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6 April 2008

衡量

單從敘述的吻合,未免符合標準的人也太多。問題是,我們總推崇制定標準,以及極為符合條件的兩個極端,任憑自己在中間挫折不已。接受別人的態度隨意,總是比承受好意來得容易,幸好這世界還有少數人提醒,容易並非你的終點所應嚮往。

傳播學有個趣味的心得,那就是在單純理論架構的論述當中,我們往往產生一切的問題似乎總是出在守門人的不夠周嚴,而忽略其他影響因素。今天還是想再說明一下自己想要做出一本雜誌的想法,和其所相關。首先,我認為如果我是扮演某種程度上的守門人,那我自認糟透了,但即便如此地掛一漏萬,也不可掛零,周先生曾如此在課堂說道。

為什麼尺寸是 A5?因為 A4 太大有些困擾,我不想做出一本整天擔心放在包包擔心折到書角的東西,甚至大本雜誌也夠多了,雖然我也不大閱讀家裡訂閱的《讀者文摘》,不過確實喜歡這樣的便於攜帶。我喜歡寫作,更樂於看到自己所寫的文字,井然有序地呈現成一段又一段的畫面,當然裝訂成冊如果等著哪家出版社來幫做,可能短時間內這件事都僅止於空想的夢幻階段。

在此又另一無限期徵求,一同寫作的寫作同好。到底所謂的「一同」型式,是要制定共同主題利用網際網路傳閱,還是要在特定地方相約紙張呈現皆可,內容還是不拘,不過當然受限於認知與知識所及,別為難我寫我不懂的東西。當然,以上包括呼籲大家沒事寫寫信,電子郵件如此便利就別吝嗇於問候,甚至促膝長談,乃至於蓋棉被純聊天,這只是門檻高低的差異。

一本賣 30 元我想,只是還不大清楚屆時成本會多少,如果在合理範圍內應該就不會調漲。反正這東西一開始就不是賺不賺的問題,也許「光靠販賣文字就能打平成本」便心滿意足了,其他的當然是留給我自己煩惱。

這樣的目的為何?意義為何?也許在我什麼東西都還沒做出來之前,講了一堆日後很可能成為嘴炮的具體,但如果因此衡量要不要執行閱讀的你,又是居心何在?

這樣的舉止根據認知所作的推測,確實是相愛的,但事實上終究推測不過是推測,而具體擺在眼前的那段空間的距離。如果雙方總認為沒什麼好在意,大概我們又要開始衡量並且爭論是誰不公誰對誰無情。

沒關係,我們都保有任由自己繼續三八的權利。

2 comments:

  1. 努力向前,雖然我的驅使力如此淺薄不堪了。
    但至少我發現我對雜誌還是有熱情的。

    ReplyDelete
  2. 很開心有妳的表態,
    當然接著把它寫出來也固然重要。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