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2 April 2008

別拿筷子在火車上吃洋芋片

傍晚的昏昏欲睡是種無法解釋的疑問,撐過那段時間在晚上九點過後,大概是一天當中思考精神算是不錯的時段。這個星期為了上週遺留在家的筆記本,導致週末得在新竹渡過,我前去誠品一趟。在新竹的時候,除了誠品也沒太多地方吸引我,不一定在台北我寧可毫無目的地在信義區閒晃,還不一定會走進信義店。有這麼幾個零碎畫面我想記上一筆。

首先,是上上個星期五(03.28)的下午,我騎車要去學校上課的途中。經過大坪林捷運站的途中,一輛汽車就這麼擋在外車道,下來的是幾位目測年紀大約三十左右、服裝整齊的男女。除了駕駛以外,下車的有四位,其中兩男一女要進捷運站,剩下的那女的則是不急不徐地和他們道別,不知是沒有察覺還是不在乎他們擋到後面不少台機車,不過倒是沒半個人鳴喇叭催促,也不禁讓我懷疑是否其他人都和我同樣認為,難得有同行的三位女性都長得不錯、有套裝有洋裝,且皆濃妝豔抹。正當那位女生準備開車門,還是依然不急不徐地再回頭目送她那幾位朋友,正當耐心即將耗盡要按下喇叭時,背對我們這群機車騎士的那位女生,連身洋裝的裙子這麼被風吹了起來。

風吹起的是背面的裙擺,從她毫無反應的結果推斷,她根本沒有察覺。因此就成就了以下的畫面,她的左手拎著包包,作出準備開車門的動作,臉面向右目送朋友,舉著右手揮別,而從她的後方所有視力無異常者所及,是她腰際以下僅剩的內褲和高根鞋作為文明之下的包覆物。而當下這幅景象,也刷新了我生平撞見因風吹起裙擺導致內褲一覽無遺持續時間的最久紀錄,保守估計最少三秒以上。

下一個場景,便是稍早傍晚,我在新竹誠品附近尋找車位所經過的事發現場。視線餘光當中,橘色圓錐的臨時路障從異常高度掉落引起我的注意,沿著臨時路障掉落的方向旁邊的那群人瞄過去,也真是青春洋溢的一群人,他們就這樣大喇喇地在誠品對面打群架。從他們沒有任何道具的情況看來,應該是即興的演出吧我想。繼續尋找車位的我,經過東門城又另一個景象讓我傻眼,兩個年輕女子搔首弄姿,旁邊圍著一群拿著專業相機的攝影人士。相信我,我當時感受異常不舒服,以當時的亮度說是來取東門城的景根本是騙人的,因為那一群人是手持相機,大家堆疊在一起取景。那樣子堆疊在一起所作的構圖還真是令人好奇,旁邊還一堆人在模特兒身上打閃光燈,周圍都暗成那樣了,燈光打下去背景根本都黑的,那他們浩浩蕩蕩地在車水馬龍東門城的出現,無非是成為我突兀感受的最大疑惑。

這兩件莫名其妙的景象所導致情緒的不舒服,在誠品之內終於轉為憤怒,而且是極為憤怒。社會科學類的書架上,竟然面擺著謝先生的《逆中求勝》一書,社會科學耶!幹嘛不弄個政治架還怎樣?我不想爭辯分類上的合理性還幹嘛,我只是覺得,當我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都願意進去星巴克消費是因為,我買到的咖啡是在預期範圍內的,可是新竹誠品跟敦南、信義是真的有沒有差這麼多啊。

1 comment:

  1. 不好意思,
    就是 差,這,麼,多。Ha
    拍拍,別難過。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