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November 12, 2008

李方〈練團補敘〉與其回應編註

第一部分 正文

我以為是以前的團員太色的關係,
殊不知好像只要是男人都會這麼詭異。

狀況:
第N次練團(2008.11.07) ,與新來的第二把吉他手晤談(編者註:是在練完團之後的慣例式宵夜,地點是東區的頂呱呱。另外,廖珮妏小姐全勤記錄註銷。)

李方(認真):嗯,想問一下你習慣用怎麼樣的方式(編曲)?
(在場的男士嘴角不爭氣(編者註:此時應當是原作筆誤,當天的情勢較偏向「很難不」地上揚了。)
李方(慌忙解釋):我的意思是說 ,你喜歡用怎麼樣的方式(編曲)?
(在場的男士又笑了)
李方(惱羞成怒地解釋):不是!我的意思是說,你希望我們未來用怎麼樣的方式(編曲)?

結果連我自己都狂笑了(編者註:可見不只是聽者有意,說者無心這樣的論述簡直就是荒謬至極)

我明明就是很認真的在討論編曲如何配合的問題,結果你們自己太A了,明明就是你們先笑的 ,我本來根本(編者註:所以作者還是承認她後來果然還是想到)沒想到。明明就是你們先笑的~(編者註:沒有人否認啊!)

幹!

總之,新徵到的第二把吉他手看來(編者註:「也」)是個有趣的孩子,松柏文(編者註:原作者誤直,應為「松博文」),你的位置即將被取代了,交棒吧!

雖然如此你依然可以穩坐掉拍王、正拍王的寶座(編者註:真是當之無愧呀!)


Q:請問龐克歌曲和 nu metal 歌曲要如何寫呢?
A:把你原來寫的歌速度加快到200以上
就可以做成龐克 or 扭妹頭歌(編者註:最好是 nu metal 有快到這樣。)

經過 Liquid Punch 臨床實驗(編者註:用了「臨床」這樣的字眼,可見原作者在前文中辯稱自己不是個色胚毫無說服力)後,發現這是一個捷徑。而且沒有人聽得出這跟上一首抒情歌是一樣的內容。

Liquid Punch 下一首要練的歌就是 nu metal,
but 不是(編者註:「用」)剛才說的方法寫的。
據說是吉他手、貝斯手、鼓手酒後亂性之後集體創作出來的產物,
(編者註:此論述毫無根據,荒謬至極。)
與本人無關(本人當時不在現場不需負責)。


小筆記(編者註:此標題應當訂為「愛的鼓勵」更為傳神)

松,加油好嗎,
你進步很多。
但是要練到彈錯一個音還是可以繼續跟下去XD。
還有彈錯的時後不要看旁邊的吉他手,
他都泥菩薩過江了還支援你什麼XD。
哈哈!

treasure 間奏的 KB 我蠻喜歡的,
記得歌剛開始和弦不要壓太重。

鼓要記得該大則大、該小則小,
做出對比。
但不是窮用蠻力,
重要的是技巧而不是大小(誤)

childhood 副歌記得要做炸一點,
這樣才有後搖的精神(明明就不是後搖了XD)


第二部分 回應

1. Shi(吳宇豪):松「博」文

2. 李方:松柏不是比較合嗎,部首都一樣(狡辯)

3. 楊正淩:明明就是你自己狂笑 / 不要牽拖... 一開始我並沒有想到好嗎 / 嘖嘖嘖 / 重要的是技巧而不是大小(誤)/ 這句話顯示一切

4. bass7722(松博文):李方大人 / 感謝你的支持與鼓勵 / 我會繼續努力 / 棒子真的就交給那位人兄了 / 掉拍王及正拍王的位子 / 我會速度離坐的(編者註:放屁!) / 還有 / 自己想歪要承認 / 不要怪罪於人 / 正所謂己所不諭(編者註:平常打錯字沒人會怪你,但是千萬不要在引用成語的時候犯這種錯,尤其是在釘人的時候)勿施於人 / 所以就承認吧 / 大家都成年了 / 何況你大我4歲 / 我會尊重妳的 / 最後我叫松「博」文 / 不是松柏文 / 妳叫李「方」不是李「芳」/ 我每次都打對喔!(編者註:搞不懂這有什麼好炫耀的。)/ 所以以後偷偷寫(編者註:原回應者的論述感覺像是原作者彷彿會在紙條上偷偷寫他的名字一般,好不曖昧(誤)。)我名子的時候不要寫錯ㄚ(編者註:注音文是怎樣?)

5. Link(林子翔):其實我很正經的 / 既害羞靦腆又內斂 / 所以松你還是坐回原座吧 / 當然句點王也是你的 / 重要的是技巧而不是大小!!

6. 李方:to 松勃文 / 是「仁兄」!己所不「欲」!要挑錯字大家來挑啊(瘋)~ / 挖賽還刻意強調你小我四歲 / 簡直就是放冷箭 / 心機真重=.= / 沒關係 反正你只是個「孩子」/ 我不會跟男孩計較的
to mama 洋(編者註:這個稱呼真是太有趣了)/ 重要的本來就是(演奏)技巧而不是(音量)大小啊 / 是你自己想歪的>_< / 我說那些話的時後發現你們表情很怪而且忍住笑意 / 我才發現是你們想歪了 / 不管啦就是你們!!!!!! 7. 李方:Link 你是被告知要集體來戰我的嗎 / 可惡~~~ / 你們都欺負我 / 哼! 8. 楊正淩5566:啾咪 ^_<* 女神被戰了 / 松要哭哭了 9. 楊正淩5566:to 松「勃」文 / 看來小姐您平時的思考模式就是這樣嘛( ′-`)y-~ 10. 松博文:無言... / 看來只有我是正常人!(編者註:原回應者簡直是瞎扯成性。)/ 天主保佑你們!/ 阿們!

11. 林子翔:松(拍拍)/ 你還是句點王啊!/ 還有叫我 Link 怎麼好怪的樣子

12. 李方:幹你們是在洗版嗎 / 是你們不准我再說哭哭的 / 結果你現在說了是怎樣 / 松勃文是生氣勃勃的 / 勃這樣不是很正向嗎 / 你說的沒錯我平常思考模式就是如此正向 / 你終於看出來了~ / 松你竟然認為自己是正常人 / 今天又喝幾杯了你

13. 李方:是你要我們叫你 Link 的啊XD

14. 松博文:唉 / 我看清了 / 原來李方大人不過如此 / 說我像孩子 / 自己不也... / 不過沒關係 / 妳依然是李方大人 / 我不會因為妳的幾次失誤 / 就對你產生偏見 / 還有LINK兄 / 我都還沒攻擊你 / 你就接二連三對我放箭 / 我知道你看我跟李方太好不開心 / 不過沒關係 / 你就放手追吧(編者註:此處我們不難想像原回應者書寫至此,心裡那股蛋蛋的哀傷。) / 李方真的不錯 / 如果有不了解的地方就問我吧 / 以我跟她小小的交情 / 應該能對你幫助不少 / 唉 / 講到這我只能說 / 我以德報怨阿 / 最後還是那句話 / 天主保佑你們!/ 阿們。

15. 李方:我看你真的喝醉了@@

16. 林子翔:躺著也中槍(編者註:原回應者竟然好意思說自己是躺著。)

---

‧原文:李方,〈練團補敘〉,《Music or die?》,2008.11.11。
‧收錄與加註時間:2008.11.12。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