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November 28, 2008

其樂無窮


如同任何一個堪稱往常的情境,都存有些許甚至更多特別之處,端看作何聯想而定。今天大概是兩大首次登場人物,首登指為在於生活中共同行動之舉。一則還算不上熟識的室友依婷小姐與 Liquid Punch 吉他手翔哥。

學期已過半,但中午相約一同前往用餐是第一次,印象深刻之一是,她提及了剛來台北的時候不大適應之說。這是個有趣的話題,但我無意作任何分析亦或揣測。倒是有一點特別想寫,即便僅隔壁之遙,到底對話的動機是否過於刻意,難免作關於拿捏的準則衡量,真是過分社會化。如以此標準,相同的是晚餐,我仍作一不免俗地,帶翔哥前往世新大學後門著名的義大利麵店用餐,真是不免俗即便我們同個樂團。

有的時候覺得,林子翔長相頗適合出現在電視上,然後我們就這樣指著,果然像是玩樂團的人應該有的樣貌。大多時候我們的理性會大力宣示如此般地成見多麼不可取,但成見依然之所以為成見那樣地穩定存在。在晚餐前後,更多的是和翔哥討論關於音樂與樂團的種種,但不知為何此時此刻並不想花篇幅在此贅述,就單純不想。也不是故作神秘,到底也沒什麼好神祕。

多少時後,我想著那些看著我文章的人,像我一樣看著另外一些人的文章,心裡恥笑「真是文筆既不優雅裝腔作勢只是更暴其短」。較為俗化的動詞是為「嗆」,我沒嗆他們如同他們沒來嗆我平衡著現況,平衡著某種程度上,我們繼續樂在那比高山空氣還要稀薄的來自寫作的成就。不過話說回來,我倒也不覺得有那麼稀薄啦,而是作為一種「嗆」的動作,我打從心底暗諷著那些沉醉在自己世界的人。再更說回來,自己何嘗能夠不是如此。

身為團員六個人當中四個處女座之一,另外兩位的廖小姐和翔哥的對比,在自己之於星座上的認知是有趣的。當然不處理 李方相關屬性的問題,大概沒有人否認其之於「女神」認知上的意識形態無可質疑之堅定。又不只僅限於團員們,有時候心裡暗自幻想期待著,從他們網誌當中可看到他們謾罵我心裡所厭惡之人,尤其是帶有他們個人風格的字句。 李的鏗鏘有力似乎是預期之中,廖的用字精練不失趣味難以仿效,至於不是團員而是數年好友且曾為同窗的簡兄、標台兄(遂以其父之名稱之已是不朽的老梗經典)那帶有各領風騷的竹中精神樣式(Style of HCHS’s Spirit)等,讓我們齊聲用力地,鬥!其樂無窮!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