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January 11, 2009

簡伯宏(二)


簡伯宏(2007.02.03)。

單純對於特定一人作行為上的描述是單純的,但實際上我們都深知,這些對於一個人的感知,在被書寫成文字之前,早已在其他地方起了作用。在一個高中的班級裡,難免對於課業的掌握的程度成為一種指標。成績單之外的表現,如科展的得名,那可就更亮眼了。

據其所言,觀察是一件必須跳脫被觀察者本身高度的事情。這是觀察自身在選定方法時,便限定觀察結果的特訂面向。對比於俯視,由高而下進行的觀察,以及近其身之間。我認為這兩者並不衝突,但不衝突並不導向兩者同時自稱性地存在。方法作為一種改善結果的手段,並不代表其為結果的正當性進行辯駁。當一個人如果提出,他對某事物作出了跳脫其場域卻貼身的觀察時,除了宣傳的效果之外,對於事件本身並沒有實質上的幫助。

個人對於任何事物所作的觀察,是無時無刻都在進行的。當然或許這裡「觀察」一詞所指涉的完整性,是一種最為廣泛的可能。如果作為如此籠統的涵括,那所括入的(觀察的)結果,便有著待以進行分類的空間。觀察行為某種程度上地導向必然的啟發,如古云「則其善從,不善改」,這樣的過程往往因為啟發的程度不甚明顯,而遭人忽略。如果我在此強調「影響作用的一直存在」這樣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也頗無趣。我認為真正的爭議來自於,選擇忽略和感受不到作用其存在之間,兩者是否有差異存在?

「個人」這樣的觀念,往往在觀察的同時,時常遭受冷漠。我並不否認這樣結果的不可避免,意即,我也不認為個人之於群體相對薄弱的意義。大眾所關注的目光,總是容易被大人物的大行為所吸引,此時的「大」彷彿像是渾然天成的、宿命論那般,「聚沙成塔」的勵志性則相對流於消極地感嘆。細微之處被忽略的正當性時常來自於其不易被觀察的特性,形成許多針對大眾為銷售對象的名人傳記,往往是究其果而不探其因的空虛想像。

在特定領域如流行文化,迷對於崇拜對象的觀察,形成一特殊的景像。這裡的觀察,倒多少有些「窺視」的意味,而在(大眾)媒介豐富的今日,許多便於築起消費場所的地方,大興土木得不曾間斷。有些將「迷」現象獨立出來的論點,實在吊詭,因為當我們都不否認行為皆來自複雜的動機時,將流行文化當中迷的行為選擇性排除其它因素,再進而宣稱「這是一新的現象」,簡直胡鬧(註1)。排除既有觀察方法所看到的新現象,亦排除了將被觀察對象被釐清的可能。

於是,觀察這件事本身便面臨了一種客觀理想的難處,畢竟當訂定的方向是朝向理想化的地方邁進的話,終點難以達到的質疑與責難就不會有消失的一天。這不是一篇關於「那麼簡會怎麼做?」(What Would “Jane” Do?)(註2)的文章,而是一種自由想像的描述。當簡作為被觀察的對象,他如何在觀察這件事情選擇立場,可當作因時空(或情境)不同造成的差異的觀察。

我就十分不解他對於女生化裝著實排斥這件事(簡:自然就是美),以及伴隨而來那些關於他對自己立場的辯護。當然我過於化約地將化妝視為禮儀上得理所當然,也是令人非議。更有趣的部分是,認知到一個和自己站在另一個極端的存在。在這樣的前提下,到底「大塚愛」是如何形成交集仍是令我不解。

或許我逐漸開始好奇作為間接中介的廖、洪兩位小姐,會作出怎樣的回應。間接中介(或稱「第二中介」)的定義為,其中介的角色並非原本就存在、或非必要的,但為了提供不同角度的觀察,將其刻意置於中介的角色。此時中介存在的正當性,僅為增加觀察結果的更豐富,不需太多適當性的建立。畢竟我們時常忽略的是,那些具有影響作用的任何事物,其影響力和其是否符合(特定或普遍的)規範之間,事實上是一種必然的沒有關係。例如當一位老師對著一位學生講了某句話時,那句話的適當性、字面上的意義、和學生是如何被那句話影響,之間就是一種直接地毫無關聯性可言。

師生的關係是普遍僵化的,我們對於任何關係的認知與感受也是僵化的,因此我們必須體認到的是,任何認知與理解的過程,都是具有侷限性的。這也是為什麼我會認為,或許有的時候不必過度執著於規範的符合與否,而排除了特定的結果。即便是極為錯誤的事實,仍可具有啟發的作用。就像是,當我體認到、也能理解我大多的文章「根本毫無章法」,但事實上文章的格式覺不是評論文章唯一的標準。只要存在,就能被觀察,就有影響的作用。作用的大小可另外再加以釐清,價值的評斷亦然。借用周玉山先生的話:「寧可掛一漏萬,也不要掛零」。

---

註1:小阿姨在手稿的紙張上對於「簡直胡鬧」這四個字作了以下的回應,「這句話很有以前紅衛兵的官腔 feel」。
註2:某天無聊把自己的網誌用 Google Translate 轉換成英文,看到網誌中大多「簡」的部分都被翻譯成「Jane」真的快笑死!

相關文章:〈簡伯宏(一)〉(2008.12.14)

2 comments:

  1. 打官腔~~這是世間上生存的必要守則之ㄧ
    我想下學期你應該帶本小型筆記本
    把所有應該學習的社會化過程一一紀錄
    別說小阿姨對你不好
    這可是進入社會最快又最有效的捷徑
    只能意味而無法言傳~~U KNOW

    ReplyDelete
  2. 親愛的吳:
      我其實不大能接受你如此下:簡:自然就是美。
      自然很美、這是個人感受偏好的問題。但是化妝、某個部份是我難接受其粗糙。來自化妝的粗糙:粗糙在睫毛膏把睫毛弄得粗劣、眉毛的曲線沒劃好、眼影反搶了眼神之地位...。
      要做、就不要有半調子,化妝也是一樣。要嘛就不要化、因為那成了糟蹋自己的動詞。
      化妝、仍然是追求協調的步驟之一,但他的門檻遠比認知難跨過。於是我看到眾多的粗糙、與隨之而來的不適當。
      對我來說,我不是反化妝主義者、如果真有這種東西的話。我在意的是合適的問題,當然有人找到適合的妝、我不可能否認/欺騙自己的感受。我不對人的臉下美醜之判斷,但如果有化妝之別、我倒是可以堅定地說:你變醜了(如果很漂亮、我也不會吝啬鼓掌)。這是經過比較/有實證資料的東西,判斷便可以理直氣壯。除非這個世界的人瘋狂邁向變醜之途,那就...
      這是辯護。
      ㄉㄟˋ洨一點、大概就是:透過化妝、我看到個人。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