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8 April 2008

某位景美女中同學所衍伸的意淫現實思考


將近凌晨五點,在終於寫完前一篇的不知所云,終於甘願出房門去浴室刷牙準備就寢。阿達似乎是聽到開門聲,也從房間出來打個招呼,「原來你還沒睡」。本想說閒聊幾句,就這樣一聊三個多小時,最後八點多才就寢。睡了四個小時,下午一點到五點在學校上了四個小時的課,現在凌晨凌晨四點,我還真懷疑我哪來的精神在這敲鍵盤。

又是熟悉的新店市公所 Starbucks,人又是多到一個只剩下爛位子,沒得挑的感覺很差。斜對面是個景美女中的學生,制服顯眼,即便今天店內辣妹多到一個爆炸,不過那個當下那位景美女中的同學顯然是我認為最符合恰到好處的描述具體。沙發上的情侶,一個翻閱著雜誌,另一位在我到了之後一直到他們離開,沒有將視線離開過 PSP。老實說,我還是很訝異熱褲這東西怎麼可以如此普及,我需要一個原因(caused by)。雖然賴雅妍的歌聲差強人意,不過我還是會忍住不按下下一首的按鍵,雖然編曲我也很不喜歡,我用一種莫名喜憨的態度告訴自己,既然是學姊唱的就把它聽完吧。這可能是狂熱份子的隱性表現。

唱高調是容易的,分辨是否具有真實建設性是困難的,而輕忽的態度是驚悚的。那未必是輿論所導致的沉默螺旋,畢竟當團體的規模不足以構成輿論的充分條件,依舊可以形成某種程度上的沉默。我並不認為人活在世上,對於事情的態度選擇沉默是件好事,那這樣的想法僅止於所謂的理想狀態。有很多次的經驗,總是令自己不得不接受,選擇不沉默不但對於事情本身毫無幫助的進展,甚至造成不必要的困擾更是難以掌控,更令人咋舌的是每當在小眾當中,我們都可以朗朗上口的那些老梗,每到了稍具規模的場面,就形成認知上的完全斷裂。

現實總是假象,但在真相的背後總是人性的無比現實。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