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2 September 2008

始週短記

開學一個星期,課表跑完一次,從來就不難想像一個認真唸書的生活會是什麼模樣,只是還是有點難想像這種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關於「認真」,有許多面向可以去定義,在此我僅就量化後所花費的時間而言。同樣的選課系統,同樣的課表顯示樣式出現在瀏覽器畫面上,這學期的學分是在世新最少的一個學期,甚至比大四下還要更少。而一星期過去,便感到僅是把作業中規中矩地做完,似乎比起大二上超修的30學分的上課時間還要多。學習是一件單純的事情,但是發生在不同人身上就複雜多了,大家各有其動機,大家也各自選擇其學習的場域。無論是正規地學校教育或是補教,究竟它們都同時能是提供確保你學習的環境、或是強迫學習的環境。至於其他煩瑣的、更多的其他可能的學習動機與因素便略過。

熱情通常在口語當中是被用做意指某人的態度,但大多時後人們自我感受到的、甚至是表達出來的那種熱情,其實(或許)比較像是情緒。好比像是因不同人對於「則安之」的詮釋進而在不同人身上產生積極與消極兩面完全相反的動機。

到目前為止,我仍時常回想起,當我第一次在聯招簡章上看到自己科系的名稱「資訊傳播學系」之時,我根本毫無頭緒什麼定義之類的問題,甚至模糊想像都是空白。倒是在幾年過去之後,並不再於吝於解釋關於自己所學習的環境與相關領域,當然,僅就自己的認知所及而言。關於動機作於行為的一種誘因(至少我們對於字面上的意思大致上是如此想像),有時候就親身經歷的事情去回想,總會有一種「好像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的趣味性存在。

20 September 2008

iBand - iPhone becoming an instrument!


iBand - Vitality (live version)



iBand - Vitality (music video)


星期五的半夜,也就像平常一樣在 YouTube 上面亂晃,看到一個很酷的東西。iBand,是他們的團名,共有三個人,演奏樂器是兩隻 iPhone 和 iPod touch,真是太誇張了!他們如此的呈現方式當然不在話下,重點是他們的歌真的好聽,介紹給大家!

It's an usual Friday midnight, I'm browsing on YouTube, and I found this very cool stuff! iBand, which is formed by three people, performing music with two iPhone and an iPod touch, very impressive! How creative they are is more than I can say, and further more is their songs really sounds great. So, check them out!

--

iBand: official site

12 September 2008

避免疑惑

上個星期人還在新竹,新聞記者所說的「機車騎士忙著一會穿、一會脫雨衣」的窘境,今天就活生生在我自己身上發生,而且還不只一次。想說路途近,這點小雨撐一下,接著雨突然變大再不穿雨衣不行了,雨衣穿好之後,卻又停了。

如果說大部分的同學,一個接著一個入伍,說心情沒影響是騙人的。可是說有影響,有簡直是跟自己過意不去,根本就是靠北嘛。我住在一個根本不用開冷氣的地方,前提是房間門也要打開,所以冷氣還是得開。沒有獨立電表很尷尬。

而這暑假看的三部電影,《黑暗騎士》很想再看第二次可是沒成;《神鬼傳奇3》真是扯到爆炸,像是周毅凡說的那樣,前面變身變得這麼爽,幹什麼後面硬要肉搏戰(而且前面那相差懸殊的實力到哪去了?);《海角七號》推薦文、介紹文網路上多的是,除了大部分的推薦都被講光了以外,女主角很正也無庸置疑,但還是再強調,簡直是菜中菜。不過有點小小得疑惑,當然要把官方網站作得更精緻些是有必要性上的爭議,但我還是覺得這部分可以加強。

我是沒有特別要選在開學第一天來交代暑假發生了哪些事情,只是很久沒寫網誌多少有一些陌生。而我所謂的陌生,指的是,那種「每天睡覺前先寫篇網誌」的那種理所當然有些不見了。當然未必全是壞事,熟悉是否總是伴隨自我新鮮感的喪失?其實事過境遷不可怕,甚至廖小姐也認為是一種常態。那可怕的是什麼?可怕的是,如果你只一心想著用那種不確定感,去填塞你面對某些甚至大多事情的態度。

我在自責嗎?我可不這麼認為。這幾天小小的困擾是,想在網路上找幾首歌,最後的結果是感到,原來這年頭抓某特定演出者的所有專輯(例如:XXX discography)比找到特定一首歌的連結還方便。即便我不自責,多少還是會因此感到焦慮。總讓我想起前陣子忘了是誰提出呼籲,說人們要是再如此濫用網際網路資源(尤其是頻寬),再不用幾年的時間,全世界的線路將不堪負荷。這就跟節能減碳一樣,即便知道沒用(或是效果十分有限),仍然必須道德性地宣導。很多事情不能混為一談,就好像大家常說「某某某某並不能改變世界」,但並不能因此上綱為必要與否爭論的充分條件。

即便大家都知道我絕對沒有那個意思將「節能減碳」與「碩士學歷」影射在一起,但兩者之於道德上的考量,頓時令我感到無比的同工之妙。但是我要強調,僅止於道德上的考量。

總之,話題再回到暑假,如果要一言蔽之,我覺得今年的暑假自己過得很不像自己。至少就照片數量(30天不在台灣竟然沒有破千張,簡直跟去年、前年完全部成比例)和發文次數,這樣的說法是可以成立的。對於單就鼓吹旅行的正面意義,沒有人會否認「離開自己平常所熟悉的環境,才能真正地認識自己」如此的說法,不過接著在後面的事情才是個大問號。所以我覺得,重新認識自己是一種把疑惑放更大的舉動,而在忽略與繼續疑惑兩者之間再怎麼找平衡點仍然是消極,再者如果你只因為翻到某本勵志書籍告訴你幫x軸加個y軸就豁然開朗,又必須接著面對自我膚淺與繼續疑惑兩者之間的抉擇。

結論是,疑惑是不可避免的。

新的iPod nano有非常吸引我之處,但在iPod Photo掛掉之前,疑惑自己真的是不是很愛亂花錢也是不可避免的。不知道原因,但看著Steve Jobs用投影片巴Microsoft的播放器市占率一巴掌就是暢快,但也沒有真的到爽的程度。看得出來Philip W. Schiller很想炒熱氣氛,但真的差很遠,成拙的感覺居多。本次最有趣的一句,我推薦當Steve Jobs描述到那些iPod週邊的製造廠商時,如此說道:「... they announced products even before we want them to...」此時他很囧地「痾...」笑了一聲,伴隨著台下的笑聲。更經典的是竟然還有連續技,「so... it’s so funny...」也是很尷尬的口吻,此時笑聲就更大了。

所以如果還要再把結論重新強調一次也太超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