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7 April 2008

實踐批判盡而成踐踏

我不知道是否真如我所認知的那般,憐憫是全人類的天性。但是我知道,因為認知所造成的差異,即便憐憫是為天性為真,那也對我們眼前所有的事情毫無幫助,尤其是當人類在情感上都是如此脆弱。矛盾,應當作為不同事情之間關聯性的眾數,是為觀察的結果,但那未必是個必然的結果。未必是個必然的結果,並非指「未必」導致如此的「結果」,而是「結果」被定義的本身前提是可以被推翻的。只要有定義,就沒有不可能被推翻的道理。

這是一個很令人無所適從的時代,造成如此主要的原因無非是資訊隨手可得。還記得那個撥接的年代,那一個數據機撥號聲吵死人、網際網路慢到不像話,只要找到一張自己喜歡的圖片,就會高興到翻掉。這是我對於網際網路的第一印象,硬是要敘述其功能,對我而言是娛樂。即便幾年過去了,網際網路已經不只是我的娛樂但還是佔據不小的部份。我不知道有多少比例的人是認同網際網路之於使用者是為一種閱讀的經驗,我說的是「閱讀」。當然就使用者研究,閱讀又分成具有目的性的,和隨意瀏覽(browsing)。

在就讀高中的時候,初次有了對於「文字」這樣的對象開始思考。思考什麼?當時在我的認知當中,我無從解釋、甚至抱持探索的態度,並且同時深信「文字是為一種載體最基本的單位」。當然作為一具有生命、具有思想的「人」,或是稱為「個體」,這並不是我唯一的信仰。但就學習經驗上,我想說,這一過程是美好的。試著在你有興趣的領域中,設定一個假說,試著用各種方法去印證,無論結果確實是印證你最初所信或是推翻了,我想屆時那都將豐富了你的認知。在此,我小心翼翼地斟酌用詞,並未使用「知識」,或許是我的意識型態,但我相信即便標準不同,我們確實對於「認知」和「知識」兩者間,皆認定其中的差異。時至今日,我非常想強調,那些企圖只用「文字」去定義「知識」的那些人,甚至建構出「認知」和「知識」兩者間的具體關係,是極為愚蠢的一件事情。

截至今日,我未滿二十二歲,我深信著許多事情,但我很訝異在這之中有許多我認為非常重要的小道理,卻極少為師長所強調。我不是想批判誰,我的目的也不是要抨擊我所生長的環境,而是我想問,如果有很多小細節是能輕易地被改善,為什麼大多數人都寧可在現有的體制下,安逸?我無意針對任何師長,因此作個假設性的提問,你是否認同「盡信書,不如不讀書」?此時我在作一個毫無根據的質問,既然「盡信書,不如不讀書」在學習的過程中,應當是重要的,但如果單就在學校(高級中學、國民中學、國民小學)接觸過的授課老師為單位,就印象所及,有多少人有遇過五成以上的授課老師,和你強調過「盡信書,不如不讀書」?

當然,這僅作為一種思考的前提,再次強調它不具任何實質上的意義,因為所有的師長當中,還是教導我們許多其他的道理。我至今仍印象深刻高一班導何老師的「主動才能令人感動」。「盡信書,不如不讀書」並不是一個簡單明瞭的邏輯敘述,甚至去界定究竟幾年級的孩童較適合被告知這道理也是無趣,但在規劃教育體制所有大小事情上,我相信有許多事情遠比教科書內容的制定還重要。如果升學管道如此不多元,教科書版本的多元是詭異的。

一本書擺在眼前,它是有限的,一位老師站在講台上也是有限的。而且這一「有限」還真是遠比你想像的還狹隘,尊師之道是對的,但神化是錯的,而這之間是否存在著矛盾亦是可議的。文字之於教科書,教師之於學生,文字確實是很重要的資訊載體。甚至在龐大的體制下,文字亦同時直接與間接地界定了好老師壞老師和好學生壞學生。

我很無聊地有了以下這個想法,有的時候是非常事與願違,但確實「今日的好學生會是明日的壞老師,今日的壞學生也會是明日的好老師」。所以?沒什麼直接的所以,我只是單純覺得「觀察」很重要,有觀察就會有記錄,而最有效率的方法似乎還是訴諸於文字。舉凡世上文字被使用的方式千百萬種,只是大家也許都很訝異濫用、亂用佔了大多數。為什麼?因為不嚴謹本來就是容易,而做為人,總是受限於生命的特質,這大概也可以很膚淺地去解釋資本主義的存在,即便運作到最後還是莫名奇妙。

或許我深信許多人現在或以後,會去批判我產出這許多欠缺結構性的文字敘述,甚至毫無邏輯可言的堆砌,但我真的很希望能不斷改善並更忠實地、更全面地,記錄下我感受與認知所及。線性的思考使人愚昧,但是不知道線性,就無從脫離,就如同我們總是視文明為全體人類隨著時間線性地發展過程,而始終不願承認我們所能預見的毀滅與虛無的即將到來。如果虛無一旦被定義為無從理解的一種狀態,那是否等同於既然無法理解便無法脫離?是否更甚者,其實一切都是虛無?好吧,如果你要具體一點的例子,我想那大概就是,大概兩百年後,我們大部分人的存在終將被遺忘,而如此,是否就是比喻為一種虛無的具體存在?

真是太閒,寫這我自己都看不懂的什麼東西。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