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4 April 2008

是否願意贊助我小小的物質夢想

一個星期是如此地短暫,七天一個循環的回顧,大概多少還會聯想到中學時期國文老師不時建議如何寫個「有意義」的週記。多少覺得「週一症候群」一詞的出現雖然有趣,同時感慨,文明必然的產物,價值觀交纏加上立場不同的衝突,也沒多少人願意相信「天下本無事」這回事,即便信者也都帶著一抹苦笑。

我厭倦名嘴風氣好一陣子,即便我還是喜愛收看甚至有所偏好,但這樣看來似乎是個沒完沒了的大胡同。充斥著毫無邏輯觀眾建言,看著談話性節目的主持人與來賓,如何架輕就熟地處理與反應,那機械化的過程冷酷地令人打寒顫。

生活中還是不少美好的事物,只是令人尷尬的亦不在少數。我只是想說,也許我們很多時候也是不好意思潑冷水,時常也演出少數人的熱情搞得多數人尷尬以對的戲碼,即便如此還是不停地反覆,彷彿是我們的生活都為此樂此不疲地在延續。

我知道短期之內自己是絕對負擔不起,不過我還是忍不住一直掛在嘴邊,我好想買車好想買車好想買車!短期夢想是 Infiniti M35,長期的那台說出來讓大家笑一笑我愛幻想也好,Mercedes Benz S350。喔天啊,光想到燃料稅和牌照稅就有隱隱作吐血的感受。Infiniti M35 的整體外型,可真的是目前為止我看過最喜歡的樣式,尤其是後車燈的形狀,好吧,也許就這種時候,我多少覺得你或許可以說生命就是一種滿足自我慾望尤其是物質層面的過程。

今天在台北車站北一門,看到一個正在抽菸的路人,長得好像大塚愛。非常可惜地沒圖沒真相,請不要懷疑我當時毫不猶豫要搭訕的決心,可是天不從人願我還是被朋友的出現而打斷。再回首,啊啊啊她的蹤影已煙消雲散,以至於我在開往新店的捷運上不斷重複播放大塚愛的歌曲以示紀念。我似乎已漸漸習慣將機車停在萬隆站而離開台北,而就這樣我也漸漸和本應無任何地緣情感的萬隆站漸漸熟識。或許我該保有這樣的幻想,說不定前去搭訕她真的是日本人我就糗了之類的笨想法。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