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8 March 2008

觀察和記載之實

我不吝於寫下生活中任何的細節,不時也反省是否已至走火入魔的境界。

稍早,我寫了一篇學校的作業,是關於網誌之於企業知識管理等相關主題的論文閱讀心得,有些想法,決定如同往常自己那雜亂且篇幅不小的型式,加以呈現。我不知道在這同時,有多少人視我書寫的方式與具體為一事實再觀察,我也好奇我所作的一切究竟在於價值上的定位為何?我想,每一個早上(或者下午、傍晚也好)當一個人睡醒的時候,他便開始面對生活上種種的問題,可以選擇如何面對或是置之不理,但從不會有任何人能絕對地評斷你做了一個多麼正確或是錯誤的決定。終將我們將面對自己對於自己的評斷,如果心理學那套理論架構趨近事實的話,這是逃也逃不掉的一種自我省思。



第一個故事,我記得我還小的時候,尤其是幼稚園、國小的那階段,母親時常會帶我去逛街。那個時候,我不喜歡在路上走,因為除了百貨公司的玩具部門,沒有任何其他東西吸引我。我常常掃興,掃母親逛街的興,但我相信那不是打亂母親購物的興致,還是破壞她藉由逛街到處觀察的心情。或許,那不是她會使用的字詞,至少她不曾這樣描述過自己的行為。母親說,逛街不一定要買東西,可以到處看看,可以去想什麼東西該買。想買的東西,有足夠的錢,喜歡就買,如果錢不夠,就要想辦法賺到足夠的錢,去滿足自己。但是不要忘記時常去提醒自己,為什麼想要買?我無意將自己的成長過程或是價值觀,像是標榜那般多作渲染,但如果你對於我這個人有任何一點的興趣,不妨依此推敲個一二。

觀察,雖然我不知道我的這些行為,稱不稱得上是觀察。在年紀還小的時候,小到那個還有想要快快長大想法那麼小的時候,我有以下的這些判斷標準。首先,是關於金錢的擁有,當在商店看到任何自己想買的東西,自己心裡很清楚必須徵得大人們的同意,因為他們才有足夠的金錢去執行購買的動作。錢的意義,對於這樣年紀的幼童,價值觀是相去不遠,但隨著時間性相近,習相遠。接著,逐漸到了定期定額零用錢的年紀(當然我知道是否定期與定額因家長不同而異),首先認識了儲蓄的觀念。那是一個開始對於價值對照的階段,但是是以貨幣價值為依據的前提,你開始知道少喝幾瓶飲料、少吃幾包糖果,可以多買一盒玩具之類的。在這樣對照的過程當中,對於所謂的價值行情,形成所謂的價值觀,此時父母開始不斷提醒和告知,要隨手關燈,因為那也是錢買來的。開始逐漸了解生活上的型式,多少是資產堆砌出來的具體物質組合。

小學將近高年級、甚至中學,從同儕當中開始接觸了奢侈品,但是直到多年之後才知道奢侈品是多麼地奢侈。了解到奢侈品之所以奢侈的前提是,你終於了解大人們錢包裡的鈔票,不是無止盡的。手錶在學校不見了、腳踏車被幹走了,在放學回家之前因為害怕回家被責罵而焦慮到一個不行。再強調一次,焦慮的原因是擔心被責罵,並非因損失財物而感到的沮喪。

我在國三的時候,母親給我買了一台腳踏車,巷口的捷安特專賣店,是有後避震的那種款式。好貴,真的好貴,貴到一種現在回想起來會想哭的境界,那已經將近一台 50cc 機車的價錢。我現在終於知道那是定價在奢侈品階級的腳踏車產品。悲劇是發生在高一開學之前的那段新生訓練期間。由於車棚是位於從我上學路途、校門口另外一邊的路口,所以在我還未有機會將自己的腳踏車停進國立新竹高級中學的停車棚之前,我的腳踏車就在車棚對面的路邊被偷了。那時候只是害怕責罵,害怕要求再買另外一台腳踏車的責罵,我高中三年大部分是走路上學(很開心高三有騎機車的嘉文兄,願意繞路載我)。

大學將近四年的生活當中,我的奢侈性消費,範圍不外乎是資訊科技產品與星巴克咖啡,還有一些印刷品,或書、或雜誌,這些是我在結帳時心裡清楚知道,這樣的數目是超出一個大學生經濟能力範圍之外,但我仍心安理得的部份。我不對自己的現況作評述,或不作反省細節上的呈述,而是想強調,我時常看著自己當下的某些作為,因而回想起自己的種種過去。因為如此,我希望盡自己所能,記下一些觀察的心得,供日後的自己可以回顧。



第二個故事,是對於我接觸第一本中文漫畫的過程作描述。我在台北市讀完幼稚園中班之後,便隨同父母親移居印尼雅加達(Jakarta, Indonesia),期間我有將近一年的時間沒去學校,直到小學一年級。我並沒有幼稚園畢業證書這種東西(話說高中的那張也差點拿不到)。國小三年級下學期,我回到新竹市立新竹國民小學,那個時候我連注音符號都只會一半,更遑論認字了。

當時有一某熱心家人(絕對不是我父母),問我有沒有喜歡的卡通,說要買漫畫給我,這樣可以更快認識中文。剛回到台灣的我,只知道兩個卡通,就是我在印尼的時候,每個星期日一大早起床起來看的卡通,早上七點的音速小子,和八點的小叮噹。前者,我當時不知道它在台灣翻譯成什麼,只知道「Sonic the Hedgehog」(我甚至不知道刺蝟是個真實存在的生物),後者我並沒很大的熱情想看漫畫的版本,所以我說我不知道我想看什麼漫畫。

那位疼愛我的家人,有一連好幾天一直問我說,那我會不會想看哪種類型的漫畫之類的問題,如果我當時能用中文表達這麼確切,那我還真是個天才。莫非有誰會期待一個國小三年級的小朋友,回答出「我較偏好格鬥,最好是帶點科幻,我不喜歡那種帶有強烈公主情結的劇情」之類的答案不成?當時,有個漫畫在強打,我還記得它被擺在新竹火車站前金石堂書店非常顯眼的位置,那位家人帶著我去,要我自己從一到四集四冊當中,自己挑一本。

我的第一本中文漫畫,是東立出版社的《蠟筆小新 vol.3》。

我當時有個疑問,為什麼在台灣好難找到《丁丁歷險記》(the Adventures of Tintin),劇情大概是一個年輕人的冒險故事,很熱血。(幹!不是天線寶寶那個丁丁!不要在那邊靠北)好啦,這個問題,我心中大概有些答案,果然上學很重要(真是個謬論!)。不過,我有兩個非常大的疑問,雖然我也有些自己的答案,那就當我是在抱怨吧。第一,為什麼《蠟筆小新》這樣的內容會出現在書店內顯眼的位置?更進一步說,為什麼這漫畫在台灣沒被設定成輔導級甚至限制級?第二,我還真服了我那位家人,買書之前竟然自己不先翻閱過,就這樣買了,是什麼心態?對不起,我知道就道德上,我毫無這樣質詢自己長輩的立場,但這真的是我很大的疑問。

後記個有趣的巧合。大三上修廣告學程,由黃蔚倫老師授課的《初階平面媒體廣告創作》,第一份作業的底稿範例,就是《蠟筆小新 vol.3》的封面。小新張大嘴巴,準備接住從他手中鯛魚燒擠出的內餡,的那個畫面,這種巧合是會有很多感觸的。

1 comment:

  1. 《丁丁歷險記》啊...印象中《中國時報》曾經連載過呢,我只看過準備登陸月球的部份,哭哭...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