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December 3, 2008

騙小孩的混帳(限)

(警告:本文具有非常敏感內容,請自行評估閱讀後可能造成的不適。)

每當我看到在後方有兩個排氣孔的汽車時,仍然會想起忘記在我小時後那個胡謅的大人,雖然不記得是誰對我這麼說。他用一副很得意的神情對著我說:「兩個排氣孔的車子跑比較快」,幹!我還真的有那麼一段時間相信排氣孔跟汽車移動的動力有關。那些騙小孩把戲背後的正當辯駁總是,小孩不懂。怎樣,所以要越搞越不懂?當小朋友某種程度上的可愛被建立在知識貧乏上,那樣被稱讚的喜悅的延續,總是異常歡樂地充斥在我們生活當中。以上,沒來由地突然想到的片段,與下文毫無關聯性。

十二月一日大家很平靜,和往常沒什麼不一樣的星期一,對比一月一日的假期,相隔一個月落差很大。作為西曆一年當中的末月份,我國還是比較關注在農曆的部分。不知道今年周毅凡會不會再北上來冷得要死景美夜市瞎扯蛋,而今年十二月的第一個夜晚,我就和渲小姐瞎扯到早上五點。幹之一,我本來只是睡過晚餐時間,要吃個晚餐這樣,哪知一聊就沒有個盡頭,話題竟然是結束在清晨之我太冷我想回家。幹之二,原來清晨比半夜冷是為常識導致我是弱智的具體實踐,感謝初次見面的渲小姐往後還請多多指教之話題有沒有這麼多。於是乎,在儀式性地使渲小姐本人作了初次登場之後,話題還是要回到一慣地不知所云之自以為批判。

印象深刻作為一總體印象的指稱,乃是建立在眾多零碎的印象深刻之零碎句子。其中之一是,寫完作業即便凌晨兩點左右,寫作仍為一種當下的理性選擇進而犧牲睡眠,當然這理性自覺會在隔日早上因為有課而不得不出門之時蕩然無存。「最痛苦的不是晚上不能睡覺而是上課不能睡覺」進而導致的結果是,早上八點的課作為一種罪惡的存在。其罪惡使早上八點的課被標出時間座標而顯現主體性,其中更必須追究到底早上八點是要上什麼課。早晨之於健康的聯想導致早餐必須提前至早上七點之前,於是乎空腹上體育課成為一種常態,然後我們說因為大部分的公司都是早上八點開始上班所以提前適應出社會的作息是為大學生重要的學習目標之一,那這之間該怎麼和教育的市場導向化作出關聯還有待進一步的分析研究。行文至此瞎扯指數雖已破表但仍未到達暫歇的臨界點。

於是那些正經的用字遣詞請尋求我的作業內容而不是網誌,譬如這個十二月的第一堂所討論的《偷窺狂的國家》,我硬是要把偷窺-暴露-綜藝放在一起,那樣的指控變成意識形態式的宣洩,到底我還在想我有多麼大快人心。想法大概來自於,自我曝露這件事情,似乎是自願讓人窺伺與道德之間的準則,要批就要先劃分界線。感謝黃老師的提醒,整個問到我想都沒想過的問題,到底把自己書寫的文字和自拍照上傳到網際網路上,兩著間的曝露程度該如何處理?

於是我想起幾天前為回應而回應所寫的〈檳榔西施 feat. 簡伯宏〉,真是爛到爆炸,廢文一篇,簡直。如果社會大眾的觀感對於公開裸露的接受程度,是呈時間線性地遞減(遞減指的是布料或任何其他材質的遮蔽物),到底終極性解放論會不會出現。我實在不懂網際網路上為什麼可以出現那麼多在公眾場所性交的畫面,尤其是其中大多是具有經營團隊在背後操作,這不是法律可不可管的問題啊。那是什麼問題?其實我也不知道,我更知道以下這樣講毫無建設性可言,不過我的立場比較偏向,大眾的縱容是關鍵所在。當然那種老掉牙的,情色業者宣稱他們只是在提供那些市場機制中需求的滿足罷了,所以搬出市場機制就成為我在這邊胡亂上綱的結果。

對於公開散佈猥褻內容的規範,問題在於猥褻沒有個準則。露不露點作為依據是莫名其妙,尤其是反應在電影分級制度上。女生洗澡的露點畫面可能成為限制級,而衣衫整齊的性交畫面只因不露點所以是保護級,那還在接吻階段的呻吟要怎麼解釋?據說,部分女性主義者試圖將女性乳頭的曝露正當性提昇至和男性一般,顯現出一個迷思:熟悉理論者往往陷入一種自己擁有藉由理論操作實務的,那種如理論一般理想性地(甚至是神聖的)能力的幻覺。

張貼寫作與身體的展現(無論裸露與否),似乎同樣存在著一種提供他人消費將自己視為文本的過程。只是說這個時候我們不禁納悶,到底是我們腦中迥異於他人的思想比較私密,還是性器官大家都有所以不用大驚小怪?所以如果把這東西和本文首段所提及的內容攪和在一起,我們便不難推論那些將男女交合之事等同於排泄過程的笑話不無可能真實存在且繼續發生。畢竟年長者對於年幼者的觀感總是認為,他們對於功能性的錯誤認知是必然的,而自己似乎不需負任何一點責任。

---

‧Clay Calvert,《偷窺狂國家》(Voyeur nation: media, privacy, and peering in modern culture),林惠娸、陳雅汝譯,台北:商周出版,2003

2 comments:

  1. 你這篇還真是…充滿了「情緒」,anyway!
    表現張力不輸直接性的嘶吼XD

    談裸露不知道為什麼,卻讓我想起我學生把這演變成脫褲子遊戲的過程,(唉…現在的小學生都這麼open )

    但讓我好奇的是你敏感內容那「敏感」兩字,只能說是我們都是【直接而非加潤飾】,至於敏感與否,那交給保守派的人去批吧,who care!?

    最後,或許把【限】改成輔吧,
    oops!這尺度用上限,也太緊了(誤)

    ReplyDelete
  2. 有的時候,我頗困擾部分關於像是寫報告般地字句習慣,例如「不輸直接的嘶吼」明明就可以處理,根本就感受不到應改成「直接性」的企圖到底在哪 (XD)

    至於聯想到小學生的部分,聽起來頗有趣,不過我完全沒想到那。

    至於敏感,就是單純走世俗化路線,畢竟確實我還是相信多少會讓人有些不舒服在於本篇內容上。

    「限」和「非限」作為相對意思到就好,保跟輔根本就是妄自的評斷啊...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