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0 June 2008

畢業典禮會場秩序很糟

明明再過不久就是暑假,卻怎麼覺得它一點都不像。甚至期末的壓力,雖不至於無所謂,不過卻不知這眼前的是什麼東西,彷彿不認得似的。對照兩年前和再之前,老實說我想都沒想過要在大學之後繼續升學,第一次升學這個動作,在同儕當中從是大多數人都如此,變成只有少數人如此。那感覺彷彿像是文組的人永遠不理解理組的人為什麼要念理組,而理組的人亦然。不過,這並不能解釋全盤的事實,真相其實是,「為什麼」和「為什麼不」之間的抉擇,而這抉擇之後始終耐人尋味的是,那如果當初選擇的是藍色的膠囊而不是紅色?

至少我也沒想過 Celeste 會在某個週日的下午打來和我說恭喜畢業,並且說出那句「每年還不都那樣」。其實有什麼值得高興的、想抱怨的,也都這樣就過了。我竟然還在事後記錯那天來當工作人員的月亮,眼影是咖啡色不是藍色。更蠢的是,我記得大約是上個月左右,我竟然還在問人說端午節是看國曆還是農曆。

2 comments:

  1. 這樣真的有糟,哈哈。
    不過阿緒畢業了耶,噢四年真快得可怕。

    ReplyDelete
  2. 你說你看到誰了?
    明明就是咖啡色,大哥您的眼力不太好喔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