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August 31, 2008

具體

聆聽著耳機那頭傳來的音樂,你告訴自己這主奏吉他的安排真是精湛,卻無法告訴自己你眼前所面對的一切,能有一天像這首歌如此精湛的呈現。

如果在十四歲那年你開始相信,你所期待的某件事情將會好轉,於是你開始雀躍在每一天睡醒之後期待的愉悅。這無關實現或未能兌現的期待各佔了多少比例,差別其實在於你選擇如何去相信,相信你所相信的一切怎麼去面對。長久以來,不知不覺你沾沾自喜,不管這世界怎麼矇騙你、欺負你、諂媚你,你都無動於衷相信自己所相信的一切,直到有一天,你終於也發現,這世界無論你如何改變你的方法去面對的一切,它也仍然具體地無動於衷。

那初衷可能是你曾經遺失而且可能一直找不回的美好,所以你才認為那首流行歌曲如此切題地動聽,又或許沉溺於那位歌手妖豔的外型。這不是重點,因為部份的你相信,那只是資本主義之下被過度包裝的商品,即便是如此動容也同時如此廉價,而這廉價卻以你不屑一顧的價值撼動著你不願面對的改變。

它包裝著被包裝,
它愚昧了被愚昧,
你無可奈何了無奈。

因為擺在你眼前你認為的那些虛假,正虛假了那些正在更甚已經被虛假的具體,而你所能承受的事實僅是,那些你還殘喘地、掙扎地認為能夠被具體的具體,

是虛假。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