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2 April 2008

電腦的不合作運動


好一陣子沒瘋狂陳列流水帳那般地寫網誌,近來生活作息平進但事實上仍是一段尷尬的期間。尷尬處境的形成有很多可能,說成是矛盾也罷,但省略學術性質那般的嚴謹說明,不失為一種語詞的濫用。大概很難想像,所謂的愛恨情仇交錯,現實生活中要搞到仇愛的極端量值除非是認知扭曲,不然刻意放大其實雖不自覺但真的很糟糕。眼看著許許多多人卯足全力搶在前頭,好啦你們跑比較快,啊卻沒有人說得出來到底大夥是要跑去哪。幹!你他媽的神經病。

星期日在捷運上,和周毅凡討論到,為什麼「無所不懼」是不恐懼而不是恐懼,他回說體育新聞中常見的某甲大勝和大敗某乙,皆是代表某甲的勝利可能已經搞死很多想學中文的外國人。幹,這只是冰山一角啊,如果有機會,我會很樂意跟想學中文的外國人解釋,什麼叫做靠夭(哭餓)。

在上個星期之前,事實上我不大聽回聲樂團的慢歌,而這一切在短時間之內有了劇烈的改變。為什麼不重要。昨晚睡前上 YouTube 看了〈被溺愛的渴望〉MV,於下午時在學校涼亭想起時,真是深感鼻酸。我沒分心去想鼻酸的理由,因為那似乎也沒什麼重要的迫切性。我只是時常覺得,世上大概也不會有人比自己更了解,自己的虛弱之處,確實是如此的懦無。

今天遇到兩件不尋常的事情,分別發生在我的桌機和筆電。首先,我依如往常地在 PC 的 Guitar Pro 寫了一段尚未編曲的樂段,轉存 midi 之後丟進去 GarageBand 套音色。雖然有時 midi 會因不知名原因無法匯入,但這從未發生在我自己編寫的 midi 上,像這種時候只要你像我一樣夠宅,第一個反應一定是上 PTT。爬文過後,找到了解決方式,也發現原來 QuickTime 具備匯出 midi 的功能。透過 QuickTime 再一次會出之後,確實就順利將 midi 匯入 GarageBand 了。沒想到精彩的在後頭,GarageBand 也上演了我沒看過的戲碼,midi 竟然沒有對到小節的刻度上,不管速度怎麼調、怎麼重匯,那幾個不同的結果沒半個是正確的。幹!iLife 家族醜一,真難得有機會抱怨。

接著在那之後幾分鐘,更歡樂的事情發生了。在我拔下接在桌機同步的 iPod 的同時,電腦螢幕竟然跳出「網路電纜以拔除」,幹!這是哪一招!(出處:周毅凡)反正 Windows 不知名的錯誤多到也習慣了,也沒大驚小怪,直到我去碰了滑鼠才發現,畫面停住了!重開機的結果就是,我的螢幕在稍後的幾個小時至我寫到這段為止,它都再也沒有亮過。稍微看了一下,電源接通後,硬碟的指示燈是亮著的,因為前面那好笑的畫面,繞到主機後面,發現網卡是不亮的,要不其實我也懷疑有可能是 CPU 鬆動接觸不良,Intel P4 的風扇足以振動我整個桌面(我真的是非常為了自己手上同時擁有兩顆 Intel 史上名噪的產品,風扇設計不良的 P4 和熱死人不償命的 CoreDuo,分別透過桌機吵我睡覺、筆電燙我腳,為我的大學生涯留下難忘的印象)。好啦,了不起 CPU 死掉也差不多將用滿四年,只是會很頭痛萬一連主機板和記憶體(我的桌機是 DDR)一起換就好笑。喔?你問我擔心不擔心是硬碟死掉?當然會擔心啊,不過最糟糕的結果就是,兩顆硬碟死掉一顆,一顆是拍得要死要活的所有照片,另外一顆大部分是到處黑來的眾音樂和影片檔,萬一不幸過後倖存的那顆,應該可以扮演慰藉補償的角色。

於是,我便毫不考慮地馬上把鍵盤和喇叭都接到筆電上,成了上圖的模樣。

2 comments:

  1. 你這張pic的畫面,
    讓人看了還真覺得…… 「rush」ㄚ!

    ReplyDelete
  2. what do you mean by the word "rush"?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