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December 5, 2008

去你的很有趣

簡如約地在早上十點半打電話給我,告訴我他人在忠孝復興,我一時也拿不定主意要去哪吃午餐。結果這傢伙自作主張地決定前往木柵站,還好在我回撥的時候,即時在萬芳社區攔下他。幹咧!幾分鐘前我還在考慮是要去科技大樓還是乾脆衝去忠孝復興那邊找東西吃,最後還是很無趣地在木柵這邊吃我想應該沒超過也接近百次的摩斯。花了兩個小時左右,在處理有關「竹塹東山學派」意識型態的問題,「口委」這一名詞的指涉在當下產生了最大的情色聯想指數。還好話題最後還是繞回關注對像應該鎖定在哪,於是認真考慮當作投稿題目的可能性。「喔,那可能,性~我不能給你確切數量~。」(註1)

另外是一項不對外公開的密約餐敘,與會者名單不宜先行公佈。我花了幾秒鐘試想邀請更多莫名其妙情境下毫無動機前來的邀請者名單,餐敘的目的是浪費生命,活動的代號稱呼還在想。

今天在翻閱自己的紙本日記發現,我竟然隻字未提關於過去十餘週以來作為新鮮研究生的心得,可見是多麼地不新鮮。大概有個習慣,如果是紙本有出現而網誌沒出現的內容,大概是些不宜公開,不宜公開的原因有很多種;如果兩者都未出現確仍印象所及,不是時間還沒過太久,要不就是不予置評,不予置評的原因也有很多種。不過作為意願表達的立場,很難去拿捏傳達「沒有太多想法」跟「純粹覺得就是無趣」兩者之間的界限。誤會可大了!於是在於澄清與否同樣作為表達,再一次迴圈地不想澄清或澄清依舊是無趣。

有個傢伙曾經對我大聲反駁,「這也無趣那也無趣,那就什麼事情都不要做就好了啊」,真是的,抱怨無趣的人也不是我。怎麼就是有人喜歡沉溺在某些事物當中,又到處嚷嚷著自己的生活有多無趣。當然,那次之後也沒再和他講過話了。去你的,嗓門大了不起啊。

---

註1:回聲樂團,〈可能性〉,專輯《巴士底之日》(2007)

2 comments:

  1. 親愛的廖小姐:
    本文裡的"簡",便是今日與你奇怪攀談的人。供您辨認。

    ReplyDelete
  2. 原來你這麼愛寫日記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