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December 27, 2008

台北所起的作用(序)


如果不特別去針對哪一個部分去作討論,我們大可平心靜氣地將「台北」視為一個地名,並不會伴隨什麼令人心跳加速的理由。另則,我也實在認為,人們的「認同感」和「實際作為」之間斷裂的存在,是否有其必然性。

台北可以是一個人的出生地、或戶籍所在地,或以上皆非卻是生活所在。我懷疑那些教科書的作者將類目按著某規則列出時,哪來的果斷的自信?台北作為我的出生地,但僅止於此作為宣稱自己是台北人的正當性仍是不足的。不足,不是我自己定義的,而是我所感受到的。倒也不是要抱怨什麼,只是真要解釋「大學一年級並非我首度來到台北生活」這件事情不大容易。畢竟我們鮮少會將自己在哪就讀幼稚園視為一種一般性的話題,因此大多時候顯得突兀。

今日提台北,是上個週六簡來電所提及的想法,他從兩部電影出發,而我只看過其中的《巴黎我愛你》(Paris, Je T'aime)。簡(簡伯宏,2008)以「我在找尋台灣社會的社會連帶、以影像與聲音的方式呈現」作為其目的的宣示,從此可看出他和我處理台北問題態度上的迥異。我沒有如此明確地理解,關於自己對於台北種種的相關感受,究竟「想要幹什麼」。我也想暫時保留我將電影《巴黎我愛你》和台北之間聯想在一起如何說明,先視為一種純粹地觀影後的感受,而不是用文字嚴謹地釐清。

簡用了兩部電影為出發,我只看過其中一部,但在我細述之前,我想將另外三樣東西同時納進來,它們同時是生活中反映「台北」之於我,某種程度上的象徵:(1)大塚愛主演,《東京朋友》電視劇與電影、(2)Johnnie Walker 威士忌的 slogan,「Keep Walking」、和(3)伍佰 & China Blue〈樓仔厝〉、〈下港人在台北市〉兩首歌。

---

簡伯宏(2008),〈日常生活/連帶/城市/愛〉。

2 comments:

  1. 我想想,有沒有台北味鮮明的電影。

    ReplyDelete
  2. 吳:
      在進一步釐清前、我相信你定能了解我同你站在不同的距離-台北。
      又即社會連帶、那是層次的問題。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