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5 April 2008

如果你也需要回顧的恰當

覺得時間愈過愈快的那一過程,是可以被具體敘述的。剛學會看時鐘時,總是盯著時鐘好一陣,覺得怎麼可以走這麼慢?後來學會,要好好忍住不要一直盯著時鐘,這樣再去看它的時候,才不會看起來差不多,會比較有趣一些。接著是國小在作業本封面上,總是要寫上班級座號姓名,每當升上一個年級,總會很新鮮地寫著新的年級數字,直到六年終於畢業。高中的時候,基本上在作業本封面上寫班級座號姓名還感到有樂趣的那些人,我比大家更好奇他們的爽點在哪。不過制服上繡槓還滿好玩的,雖然留級制度不在之後,看學號就可以辨別年級啦。日記本上的日期,我總記得每天寫著相同的月份都會寫到煩,沒想到現在卻是嘴巴說是日記,卻翻個兩三頁就得標上新的月份。

四月了,我深深覺得今年愚人節很有氣氛。

雖然前些日子也有些不確定,還和簡確認,他說他也不記得了。在剛剛上網查了一下,終於證實自己沒記錯,七年前的3月31日,我們這屆很歡樂地考了第一屆的國中基本學力測驗。依稀記得自己當年還在心裡抱怨,愚人節被掃興了,哪有人訂在那天大考啊?我甚至記得那天有夠悶熱,考場在新竹高中明德樓3樓,高三大樓那方向的最後一間教室,中午還跑去操場打籃球滿身大汗。事隔七年的同一天,我在東海大學考碩班入學考,如果只是單純下大雨那也就認了,我一年當中的三百六十五天,難得出現在新竹以南的地方,竟然可以遇到我都穿三件衣服了還冷到不停發抖的天氣。

兩年前的八月中,我帶著買了一個多月的 MacBook,興致滿滿地想在德國好好地寫些東西,最後只能歸咎於懶,只勉強記下每天的短短自我敷衍的心得,和參觀地點條列。老實說那次行程很趕,我也不知道我下次再去歐洲,會是什麼時候。我好希望可以在巴黎鐵塔上多停留一會,雖然至今我仍未曾上去過台北101觀景台,對照之下又是什麼心態?好吧,想和我去的人舉個手好嗎?去年暑假的法國國慶,很開心 echo 他們安可了感官駕馭,賴科和幹聰竟然可以一拍一下地跳完整個前奏和尾奏真的很誇張。相隔沒多久,我又和家人去了日本五天,多虧旅行團的行程表,我帶著 MacBook 的唯一功能就是,當相機記憶卡滿了之後可以很開心地存到電腦,並且晚上沒事在飯店的時候看看。喔他媽的蛋那幾天也是一直下雨,天氣陰暗到看不到富士山我也認了,竟然在東京住了三天也沒看到東京鐵塔。喔對,相較於巴黎的 MUJI,去日本的就相對沒什麼驚奇,當然單就氣氛上是如此,事實上我還是被洗衣機嚇到。

人們曾經抱怨買不同的物品要跑到不同的地方,如果有個地方可以買到從一早睡醒到晚上睡前所有的必需品,該有多好。可是如果真的出現一個 MUJI 全餐的使用者,真會有誰不把他當成怪咖(geek)看待嗎?還有另外一個不大相關的問題,尼采的鬍子不會造成他食飲的困擾嗎?

在以上的幾個描述的事件當下,我總是想著,事後我一定要好好描述那些細節,結果是擱置的比例是大到不能再大。尤其是星期一的傍晚,我一個人在台中澄清醫院的 Starbucks,很該死停水所以只有本日可以喝(我要甜的啦!)。那時候很想說好多話,通常這種時候會拿出一疊紙來個大寫特寫,我卻是看完店內的雜誌,又看了好一大半和簡借出來的書。那個當下,發呆似乎是美好的。我總覺得,確實有不少事情是值得你去等待的,但是那回顧並寫下有所感的最恰當時機,似乎永遠不是離事件太近以至於還沈浸其中,直到印象所及已經支離破碎而只可神領無言可諭的那天,還像是拼了命似地,以為可以堆砌出什麼最初的模樣。

你是否有把握釐清,哪些人是可以和你分享過去,又哪些人是你想和他們一起規劃未來?如果這兩者當中沒有重疊的人,或是有重疊的人,你又該如何面對?還是落得最後,你剩下的只是,一個人獨自地坐在電腦前面(更糟糕的是你發現花最多時間陪伴你渡過生活大半時光的竟然就是眼前的電腦),一個再合適不過的那最恰當的,回顧的時機。

2 comments:

  1. 不知為何很想回這一篇
    大概是被觸到甚麼吧。

    好吧是最後一段。
    那種感覺很鮮明噢
    尤其,尤其。

    ReplyDelete
  2. 如果最後那一段,是依照具體人事物被寫出來,反而會過度矯情而不知所云吧。即便如此,還是想說,妳是不是有什麼心得可以分享之類?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