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June 30, 2008

團名未定紀念日

「或許有一天我們都會忘記今天的日期」,又或許不會。上一篇文章標題因為不敵睡意,形成一個令人困惑的幌子,而現在我又再次打算等我睡醒之後再詳細敘述之。又或許誰來請個鬨,說不定該事件令一個主角廖小姐會跳出來自己說明。

我們去了居酒屋,松先生很不巧有事情無法前來,看得出來他極度誠懇地想要表現他的誠懇,卻莫名地成為大家的笑點,梗的典型。喔,應該是「典型的梗」才對。緊接著,竟然是一波生日潮,7月22日、8月5日、8月23日、9月5日、9月14日,逢慶生想不到要幹嘛所以咱們就去唱歌吧這種爛梗應該不管用也無法用。大家想個好點子,但請不要說「咱們買蛋糕去練團」。

「大學畢業了」的感覺很詭異,大概也不難想像這詭異就會這樣擺著直到時間點漸漸遠去,然後就沒什麼好提了。最終也淪為一種過時的話題,不然還能怎麼辦,就是忍不住去想。我想起去年這個時候,為何學長姊沒什麼人提到關於畢業的感觸,喔因為現在我也覺得去跟學弟妹講這檔事只會顯得自己多麼的無趣,到底典禮最後也淪為大家只為拍照而不知所以然莊重、隆眾跑哪去的慣例。

團名很難想,怎麼聽都像是補習班的感覺。

暑假這種時候,需要一個讀書會。而如果這種事情真的發生,我想從看片開始,現在開放報名一口氣看完《駭客任務》(The Matrix)三集的成員,時間預計是七月初,報名請洽廖小姐(誤)。那一個最簡單的問題,何者為「真」?那是一個當電腦可以模擬感官刺激物的假設性問題,而清大社會準碩士生簡先生,獨愛嗅覺那部分。在廣告學程的課也聽老師提及,最近也有人在討論是否嗅覺可以申請專利。我們不禁要問,哪天是不是會有種USB裝置,接上電腦,便可以上網試聞香水甚至是食品的味道。

紅、藍兩色的膠囊也因此被比喻到一個不行的境界。2006年底上映的《頂尖對決》(The Prestige)則再度令我思考關於「個人一生所求為何」的問題。只是突然回想起,其實自己曾經在租DVD時看過它的封面好多次,只能說根本看不出是個古裝片,更甚者我只是想表達包裝真的很重要。當然在寫這篇文章的當下,我沒什麼精神好深入探討什麼大道理,只是很莫名地想到,要是《駭客任務》也是從頭到尾大家一口英式口音,那該有多好。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