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February 18, 2009

胃痛篇

寒假快結束了,這是碩士班的第一個假期,並不會像以往那樣想要大聲喊著「要開學了」的心情,感覺那是高中生才會做的事情一般,不太適合自己。好像假期開始之前總是會有著總是執行不完的讀書計劃,直到學生生涯已經不知道放棄過幾次,早已經懶得搞什麼計劃。雖然嘴裡這樣說著沒什麼計劃,不過到目前為止,寒假總共看完兩本書,目前有兩本也快看完了。其中兩本是村上春樹的散文,不是小說。

村上春樹到底什麼時候開始在台灣成為一種流行,我也不知道,第一次閱讀是在大二的時候,房小姐推薦的。她和我一樣是伍佰 & China Blue 的歌迷。雖然我也沒再去查證,就只是口頭上和她閒聊,村上春樹的《挪威的森林》和伍佰的那首〈挪威的森林〉到底有沒有關聯,她說她印象中伍佰有說過是受那部小說的影響,於是有了閱讀的動機。那不是一本令人愉快的作品,不過我很訝異自己在閱讀完上冊之後就真的猜想到了結局。當時的閱讀進度,心裡想著「這樣的劇情走向該不會結局是那樣吧」作為收場,沒想到最後真的是如此,是一種猜中沒什麼獎品卻還是足以沾沾自喜的喜悅。

在我的想像當中,我是喜歡日本的,但是我知道那一個被我喜歡的「日本」是一種想像而已。不過話說回來,每當有一個人說著喜歡某個國家的時候,不都是這樣,這可不像是喜歡上某個異性那般,可以徹底了解地去實踐。到底「真正的」喜歡上一個異性,或許可以用「那你會想要和他/她一起生活嗎」當成標的,但是喜歡著一個國家好像不是那麼一回事。

即便村上春樹的用語是我喜歡的原因之一,不過閱讀著中譯本的時候,正當性就大打折扣了。真是傷腦筋,我不懂日本語。

昨天(02.16)正在看日劇《暴走兄妹》(ヤスコとケンジ)完結篇時,胃就開始不舒服,或許如果不是完結篇的話,我應該就不會在那邊把不舒服這件事暫時擱置。疼痛感隨著全劇終的那一刻起急速惡化,到底這也是我有印象以來第二次胃痛的經驗。上一次是高中的時候,因為已經晚上十一點左右,還跑去馬偕掛急診。這次在還能忍受的範圍之內,當然不想直接就這麼殺去醫院。拿著村上春樹的新書《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試圖轉移注意力失敗後,終於拿著一張藍色的鈔票,決定去藥房買藥。

第一次因為胃痛的關係獨自去藥房,當然直接走向櫃台說:「我要買胃藥」,不知道在藥劑師聽起來,這句話像不像「我胃痛可是我不知道要買什麼藥,可以幫我介紹一下嗎」那樣。他問我是不是經常這樣,我說不是,不是經常性的,那就拿了一盒藥給我,告訴我用法之類的。「會痛就是發炎了」,但是我對於發炎的想像,只有皮膚上的發炎那樣,發生在胃的話,可就一點都沒有辦法想像。

大概只有在這種時候,才會很鉅細靡遺地去回想,一整天下來吃過什麼東西。早餐是母親準備的,中餐是特價麥當勞,晚餐是日本泡麵,最後最有嫌疑的是指向那一杯把即溶咖啡、可可粉和鮮奶全攪和在一起的飲料。問題不在於出自哪一個成分出了問題,我想可能是因為泡好之後,我還在冰箱冰了兩、三個小時的關係,或許鮮奶在經過它意料之外的攪和之後,不安定了吧?總而言之,我的想像力也只到這邊為止。

反正疼痛的感覺不再之後,就不很重要了,藥是不是要整盒吃完,到最後也會變成是取決於心情。不過至少到目前為止,我剛才吞了睡前要多吃一顆的劑量。嗯,「劑量」這兩個字,竟然也(又)讓我想到回聲樂團〈可能性〉這首歌(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