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7 March 2008

自私



在我開始寫這篇文章之前,我下樓買了鮮奶。在我上大學之前住在家裡的時候,我從沒想過我得去買瓶裝水喝,為什麼水龍頭的水煮起來會看起來這麼混濁?依照我膚淺的認知,我只分辨得出喔原來是因為家裡有裝濾水器。我買了紙盒裝的鮮奶、一瓶礦泉水和一包綠色 Marlboro,共 118 元,我付的錢當中,最大面額是十元銅板。在我喝完牛奶打算開始寫這篇文章之前,我的滑鼠電量只剩下一格,我就先把它放到充電座上。

剛才一台遊覽車開過我的面前。午夜的昏暗街道,遊覽車裡的燈亮得突兀,裡面坐著不知是終於到了台北還是正要離開台北的人,不過,不管是哪種情況,一定都有人精神抖擻,亦有另外的昏昏欲睡。你知道,這當中你具備觀察的能力,是足以自滿的。即便在那短暫相會的路口,你也樂見到即便是陌生的微笑。這幾天廣播依然可以聽到西藏問題的後續,也許如同忘了是哪位先生說的,你只要把世上任何人,都當成人看待,你就會希望大家都能過得一樣快樂。至於,上天有好生之德的另一種說法,如何解讀就見仁見智。

終於我稍微想出了以下的這些頭緒。我似乎不知道該如何區別喜歡跟愛,我是說在操作上的差異。也許這樣的頭緒也太過武斷,不過我想說的大致上是,無私地喜歡著,和自私地愛上。而不免俗地將喜歡和愛之間作了排序,還真是好不不免俗地俗氣至極。如果可以界定地如此武斷,那一點都稱不上是愛。

也許,諸如「愛上妳」如此的表述,竟可以如此地不具說服力,我總還是期待妳會說服我。我只能說,我實在不懂為什麼總有人可以把愉悅的笑聲笑地令人感到如此弱智。即便以上兩句話之間毫無關聯性,但我還是決定就這樣把它們寫在一起。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