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4 March 2009

請申請 Google 帳號

Google 的帳號真的很好用,這句話不曉得有沒有講過上千遍?可是真要解釋起來,每次總講得零零落落,又想著如果整理成網誌,光這樣一直想也超過一年的時間了。雖然這「一年」的根據有些模糊,不過卻總是很肯定絕對超過,很奇妙的感覺。如果要知道 Google 詳細功能的介紹,去搜尋關鍵字大可找到不少格式嚴謹的介紹文章,所以基於自己的使用經驗與寫作習慣,我就用比較不嚴謹的方式來介紹好了。

話說,我的 Gmail(Google 的信箱)帳號是申請自別人所發送的邀請函。當時信箱容量高達以 GB 為單位免費信箱,應該是只有 Gmail,而那個時候並不是連到網頁,登入基本資料就能申請,而是必須透過已經擁有帳號的使用者發送邀請函,才能取得 Gmail 帳號。現在當然不用了,而且信箱容量早已超過 5GB,雖然年代稱不上久遠,但就這樣的過程而言,多少有些骨灰級的意味。

Google 帳號的好處之一在於,整合了許多方便好用的服務,包括行事曆、筆記本、RSS 訂閱氣、YouTube 等,在詳細介紹之前,我想先分享自己設定帳號密碼的經驗。帳號名稱的選用,大家都有各自不同的喜好,當然要想個同時具有代表性(代表自己)、好記、又不容易和其他人撞名的帳號名稱不是件簡單的事情,不過還是認真想一個吧。長度最好是介於 7 到 12 個字母之間,過短容易撞名,過長麻煩,而且有的時候會不符某些網站的帳號長度限制。說到這,有時真羨慕以英文字母為本名的西方人,帳號直接打本名就很方便。中文名字的譯音簡直是撞到翻掉,之前看棒球,陳金鋒的 C. F. Chen,就一直讓我聯想到系上的陳貞妃老師(XD)。密碼的話,建議使用字母與數字的組合,個人覺得最好記的是某人的英文名字加上生日(或是手機號碼),這樣自己在記密碼的時候,就只要記著自己的密碼是「哪個人」就行了!

帳號申請好的第一步,先從 Gmail 下手吧,雖然要重新開始使用另外一個電子信箱對某些人而言就像更換手機號碼一樣麻煩,不過就簡單的條列幾項我個人覺得 Gmail 非常誘人的優點,強烈建議大家試試看。

‧信箱空間最大,約 7GB,而且持續增加中
‧單封信件檔案大小限制較其他信箱大
‧預設介面簡潔,且可選用其他較為豐富的佈景主題
‧以「標籤」取代「資料夾」管理信件的方式
‧支援 POP3,意即可使用如 Outlook Express 等軟體收發信件

---

Google - www.google.com
Gmail - mail.google.com

22 March 2009

網誌的下一個可能


這幾天在看一本討論網際網路對於人們影響的書,感覺年代有些久遠了,畢竟還在那邊 DOS 啊、視窗啊很新鮮,感覺有些奇怪。像是在看一部顏色飽和度頗低的老電影。現代主義和後現代主義的對比,具體化了一些,不過還是似懂非懂的自覺更多了點。

有些書讀起來,會有一種「其實不用看這麼仔細嘛」,但真的跳過幾頁,又看不懂的感覺。到頭來,打破線性發展的邏輯,是時常被拿來形容網際網路是怎麼影響著所有人,但是真要了解什麼,好像又非得按照時間的先後順序去了解整個發展過程。當然我並不是說這有什麼衝突,而是,不同的意見繼續分歧著也是越來越平常的現象。

有這麼一類網誌,是專門在寫作趨勢分析這回事,不曾是我感興趣的部份,尤其是對於富含預言性的言論不是我寫作的重心所在。這學期修了一門課,老師要班上每位同學都寫一個網誌,作為整個學期評分的依據,主題當然是跟課程有關,想來想去學期也快過了一半了。好像是失眠一樣,想著該怎麼睡著的時候,不知不覺也就得起床了(作爛比喻倒是我擅長的項目)。

你覺得「網誌」是什麼呢?找些人來聊聊這個問題好了,或是弄成採訪的型式是目前想到的梗。如果後面沒有發懶或是想到更好(或是更省力)的方法,應該就是朝這個方向去作一個新的網誌(了吧)。

18 March 2009

以至於稱作煙花人

這個月初,就突然想到「煙花三月下揚州」這句詩,還費了好幾天才想起出處。其實有一支可以上網的手機似乎真的頗方便的,不過沒有多餘的預算。如果這樣可以稱作一種病,我不喜歡身上的錢雖然夠用,但是不足以想著身上有多少錢可以買哪些東西。為了維持身上的錢其實可以買隻不錯的手機,或是什麼雜七雜八的東西,所以就什麼都不要買,短期之內就可以一直這樣想下去。

剛開始是在網誌的副標上,然後即時通訊軟體的抬頭,遂以煙花人自居。借李長聲於《吉川英治與吉本芭娜娜之間》的話一說,如有個「煙花堂」稱呼的不論是商店或居所,雅的很!

如果要解釋自己對於「覺悟」一詞的認知,大概是對於很多事情很深地體認到,光是這樣一直「想」下去,終究不是個辦法、成不了事。表面上,我是說當自己在考慮時的那個表面,刪東減西的這個動作絕對不只是起著刪減本身的作用。找一個方向,投入時間與精神,拼下去。在那之前,思考拼下去的代價是一種無法回頭檢起那些在往後的日子回頭看,那些決定暫時放下的東西。所以「暫時」最後面成一種自我安慰的方式,覺悟變成是一種對於根本沒有「暫時」這回是存在的體認。

有的時候看著電視新聞上某些政治人物的嘴臉,不時苦笑自覺有時候自己似乎滿適合當政治人物的。我所說相似的那個部分是,對於和自己情感似乎沒太多直接關聯的事物,重新詮釋的那份能力如果重要技能之一是演技夠好的話,我不至於太生疏。

10 March 2009

煙花人散記(一)


到底事情沒有那麼簡單,沒辦法照著「應該是要這樣子喔」就這樣作,然後事情就跟想像中的都一樣了。也因此,這才開始體會高中以及再之前,那種「把教科書都看熟就是了,不然看多少就交差多少」是很單純的生活。簡單的生活當中,總是想要裝忙,所謂裝忙是拼命找事情做,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跨過的分界線,開始得拿著一份優先清單作篩選的動作。但最令人沮喪的是,有的時候你排在很前面的項目,卻不知早在多久以前就先被別人排除在外,是為一廂情願。

倒也不是放棄不放棄的問題,同時也不知到哪來的自信覺得自己是在等時機。冰箱的蛋糕放了一星期還沒有異味,母親說該拿去丟了,我說沒有發臭啊,母親說到那時候就來不及了。這時候或許需要一定程度上的心血來潮,才真的會把蛋糕拿過來說「那我吃看看」,然後整個下午等著看會不會肚子痛。如果無聊到那種程度,可是也真趣味地慘淡。雖然我沒那樣作,不過會這樣子想著,也算是某種方面的慘淡吧。

如果有人問我說,為什麼我覺得自己是台北人,我的回答應該是,如果你是在其他和台北香比較不都會的地方,找不到像台北這麼對味,但終究只是對味卻又少了一份名正言順,這大概就是我認知中的台北人。當然在這樣想著的時候,為了避免太過主觀,我會說,這是我假定我不是我的時候,而是變成另外一個人看「我」,才會這樣想的。

最近覺得家裡的 Nissan Cefiro 越看越順眼,真不敢相信在美國它其實是掛著 Infiniti I 的牌子在路上跑。衛星導航系統很久沒用,今天突然發現增加了語音導航功能,只是語音的句子就文法上真是非常完整,聽起來是那種很令人火大的感覺。省新的停車場變得很熟悉,還記得去年兵役體檢遇到芋頭,根本搞不清楚方向。他是在我抽血的時候過來站在後面叫我的,今年過年還找打麻將,「我不會打麻樣呀!」。

根據研究發現(誤),習慣家裡客廳新買的沙發,不需要一個星期,感覺就像是買了好幾個月了一般。你也同意嗎?可見你花太多時間坐在沙發上了,而通常坐在沙發上都不會發生什麼令人覺得「你真是個努力的人」的事情。為什麼沙發都是在那種價位?沒有那種五千元以內,物美價廉,適合學生購買的精美單人小沙發嗎?雖然我不是個窮酸的人,但對於某些事情,我只想用很窮酸的態度去面對,不然怎麼能換得在我真正想慷慨的時候慷慨呢?

卡片素材買是買了,可是還擺在旁邊,動都沒動!

3 March 2009

兩邊都出席的可行性

01

文章標題真是越來越成為我的困擾,尤其是自己從來比較偏好在網誌上流水帳般地記下東西。上個星期三「資訊科技趨勢分析」第一次上課,老師使用了一件非常具有創意的方式當作評量方式,大至上是大家都要弄個跟課程主題相關的網誌出來。不過我想說的重點是,關於自己新申請的 plurk 帳號。事情是這樣的,也忘了多久以前,是那種感覺沒有很久以前但是離現在也不算近的那種以前,我申請了 twitter,在知道 plurk 這東西之後仍然覺得因為自己已經有了 twitter 所以沒重新弄個帳號。沒想到,最後竟然是課程的關係,所以終究申請了 plurk。另外一件事情是,正好網路上這幾天其中一個熱門的話題是,彎彎在 plurk 上引起話題的事件,評論啊也連鎖效應地接踵而來。另外是在電視新聞撇到 twitter,不過我那時候是走經過電視前,不是正在看,所以也沒特別停下腳步來報導的內容是什麼。

好吧,總而言之,那是一種「喔喔喔,那個東西我也有在使用喔!」的心情,也不過僅止於這樣。那種東西的統稱是微型網誌(microblog),就篇幅上的限制確實可以如此稱呼,不過當然這種東西經過使用者應用以後,功能不是因為大小可以互相比擬的。有點像是容量 1G 和 120G 的隨身音樂播放裝置(PMP)在使用上絕對不只是裝多裝少的差別而已呢(?)!

上課的時候,同學提出了「Blogger 好單調」的意見,作為詢問老師是否一定要使用 Blogger 的理由,老師好不尷尬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確實,Blogger 後台所提供的佈景主題是少了一些,不過搜尋一下,就有很多不同的佈景主題可以套用呢!不過因為自訂 CSS 的自由度高,不同得佈景主體對於不熟悉 HTML/CSS 的人,都需要重新適應。好吧,到底我也沒那種號召大家一定要使用哪個 BSP 的動力,只是說真的,擁有一個 Google 帳號,其樂無窮啊!

02

上個星期,祖母轉進了署立新竹醫院,我還是習慣簡稱省新,就像到現在我依然稱國立新竹教育大學為竹師。去年的3月14日,兵役體檢也是在這,每每看到旁邊的那個小七,就想起我沒帶相片只好又打電話要母親把車開回來先載我去拍照。事後想想,應該不遠處就會有那種投幣式的證件照拍照機器,不過因為省新的位置沒有交通工具,還是不敢亂跑瞎耗時間,我跟那一帶並不很熟。

停車場裡面的車道設計是單向道,就是不能兜圈子找車位,兜圈子就得出停車場再近來一次,於是乎找車位必須在極小的空間當中迴轉來迴轉去,一下等車一下等讓車,一下看到車位卻因為自己逆向所以很理所當然地被搶走(畢竟人家可以很順理成章地當作你已經要開走了就大大方方地停進去)。在那一來一往之間,想起剛學會開車不久時,在中原夜市附近停車停了半個小時的窘境。雖然這也沒什麼好懷念的,不過那種窘境也是一種「過去了就不會再有」的情形呢,倒是話雖這麼說,不過也不會有什麼好感傷的吧。

自祖母生病住院以來,我很希望可以和祖父聊聊,不過礙於語言上的障礙,我還在找機會。這可不是什麼藉口,祖父的高階省話台語,往往一句話只剩下動詞,那種沒前後文的輔助,往往像是「去哪回來了?」的意思我都要連問個好幾次「啥?」才聽得懂。所以到底還是要找父親或母親來當翻譯,對話會比較順暢。

我希望祖母可以趕快好起來。

03

70年次的雅雯表姊要結婚了,我這才意識到,其他表哥表姊們的婚禮,我一次都沒參加過。婚禮是3月29日在屏東,3月28日晚上回聲樂團在 The Wall(台北)表演,我在想兩邊都出席的可行性到底有多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