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November 12, 2008

後現代的入門暨大小姐生日快樂


濕冷的天氣已持續了幾天,氣溫的驟降迫使我在搬家之後那參雜在尚未拆封紙箱堆裡的冬季衣服必須一一整理出來,說起來也奇怪地出一堆東西整理之後,房間反而更整齊了。可見之前說有多亂就有多亂。學期已過了一半,和周毅凡和簡伯宏上個學期密集前來借宿對照,更突顯出碩士生活與之前大學生活的不同。我倒也開始進入那種,簡在一年開始,凡於言談間凡事追求脈絡的思維,只是我主觀上地不大喜歡在成見上,和沒什麼共識的人討論。於是乎,我越來越少講話,當然是指特定的情境之下。

今日在下課與孫、蕭與丁三位同學用過餐後,便再度騎車至民生東路的星巴克。慶幸去時雨不大,回程適逢雨的短暫性停歇。下雨天不好帶著筆電到處跑,曾有一次半台泡在進水背包裡的經驗,不知電池壽命是在那次折損或是自然壽命將近。我不會太厭惡下雨這回事,我只是擔心背包裡的任何紙張沾到水,不好善後。

閱讀至 Frank Webster《資訊社會理論》描寫關於現代與後現代的章節,頗有所感。首先,「後現代」一詞所指,本就包山包海,唯獨在藝術領域指涉時,較有清晰些的實體可指證。但作為一種反現代的相對存在,不免令人納悶,如以「反」作為存在的基本教義,該如何處理自身也遭「反」的批判?如同某些對於後工業的批判那般,藉由工業的邏輯延伸出的東西,逕而宣稱其代表者與前期的斷裂,難免令人疑惑。後現代之於現代得相對性,主要來自於對於現代性追求真理的批判,後現代認為,沒有真理,只有詮釋的不同版本。果真如此的話,大眾傳播學等與其他媒體相關的論述,不都狗屁倒灶去了。

後現代指出其中令人最為啼笑皆非者是為,凡夫俗子和知識份子是去有相同素養的,因為所為知識份子不也是一種意識形態的爭辯者。那倒不如無傷大雅地開個玩笑,試問提出如此激進言論者,身體感到不適時都不前往醫院的嗎?

我們乃應當知道,在一群人當中,保持最多人自由的前提是,每個個人都得犧牲一小部分的自由,乃所稱之為規範。本文毫無詳加說明後現代與相關理論,亦無意於表示我支持哪一邊,只不過因部分文字而深有所感。在書中出現了如下的描述,指稱,現代主義者認為,凡事背後皆有個「真理」,乃應當追尋之。是且,尚記童稚時,便有如此的感受,乃至印象所及,中學時代那股升學壓力,仍四處問著諸如升學考試背後的意義為何。如今雖離霍達尚遠之,至少可稱之為釋懷,真理確實是存在的,而那關乎自我詮釋-釋懷這兩者之間的自我感知。

激進的後現代主義不可取,不可取之處乃著力於激進的防堵。如果真理真存在,膚淺地作為便不會有任何持續性發展的環境出現。而任何宣稱甚至是進而妄為主導所謂的新秩序、且是建立在破壞任何當下僅存的、少得可憐的現有秩序者,都將註定徒勞無功。

最後,向大小姐致上生日快樂,這總是一個特別的日子。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