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July 3, 2008

不是拜就是倒

隨手翻閱了日記本,過去三個月以來發生的事情真是不少,如果寫網誌是一種條列的方便,也大可不必如數家珍般地娓娓道來。其實想想,也滿蠢的。總覺得如果認識已久的兩個人,對話間充滿的是生疏感,會因此只為了如此而感到不協調。那不是視覺上的衝突,也不是聽覺上的刺耳,即便會想到要如此地比喻,卻無法像比喻般地去面對。

你大可用一分鐘去忽略它,然後在未來的任何可能的一分鐘之間,無意間突然地又回想起。這種事情重複過後,你也習慣於這除了是種回想,也只能是回想。有點像是,你永遠不知道你沒看過的那些電影,是在述說著哪些內容,只記得你曾經有想要前往觀賞這一個片名的動機,然後就是一直在不同的人向你提及時,重複著「喔有聽過名字沒看過」。

也許是一部電影、一個樂團、一首歌,要不得的是也可能是一個人。你心裡想著,你為什麼會在意,即便只有一點點,但就是會在意那些你們之間不斷地重複著無太大意義問後的那些人。甚至在偶然等公車的時候,你還會想說對方這個時候可能在幹嘛。

接著,是在偶然的偶然當中,手機響起你看著來電顯示上不可置信的姓名,你無意掩飾你的驚喜,卻也無從表達所以只好繼續圍繞在那些無關緊要的問候上。想說的話,似乎永遠比不上現實生活當中那些零碎至極的事情來得重要。如果試著突破,相對地失守這才開始,你依舊怪罪於這世界制式依然地地箝制並且試圖影響你那浪漫的思想,你甚至找到起身反抗的堂皇力量。

此時周圍的顏色開始有所變化,你開始發現舉目所及剩下的都是你的同類。有些人奮不顧身地始終向前走,但是他不會鼓勵你跟進,因為就連他也不清楚自己前往的是否就是所謂的「前方」。還有好多用著不同方法去執行那些你所相信的一切的人們,你花了好多時間,自認只要有一定程度的誠意,必然就會有豁達的天賦。

在我還小的時候,我總覺得「迷思」這現象是會越來越少的;但此時此刻,我想聽到你說,你其實也和我一樣覺得,真相才是真正不存在的東西。並不是誰願意說謊,而是我也無法告訴你我記得哪些我曾忘記過的事情,除非在我想起之前那也就不能稱作忘記。

如果你有辦法說服我,你願意被我說服,這事情就暫告一個段落。

2 comments:

  1. 我想我和你,「大概」也是第一段那種關係。
    但是「即便會想到要如此地比喻,卻無法像比喻般地去面對。」

    哈嘍你好嗎?

    ReplyDelete
  2. 哈囉我還過得去。

    為什麼上次我難得到三重那一帶,妳不接電話...XD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