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9 October 2008

素養其一

在現今網際網路普及於我們大部分人的生活當中,或多或少地改變了人們的生活習慣。諸多現象的改變,很難斷言是好是壞如此絕對的結果,至少,我們不大會去否認:值得我們關注的議題也增加了不少。其中許多,也許是數年以前不曾存在的問題。

有一種如此的概念,對於電腦與網際網路相關資訊的「敏感度」,大至上我認為「素養」這個詞彙來形容頗為貼切。至此我認為,如此的觀念應當避免作為批鬥的工具,而是作為無論自我或他人進步的建議。我們不應當因為不少人都有網路相簿,而就此認為不使用網路相簿的那群人在某種程度上,技能是較低的。所幸,以上的情形並不常見。我認為不使用網路相簿的人是沒什麼問題的,但在有使用的人當中,我是說有在使用網路相簿的一些人當中(包括我自己),也許會遇到不少問題。

主要的原因我認為是,我們對於網際網路的「無遠弗屆」的刻板印象,以至於我們很容易認為,我們的認知與經驗似乎也隨著所謂「全球化」的趨勢因此更為豐富了。除非是那些直接或間接音電腦和網際網路或取利潤的人,否則宣稱自己是名熟悉該領域的人士,是會令人質疑的。一位大學生可以在短期之內,透過網際網路學會如何撰寫網路相簿各種功能的程式碼,但不會因此就有人稱他為網路社群的專業人士,即便大部分的社群網站都有網路相簿的功能。又或者,你的無名相簿每天都有上千人的點閱數,你大概也很想問這對你撰寫網路相簿相關研究的論文有什麼幫助?它或許會因此啟發你某些想法而成為你某些行動的動機,但如果你僅止於在那數字上的虛榮而感到自滿,那也就僅止於虛榮了。

如果你不曾聽過 Flickr、Picasa 這兩家網路相簿,倒也沒什麼大不了,除非你宣稱你想作有關網路相簿領域的研究。說起來,總是怪怪的。但說真的,真的沒什麼大不了的。那感覺有點像是宣稱自己宣稱是個熱愛搖滾樂的人,問他〈We Will Rock You〉是誰的歌曲,他跟你說:「5566」。是沒錯啊,但總是怪怪的。

23 October 2008

香菇與飛行問號方塊


下午在學校,看了一些視線追蹤系統的介紹,感覺頗妙的。確實當老時提及說,這樣的硬體要如何跟自己感興趣的研究主題結合,是令人傷腦筋的問題。目前決定的大方向大概是「數位音樂」那個方向,或許這次自己多少有著「基本教義派」那般地心情,但多少有些踏實。示範影片有個demo是受試者在超市晃來晃去,不知道是他太霍桑了還是怎樣,我只覺得換成是我的話,那個準星大概會有「泰半」的時間是在女性的身上打轉。我還頗想看到那準星延著某路人女的身型移動的樣子,那還可真是本性呀!註解一下,「泰半」這個用語是出自上星期校外參觀「某」宮的某主任,聽起來真是鏗鏘有力!我大概怎麼想,都只能想到應用在使用者對於無論軟體、硬體的media player介面做測試,但想到沒有個上百甚至上千人,我也解釋不出合理性之時,就作罷沒發表意見。

晚上八點的練團時間,還不錯,有個令人期待的練團時間是很可貴的一件事情(雖然講說「是令人很幸福的一件事情」還滿貼切,可是太娘)。在騎過UD門口尋找車位之間,已經看到楊正淩那一如往常放空但因為眼睛大很極為反差的靠北表情坐在機車上抽菸。接著走去小七買飲料, 李方大人擺出一副很封面姿勢和我們打招呼說「練團之前一定要來這裡就對了」。練完團的宵夜下次一定要跳開烤肉,不然幾次之內絕對會反胃。

在劍潭站陪 李方大人(沒錯,Liquid Punch全體團員提及主唱 李方大人時必定不可少的挪台)等到紅5末班車之後,就戴著iPod承德路、市民大道、新生南路、和平東路地回家。最近推薦歌曲是大塚愛的〈フレンズ -サバカン ver.-〉和Flyleaf的〈I’m So Sick〉。前者是在最近才開始看的《東京朋友》episode 1第二個讓我大飆淚的橋段,第一個是唱〈To Me〉的那段(不小心又多推薦了一首)。後者,是某一天無聊在YouTube找到的樂團,主要是因為他們有翻唱Nirvana的〈Smells Like Teen Spirit〉而相關影片連到的。主唱Lacey Mosley是個長相看起來一點都不像嘶吼得還不賴的女生。

回家的路上在和平東路、信安街路口的小七停下來買可樂,結帳完出來發現角落默默地有四台扭蛋機,想說過去看一下也好。正好有我喜歡的Mario相關系列,就順手轉了一個,不錯不錯,拿到系列中第二喜歡的。想到上次家妹宇文(幹,好做作的稱呼,其時我平常都連名帶姓叫她)到台北逛街時幫我買的扭蛋有夠毫洨。明明就是Mario的系列扭蛋,打開來卻是一個鮮黃色球體,看著說明書也看不懂日文還問我妹說「風呂是啥?」,我妹:「浴室啊」,這樣啊,該不會是泡澡用的吧我想。靠北,還真的是,丟到臉盆之後,那個球就像泡冰水喝的維他命C一樣開始冒泡泡同時自行解體,這時候答案揭曉,裡面包著一個差不多三隻水蟻綁在一起大小的Luigi。雖然很不想浪費掉那泡澡水,可是我家浴缸有破洞會漏水,屌吧!浴缸都不浴缸了,也不知道這種東西有什麼好炫耀的就是。

---

註一:本篇文章的標題「超級香菇與飛行問號方塊」譯自「Super Mushroom and Flying ? Block」,是為本文圖中扭蛋的內容。

19 October 2008

贖罪所

當人們為感到睡眠時間被剝奪而憤怒之時,時常忘記除了自己沒有其他人擁有那般的能耐。或許,可以牽扯的原因、理由、藉口不計其數,但是終究不能否認是自己選擇眼前這般的生活。喔,至少就我舉目所及,幾乎不可能碰到什麼被階級制度還是什麼其他任何可能的社會因素壓榨的人,所以到頭來我好像也不能因此就把矛頭對準了人性。所以如果終究有個矛頭,就有人得被指下去(要不要刺下去這可以再考慮)。

我覺得我根本是來亂的。其實我崇尚野蠻,崇尚那種披著偽裝文明的野蠻,只是這種怪異的偏好促使我,認為必須在某種程度上我認為可以取得文明頭銜的管道打混,但我始終不能壓抑我野蠻的心態。偽裝,那是一種巧取的手段,跟詐騙的差異在於他人損失的造成不是那麼直接,不那麼直接到受害者可以直接指出我的不是。至少在大多數人認同的合理性上,總是缺乏了一些正當性,只是同時我也認為所謂大多人都認同的合理性,是可笑的。於是,我變成了自己眼中追求那可笑的人。進一步地,我甚至質問自己,我的正當性是否來自,其實追求一些可笑的事物本身並不那麼可笑。那所謂可笑的界定似乎就不是直接或間接的問題,是和自我關連性的問題。到頭來,這狀態便不是「學著謙虛點」就可以解決的。

我偶爾會幻想著,哪天會有一群人去強迫另外一群人閱讀我這一堆毫無意義的文字,我會很高興。但是問題在於,當那一群人在強迫另外那一群人之前、之間與之後,知會我的可能性並不大,那我要如何高興?答案有二,其一如果某種程度上它能夠改變我的資產擁有量並且我能實際從提款機提領這樣,另則繼續幻想。這麼遠(so far),好像只有後者。

幽默和愚蠢之間沒什麼直接的關聯,反倒比較是操作上的差別。只是在那愚蠢的背後,我總是很驚訝那樣的個人背景還真的很幽默,只是當幽默被拿來形容一個人的背景尤其是成長背景,那就已經不是愚蠢這樣的程度可以形容了。當然你也總不能期望愚蠢的人意識到自己的愚蠢,不過又好像會變成自己也意識不到愚蠢的自己。這也難怪為什麼愚蠢的永遠是別人。

大概半年前講過的話我也不想認帳了。但是如果要討帳的是個長相甜美、個性可愛並且願意接受在身邊逐步分期付款,那這樣的方案是可以考慮的。但結果變成是,不想認帳只是一種形式上的想法,因為也找不到什麼地方可以贖回。偶爾找得到的,或有所感心頭酸一陣,或有所感像是前一段所說的,愚蠢(不一定是自己或別人)。

在特定的場合當中,只要你是符合那特定資格的人,便可以對符合程度不及你的人做出任何可能的羞辱,即便在場的任何第三人不認同你的作為,卻也絲毫不會質疑你的正當性。通常,那樣符合特定資格的人,會在特定的規範當中赦免你,以增加情理上的正當性。我們不得而知羞辱他人的樂趣何在,卻對於眼前始終樂此不彼的人見怪不怪。「不制止就是幫兇」和「找死」兩者之間是沒有什麼模糊地帶可言,選邊站始終是人性不可一世的先見。

17 October 2008

元首玉照(誤)



為了增加真實度,我竟然還很認真地開Photoshop來去背...。從Violet那邊看到,所以不免俗地附上出處(這絕對不是職業病)。總之就是一個你閒著沒事,可以拿來殺時間的網站,PhotoFunia,大概兩個小時以內可以玩膩這樣。

14 October 2008

那八個字默念就好

到底是不是因為出國這件事情本身的影響真的這麼大,明顯反應在本網誌的發文篇數上。時間拉回七月底,機票是在出國前兩天才訂的,很悠哉。因為父親的關係,訂機票只要打通電話,付費方式是「刷父親的卡」,除了上次用Wii上網買點數之外,再次感到這年頭花錢之便立。正好今天上課之時,學長問及黃老師是否贊同「資訊社會」這樣的概念之時,老師表示他更讚同「消費社會」更為貼切,如是要以此形容所謂的社會特徵。

在開學之時,花了幾天的時間決定將自己的研究方向鎖定在音樂相關領域,但實在仍感到自己的認知嚴重不足,至少單就表達關於主題說明這類的用詞,連自己都感到精準用詞上的困擾。今天又在葉老師的課堂中提及「reality」概念時,喔,其時它不這麼哲學般地,但又不是主觀、客觀這般可以二分界定。這幾天一陣莫名地狂熱遊走於各筆「Lexus」的關鍵字搜尋結果,包括台灣官網的背景音樂真的讓我把瀏覽器當成media player,也終於對該產品線有個概念。簡單的從訂價劃分,由高至低依序為LS、GS、ES、IS,這是單就房車的部分。生平唯一搭乘Lexus的經驗是GS,大約兩年前和周毅凡去買電腦。外觀特徵是從前車燈、後車燈到儀表板,都做成雙筒狀(儀表板是三筒)的樣式,雖現在上市的樣式後車燈殼只剩一體(就單側而言),但依然保持筒狀的內型。不過主觀上GS的樣式是我最不喜歡的一款,而且就外觀而言,除了LS目前以體積的霸氣取勝之外,外型上Toyota Camry勝過任何一台Lexus。就定價上而言,Lexus IS250和Toyota Camry 3.5兩者擇一的決定購買因素,如果要撇除品牌形象,六位數的價差對使用者而言反應最明顯的部分應當是內裝,吧。回到關於「reality」的想法,那大概就是行駛在路上相鄰的兩台車,價差超過一倍早已不是什麼罕見的狀況了。

講這麼多,其實另外一個reality是目前為止,訂價六位數還可以找個零頭的Mac Pro對我而言都還是天價。這又有點像是,走在路上的任兩人,他們心中對於「天價」的實際金額的感受,事實上也是嚴重地不成比例,啊!

在我高二上擔任管樂社社長的時候,其實真沒想過六年後的今天(天啊!已經六年了呀!)會和時任街舞社的副社長同組樂團。而且我們還是個高一毫無交集的同班同學。那有點千呼萬喚的團名是「Liquid Punch」,暫時沒打算把我們決定的中文名稱搬出來,但為了大家好記,有個暱稱是「離開龐奇」,注意,「離開」兩字請用台語發音。其中有兩位團員是日本人(誤),一位是由吉他轉KB的佐藤麻依廖小姐(誤),另一位是我目前極力說服日後可以將女兒取名為島楓(Shimakaede)的松(Matsu)先生(誤)。最後我們團員有另外一項共識,在主唱 李方大人遂以「其他人都同意我就同意」的印象深植其他團員心中之時,我們也遂以形成提及 李方大人時務必挪台(這個可沒有誤!),MSN時亦不可例外。

關於跨入大專院校校園的經驗,自竹教大、清大、交大、台藝大、台大、元智、東吳、政大、東海,上星期四多增加了一個輔大。上星期四我一直在想,我怎麼會到現在才終於第一次踏入輔大校園,雖然沒什麼大不了的,但還是難掩心中的驚奇之感。喔,我好無聊,竟然把這種東西列出來,而且還很認真地在回想試著以時間順序排列。心機論者應該不難發現這些校名的出現,應該可以誘使一些從搜尋引擎點閱進來的路人(真的很心機)。

如果新竹地區的朋友有意購買Lexus,可以去東門國小對面的大麻咖啡找老闆,上次去的時候赫見老闆身著一身汽車銷售員的樣式,強烈的對比包括咖啡店櫃檯上的名片出現Lexus。那八個字默念就好,略。

6 October 2008

真是夠沒營養的

Dunhill 因其特殊包裝,硬是貴了5元,我說不出商品本身有什麼差異,但是心理作用肯定是有的。看著前總統陳水扁先生賣力吶喊著,雖不避諱打從心底的荒謬是來自其成見,同時我卻也不否認他的魅力。由政治活動的參與,包括那些對於政治人物的支持與反對,那不全然是但必然包含著情緒性的熱情,不宜過分。民主國家至少就台灣而言,我們期待的是不過度地熱情或冷漠於政治的全體國民,至少就這樣的想法,陳水扁先生的支持者人數不等於0就沒什麼好驚訝的。依照祖母的邏輯,即便在民進黨執政期間完成高中、大學學歷的我,她仍深信國民黨依然完美地藉由教育操控思想,感嘆我輩殊不知馬先生當選總統後會將我中華民國拱手賣給中華人民共和國。而母親也繼續堅持以沒有足夠的俚語單方面評論《海角七號》就本土化方面的不夠深入。綜合以上兩點,我沒營養的小結是想問,大家覺得新聞局長史女士和田中千繪誰比較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