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7 May 2008

花瓣


這張照片是今天在學校用手機拍的,它是花瓣。

昨天晚上和波特坐在木柵路與秀明路一段路口的慣例式宵夜後,我繞去景美夜市旁的加油站加油。就在加油的那幾分鐘,決定前往百視達租借上次撲空的《魔鬼知道你死前》,結果依舊是撲空。至於後來租了什麼就別提了,悶到爆炸又無聊的片,裸露地一點意義都沒有,劇情也一點都不震撼,感覺比《明日的記憶》還要平淡無味。

凌晨三點看完,想睡到不行。

而今天,頭暈了一整天,看來是睡超過八小時的典型症狀,外加不知道是否 iTunes 開太大聲,右耳很痛。前後加在一起有些像是感冒的症狀,但卻沒有其他的不適,反正我也不大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昨天的那場大雨,實在是很妙,妙到筆電都沾倒水其他的紙張就更不用說了,很抱歉把智杭學長的筆記也搞成那副德性。學長在電話中的恭喜真是沈重。

有些事情,總是很訝異自己被排除在外,不過倒也不是說什麼感到意外或是錯愕。只是有的時候不大懂,預期中本來似乎和自己脫離不了關係的事項,有時是如此地被別人排除在外﹔反之某些那些自己想盡辦法要擺脫或是置身事外的事件,卻必須背負著「反正你就是憤世嫉俗」的責難。這倒也無傷大雅,我只是一直在想,為什麼非得在合理化自己的認知後,也將這理所當然加諸於他人呢?必要性為何?

既然你我都認為,這只是表面的和諧,又何必?

2 comments:

  1. >>>>> "既然你我都認為,這只是表面的和諧,又何必?"

    那是因為 還沒做好改變的心理建設 和接受改變的習慣… 我想 ^^"

    ReplyDelete
  2. 我覺得你會錯意得離譜到一種不可理喻的境界。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