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January 7, 2009

又是與不又是一月


只要在還能意識到期末作業份量與前一個學期不可相提並論地多的時候,跨年煙火的相片就沒有機會一直盯著看太多天。既然不免俗地作個自我期許也沒什麼不好,於是就俗一下吧:當發現一個客觀的方法可以促進/改善/解決自己主觀上的關懷的時候,前往學習的路上即便兩者之間的衝突導致的沮喪,也不要忘記那個最初的原因。舉個爛例子來說,如果你是一個從來就不打算在大學畢業之後繼續升學的大學生,千萬不要別人幾句「你很適合繼續升學」就有所動搖。還好我不記得有誰說過我適合繼續念碩士班,還好的點在於那種「原來自己是個容易受影響的人」的感受一點都不強烈,當然這並不代表我覺得這樣的自覺好處或壞處有哪一邊因此佔比較高的比例。以上,作為一種限於這篇文章出現的地方(本網誌以及所有同步發佈RSS的其他頁面)對於公曆2009年到來的共勉之,我還是比較習慣在春節期間才用上「新年快樂」這四個字,雖然我口頭上並不會去在意這樣感受的差異進而去突顯(意即這幾天仍然對不少人說著新年快樂,作為一種對話的表面藉口)。

原來從景美、木柵去信義區,基隆路不是必經之路,信安街/莊敬路/松仁路也不是什麼大探索大發現,但是如何到達的路程絕對是對於一個特定地方的感受很重要的部分。去年的回顧重大改變之一,就是從新店搬到木柵,大幅縮短了前往信義區的距離。我從來沒有想像過信義區可以變成一個就算只是為了吃晚餐的地方,當然不是指信義商圈,而是莊敬路/吳興街那一帶。到底也沒人作過這種民調,「對於台北市有特殊喜好的所有人裡面,覺得東區和信義區『很台北』的比例各佔多少」,但是舉例「很台北」的具體,信義區真是繽紛。台北市政府(或是楊的慣用戲稱「台北國軍政府」)、台北101、不可思議的新光三越「社區」等,就這樣走過來走過去,好像就能染上一些假裝/認同感/共同意識的那些自己也搞不清楚究竟是什麼的顏色。

大城市有個魔力,置身於其中,奇怪的是,不管你看到再奇怪的事情你都會覺得正常,彷彿像是大城市就是那麼地具有「多元文化」的正當性。有沒有很包容力我們不知道,沒有衝突事件不等同於和諧的氣氛,對於在等著過斑馬線的紅燈也能接吻的情侶亦無法直接等同於「這真是個浪漫的城市」。跨年活動晚會主持人在說出「快抱住你身旁的人」的時候,也沒能掩飾住自己突兀的處境,舞台在煙火施放之際不將燈光關暗/熄滅還是令我很不解,就算是市府前廣場公園的燈也是很亮,當然會在意的當然是現場極少數手中相機與台北101之間連起直線之後也把路燈/燈光所及一同劃過去的人們,如果中間隔的是樹的那群人大概相對地會無奈多一點而憤怒少一點。

我今天想著為什麼政府要發消費卷而不發放現金呢?因為,消費卷不能拿去銀行存起來呀!結論是,我真適合去國小跟小朋友分享我的心得(誤)。原來「儲蓄是種美德」也不是個放諸四海皆準的道理,更確切地說,它從來就不是個道理而比較像是個幌子(?)。類似這種比較哲學性的問題難道非得追求哲學才能解決?不然。只是我一直很疑惑當我在以往國小/國中/高中各個不同求學階段的時候,為什麼教科書都找不到「人生的目的」之類的解決方法,是因為相對於教科書的內容,其他的就比較不那麼重要嗎?不是這麼一回事嘛!但就算你啊、我啊、還有他啊、她啊、他們和他們都不這麼認為,大家也都視現在的常態為一種理所當然啊,就好像是真的會有那麼一群人正在那樣告訴你:「喔對啊對啊,本來就是這樣啊!」。雖然很久沒有聯絡,但是周小姐某一天的那些話,至今仍然印象深刻。

今天和父親步行經過立法院的時候,父親說:「政治就是,一天可以解決的事情要讓它一年都解決不了,而一年才能解決的事情把它在一天之內完成就對了。這就是政治。」,嗯,其實也不只是政治啦,當下聽到覺得實用性遠超過諷刺的意味(大誤)。為什麼我覺得聽起來很像是在描述大多時後自己在處理學校作業的情形?!

---

後記:由於 blogger 單篇網誌的網址(url)是根據第一次張貼文章時,標題裡的英數組合而成。由於我的標題幾乎全部的時候都是中文,會變成流水號,所以我乾脆打日期,結果這篇文章誤植成「2008」了。一月的時候總是會忙著塗改這種錯誤呀!

4 comments:

  1. 新年快樂,就把消費券當紅包領就好喔,挖哈哈哈。

    ReplyDelete
  2. 很猶豫到底要買什麼... 新手機吧。

    ReplyDelete
  3. http://blog.roodo.com/yanann/archives/8049243.html

    上面文章給你參考啦,愛用國貨呀。

    ReplyDelete
  4. 結果我竟然留到使用期限的最後一天才捨得花掉,哈哈,而且都是廣義上的日本貨。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