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5 February 2009

半天課

上個星期四開學,因為星期四、五沒課,所以直到昨天(星期一)才回到學校上課。今天的課表是上午、下午都有課,直到早上那堂課下課之後,才知道原來下午的課停課,因為信箱漏信了。好吧,無論如何,也到了兩天學校的課,不像上個學期有著那種「從現在起自己是個研究生」得新鮮感,到底假期與開學之間的感受也不那麼強烈。

這陣子新聞總是充斥著前總統與其家庭的相關內容,以及許多關於景氣不好的東西。電視新聞索然無味,碩士學歷畢業的人去撿垃圾的新聞可以持續放送不知道幾次,所以看過新聞的人在講著「碩士畢業還不是要去撿垃圾」便不免透露一股自己也是熟知天下事的自信。所以在跳過「這則新聞的新聞價值為何」之後,到底這則新聞又到底對閱聽眾產生了什麼影響,還真是令人好奇。到底會那樣想和不會那樣想的人之間,存在著什麼樣的差異,我是說心態上。

今天(02.24)是堂弟十歲生日,吳胤生日快樂!他的名字真是酷到一個翻掉,雖然依舊不喜歡單名這樣子的東西,不過如果喜歡那個字的話,就會有例外的好感。大娘的名字也是,不時都會在心中覺得,「嗯,真是優雅呢!」

拿著課程大綱,急忙地明明在剛開學,就好像已經匆忙很久地在書單上註記著索書號,但大部分的書都已經出借,要不網路書店不是絕版就是寫著「暫不與供應商往來」,好像自己即將要念的書因為神祕感多添了幾分......嗯,帥氣(?)。沒吧,當然是亂講的,怎麼可能是因此就帥氣起來了呢?

18 February 2009

胃痛篇

寒假快結束了,這是碩士班的第一個假期,並不會像以往那樣想要大聲喊著「要開學了」的心情,感覺那是高中生才會做的事情一般,不太適合自己。好像假期開始之前總是會有著總是執行不完的讀書計劃,直到學生生涯已經不知道放棄過幾次,早已經懶得搞什麼計劃。雖然嘴裡這樣說著沒什麼計劃,不過到目前為止,寒假總共看完兩本書,目前有兩本也快看完了。其中兩本是村上春樹的散文,不是小說。

村上春樹到底什麼時候開始在台灣成為一種流行,我也不知道,第一次閱讀是在大二的時候,房小姐推薦的。她和我一樣是伍佰 & China Blue 的歌迷。雖然我也沒再去查證,就只是口頭上和她閒聊,村上春樹的《挪威的森林》和伍佰的那首〈挪威的森林〉到底有沒有關聯,她說她印象中伍佰有說過是受那部小說的影響,於是有了閱讀的動機。那不是一本令人愉快的作品,不過我很訝異自己在閱讀完上冊之後就真的猜想到了結局。當時的閱讀進度,心裡想著「這樣的劇情走向該不會結局是那樣吧」作為收場,沒想到最後真的是如此,是一種猜中沒什麼獎品卻還是足以沾沾自喜的喜悅。

在我的想像當中,我是喜歡日本的,但是我知道那一個被我喜歡的「日本」是一種想像而已。不過話說回來,每當有一個人說著喜歡某個國家的時候,不都是這樣,這可不像是喜歡上某個異性那般,可以徹底了解地去實踐。到底「真正的」喜歡上一個異性,或許可以用「那你會想要和他/她一起生活嗎」當成標的,但是喜歡著一個國家好像不是那麼一回事。

即便村上春樹的用語是我喜歡的原因之一,不過閱讀著中譯本的時候,正當性就大打折扣了。真是傷腦筋,我不懂日本語。

昨天(02.16)正在看日劇《暴走兄妹》(ヤスコとケンジ)完結篇時,胃就開始不舒服,或許如果不是完結篇的話,我應該就不會在那邊把不舒服這件事暫時擱置。疼痛感隨著全劇終的那一刻起急速惡化,到底這也是我有印象以來第二次胃痛的經驗。上一次是高中的時候,因為已經晚上十一點左右,還跑去馬偕掛急診。這次在還能忍受的範圍之內,當然不想直接就這麼殺去醫院。拿著村上春樹的新書《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試圖轉移注意力失敗後,終於拿著一張藍色的鈔票,決定去藥房買藥。

第一次因為胃痛的關係獨自去藥房,當然直接走向櫃台說:「我要買胃藥」,不知道在藥劑師聽起來,這句話像不像「我胃痛可是我不知道要買什麼藥,可以幫我介紹一下嗎」那樣。他問我是不是經常這樣,我說不是,不是經常性的,那就拿了一盒藥給我,告訴我用法之類的。「會痛就是發炎了」,但是我對於發炎的想像,只有皮膚上的發炎那樣,發生在胃的話,可就一點都沒有辦法想像。

大概只有在這種時候,才會很鉅細靡遺地去回想,一整天下來吃過什麼東西。早餐是母親準備的,中餐是特價麥當勞,晚餐是日本泡麵,最後最有嫌疑的是指向那一杯把即溶咖啡、可可粉和鮮奶全攪和在一起的飲料。問題不在於出自哪一個成分出了問題,我想可能是因為泡好之後,我還在冰箱冰了兩、三個小時的關係,或許鮮奶在經過它意料之外的攪和之後,不安定了吧?總而言之,我的想像力也只到這邊為止。

反正疼痛的感覺不再之後,就不很重要了,藥是不是要整盒吃完,到最後也會變成是取決於心情。不過至少到目前為止,我剛才吞了睡前要多吃一顆的劑量。嗯,「劑量」這兩個字,竟然也(又)讓我想到回聲樂團〈可能性〉這首歌(汗)。

16 February 2009

MacBook Pro 官網圖片誤植


像平常一樣,沒事把蘋果的網站開起來看看,看到這張圖的時候,還以為是瀏覽器的問題。換成 IE 開也是一樣,最後乾脆把這張圖另存新檔,沒想到真的是圖片本來的問題。不禁納悶,這又不是錯字之類的小疏忽,這樣的圖在作完之後,怎麼會這麼大意地就刊登上去了呢?

---

圖片來源:Apple Store (Taiwan)

9 February 2009

這是我們的憂慮

01

春節這幾天,所謂中國人的重要節日,幾個日子、發生了幾件事情、看了幾部電影。有個不成文規定是,大家心照不宣地不要張揚哪邊有什麼盜版音樂、軟體可以下載,於是不得其門而入的那些人批評為故作神秘。也沒什麼好神祕的,就像過年這幾天也許我們都面對著一些,不知是沒什麼好張揚或是不宜四處宣傳的情節,有的時候也覺得沒什麼大不了不過是瑣碎的片段,卻又有的時候陷入思考是否合宜的憂慮。

對,「這是我們的憂慮」,此話取自表姑的用語,雖然我們所說的東西之間沒什麼關聯。

《九降風》裡的竹女學生的形象,刻劃地真是逼真,至於演員到底演得像不像是竹東高中的學生,這我就沒什麼感觸可言。我覺得結局其實不用這麼歡樂,太過頭了。死亡也過頭了、女主角很正的程度也過頭、游泳池裸泳也太瘋狂、竹東高中的學生半夜去裸泳的前一個場景是新竹高中的體育館更是莫名其妙過頭。據說導演本來想拍自己的母校實驗中學,好吧,整部片能跟竹中沾得上邊的其實只有體育館和竹女妹。

這絕對不是一篇認真的影評,或是說根本不是影評,我開始懷疑自己到底為什麼不試著去寫一篇認真的影評。是否到底所謂正式的(well formed)影評,對誰最有幫助,除了宣傳行銷的目的之外?當我看到由張震飾演的孫權(電影《赤壁》)登場時,心裡想到的是,哪一天會不會有機會聽到〈煙硝〉的國樂版本。

02

極度不喜歡 Lexus 硬是要比 Infiniti 貴上幾來萬的父親,第一次稱讚 Lexus 的外觀。他說,IS 的車型真是漂亮,沒想到 Lexus 最便宜的款式是最漂亮的。真要認真說起來,我同時也覺得 LS 也很漂亮,至於 GS 的後車燈實在是很詭異,不過我沒想過去回答所謂「最」好看的這種問題。那就像是問我覺得水川あさみ和松島かえで誰比較正,這之中沒有先後的問題。

03

我決定過幾天去買材料,作手工卡片,就這樣。

04

很難現在,直到現在竟然還有人會在網路上質問「為什麼蘋果電腦的滑鼠還不作右鍵」這樣的問題。幾年有了,雖然要舉起食指才會判讀成右鍵,可是並不等於沒有右鍵啊啊啊。好吧,這個梗有點無聊,我也沒有要噓文的意思事實上我也沒噓,和氣生財啊(亂入)!

05

今天高中同學會,吃烤肉,大家好久不見。

5 February 2009

無線網路初體驗

凡事都有第一次這句耳熟能詳的屁話,就像那些毫不起眼的小事情一樣,當下的讚嘆可以維持好一陣子,就像是高潮一般。第一次有了自己的筆電,也是超過兩年前的事情了,雖然父親、大姑等擁有筆電的年份不可考,但自己有了一台還是不可同語啊。再者,也是 Mac OS 初體驗。也拿著筆電到處無線上網,尤其是沒事硬要拿去學校,原來老師在上面講課還真的可以聊 MSN,不過也真是像高潮那樣的比喻,稍縱即逝。

終於在前幾天(01.31),我終於自己去買了一台無線分享器。在安裝的過程中,我也忘了我幹什麼提起那台分享器的製造商,母親則接上了一句,那正是 Debbie 小姐的父親上班的所在。喔,Debbie 小姐呢,如果她出沒的地點是在台北市,該有多好。

現在打開筆電要選擇的無線網路名稱是「Shi」,感覺真好。另外,也終於去下載 Wii 的 Internet Channel,搞了半天搜尋關鍵字「Opera」是沒用的,因為標題是「インターネットチャンネル」啊啊啊!不懂日文的我,經過網路上一陣方法搜尋之後,用日文鍵盤敲出那幾個字,還是有些小小的成就感,喔不,這樣的程度應該僅止於稱作,沾沾自喜才是。

知道知名電腦賣場燦坤公司創辦人吳燦坤先生和父親名字只差一字,已好些日子。這次購物的發票上,又另外得知,順發 3C 量販負責人名為吳錦昌,和祖父也是差一字。喔,真是一個無趣但還是會忍不住讚嘆「怎麼那麼巧」的巧合呢!

3 February 2009

開工的買一送一好心情


春節所謂的開工,截至目前為止都還是我的寒假。昨天(02.02)偶然在 Violet 的 msn 顯示狀態上看到關於星巴克買一送一的優惠,怎麼可能錯過。得知這個優惠活動之時,最初的想法是自己去科園門市自己喝掉兩杯待久一些,在告知父親之後,父親提議去找個特別一點的門市,那就是竹北門市了。不過呢,到最後什麼也沒去,拖到晚餐過後,最後是我負責去買外帶,一次買8杯也真是難得的體驗了!

太妃焦糖核果那堤、美式咖啡、經典熱巧克力各一、那堤五杯,全為大杯、熱的,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