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1 May 2008

大晴

昨天晚上,我多半帶著泛政治的口吻說,今天(5月20日)一定會出大太陽,沒想到中午出門要去學校,還真的天氣好得跟什麼一樣。這個月因為身體不適的關係,寫作量大減,但牢騷依舊滿腹,並非是例行式的浴室性排泄可舒緩一二。我在《聯合文學》上閱讀到了一篇吳定謙先生寫關於他父親的散文,有所感。

我並非試著要找出一個方法,或是真的認為有什麼方式是可以真的讓人從此豁然開朗,但在日夜不斷交地之際,生活當中,我仍然想著一些問題。或許供需最終是為滿足人們慾望,那個抽象的單位,但在文明當中為求溫飽,貨幣確實扮演了具體化的角色。我並非不喜歡規範,但是如果把規範拿來當作否定另外一種可能存在的規範,或是日後可能成為另一種規範的雛形,就掉入無限迴圈了。

自兒時至今,我大可理解生存在這世上,必須不斷地作自我定位這件事情。當試圖說明事實上我不大在意自我定位這回事時,就會有那麼一群人以莫名鼓舞的口吻說著,「你必須明確地了解自己的目標」,那動機還真的莫名地令人毛骨悚然。或許當你好不容易花了或許數週甚至數年不等的時間,認定了一套所謂你深信的行為模式並且遵循著,又會有那麼一群人說你的態度也許不利於接觸新事物或什麼的。於是在驚慌到底該怎麼接著下一步的同時,你學會了將眾他人開始分類,原來有人希望自己是這樣這樣,另外則有人希望你是那樣那樣。分著分著,總是會有最後幾個人你不知道該怎麼分,於是你心裡不禁有股怒吼,「啊不然你到底要我怎樣怎樣?」


這張桌布我用了好一陣子,是之前跟家人出去玩的時候拍的。消費型相機最偷懶的方式就是近距離拍攝靜物,可以弄出高畫質的假象。避免破功,再加上一些失真的效果。天啊,還真難得把作圖的想法寫出來,果然是自曝膚淺還是膚淺。有的時候,就承認自己膚淺的部分,不是置之不理的意思,莫非將時間花在避免別處的膚淺,就是態度不好還怎麼著?其實多元思想的社會,必定導致效率嚴重低落的代價,但如果這真的是比較接近真理的一端,墨守成規的那群人不知是真的受尊敬的專家,還是從來不曾發現別人對他們訕笑的遮掩。


終於,Adara 的包裹也寄出了。雖然離她回台的日子已不遠,但也因為如此我不想在下次見面真的會懊惱當初幹嘛懶到不去郵局跑一趟,因而行動了。前幾天也得知 Debbie 交換學生從美返台的消息,另一枚好久不見。如果好久不見的案例越來越多,是誰會開始受不了,還是誰都開始習慣,日子本該就這樣過?這「本該」到底是誰規定誰教的誰告訴你的?從頭到尾,都只是想像吧。

我只是試著想像,該如何避免過度膚淺,喔,膚淺!最後還是恭喜馬總統的就職,加油!汽油漲價我不會去抗議的,當然我也從未打過任何一通電話進去 call-in 節目的現場,即便傍晚的時候我竟然還問了這蠢問題。有些問題,就算知道答案,還是想問,雖然也不知道問了要幹嘛。但是,對話並不會因此而沒有意義。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