實我也不太瞭程式什麼的,也就無所謂,反正硬要強迫我開 IE 的時候就開。

下午三點一向是最有精神的「文明與國際關係」,被系週會搞得有點昏昏欲睡。

傍晚五點的必修課,老師於慣例的瞎扯蛋之中,難得提到我認識的人:蓓老大。「並不是古道喔!是每朝健康綠茶!」,我還記得當時我是用電腦螢幕開著電視,不曉得在寫什麼東西,眼睛並沒看著螢幕,天啊我是用聲音認出來的。今年的生日禮物,因為不巧所以是託小契拿給她的,所以真的好一陣子沒碰面,沒記錯的話超過一年了。喔是啊那 messenger 狀態也將近一年沒改了吧?哈哈。

今早十點的課,上 Illustrator 上得很開心,只是該死得看老師隨便用鋼筆拉出一個形狀,我還先畫在紙上,大概先標示好什麼地方要下錨點。結果該死的貝茲怎麼拉就是跟想的不一樣。期中考那週要繳交 logo 手稿,天啊要做什麼 logo?

下午和 Celeste 跑到松江路那,前幾天在網路上看到的「蛙咖啡」。其實還不錯,只是碰巧不適合唸書,但真的很適合聊天講事情,有興趣的人有空不妨跑一趟。這是繼中山站附近的「引號咖啡」,再一次因為在網路上看到照片就直接殺過去的體驗。倒是抱歉沒什麼照片,相機是有帶,可是想不想拿出來心情只是影響因素之一,我承認我是處女座這樣帶過比較扼要。倒是後來也是打算隨便看到一個 MOS 就去那唸書,想都沒想到原來就這樣到了民生東路,路過表姊上班的地方,還跟 Celeste 往裡面指著,就正好看到表姊。表姊啊表姊這樣叫,她和父母的年紀還相較於我之接近(翻譯:父母親和表姊的歲數差小於表姊和我的歲數差。喔對,我父母親同年,祖父母亦然,這傳統會不會延續下去以後就知道)。來到下一個紅燈路口看到澳門航空這才想起來,我前幾天(星期日)才發現原來巷子裡有個 MOS,於是就決定是它了。那地下室出奇地真像唸書的地方,Celeste 用的字眼是「K書中心」,喔其實還有會議桌呢。

回家的路上心情頗愉快。忠孝東路、基隆路、羅斯福路、新店北新路右轉民權路,我至今仍像大一時,只因為身在台北市而倍感愉快。當然不僅止於此。並不能說,毫不在意結果那樣,但事實上,關懷的動機僅止於來自關懷,在意並不等同於有想要計較個什麼。傳播也好、社會也好,這些多少幫助了我表達上的能力,但重要的是,我原本就想說的,就這些。

5 comments:

  1. 你說的那影片是天下雜誌的嗎?

    是的話我們也看過耶。那個想成為棒球員的小朋友,長大後看著自己十年前的樣子,居然如此不自在....呼。Orz

    ReplyDelete
  2. Bézier curve是王道啊XD
    去背天王

    ReplyDelete
  3. Toki:

    我原文裡面不就有提到,是啊,是天下雜誌啊。

    Nepho:

    去 背天王
    去背天 王

    我看了很久,才終於看出,
    喔天啊,原來你是在說:

    去背 天王

    ... ="=

    ReplyDelete
  4. 後來那中正國中的女生不是到google上班了嗎? 其實那整個紀錄片 我覺得所有當事人家庭背景的起跑點上,就已經為日後個自的生涯發展訂了七八成的雛型… 不知道你的感覺如何? 但卻是讓我看到了家庭環境背景的造就,卻實是能讓一個人有所不同的殘酷與現實!

    ReplyDelete
  5. Violet:

    我沒提到家庭背景是因為,我覺得那話題有點老到無趣了。我震驚的主要原因還是,幹什麼要做那麼殘酷的紀錄片?因為從頭到尾,非常片段,簡直就是沒有紀錄片的價值,只有對比的殘酷。

    喔我要哭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