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March 18, 2009

以至於稱作煙花人

這個月初,就突然想到「煙花三月下揚州」這句詩,還費了好幾天才想起出處。其實有一支可以上網的手機似乎真的頗方便的,不過沒有多餘的預算。如果這樣可以稱作一種病,我不喜歡身上的錢雖然夠用,但是不足以想著身上有多少錢可以買哪些東西。為了維持身上的錢其實可以買隻不錯的手機,或是什麼雜七雜八的東西,所以就什麼都不要買,短期之內就可以一直這樣想下去。

剛開始是在網誌的副標上,然後即時通訊軟體的抬頭,遂以煙花人自居。借李長聲於《吉川英治與吉本芭娜娜之間》的話一說,如有個「煙花堂」稱呼的不論是商店或居所,雅的很!

如果要解釋自己對於「覺悟」一詞的認知,大概是對於很多事情很深地體認到,光是這樣一直「想」下去,終究不是個辦法、成不了事。表面上,我是說當自己在考慮時的那個表面,刪東減西的這個動作絕對不只是起著刪減本身的作用。找一個方向,投入時間與精神,拼下去。在那之前,思考拼下去的代價是一種無法回頭檢起那些在往後的日子回頭看,那些決定暫時放下的東西。所以「暫時」最後面成一種自我安慰的方式,覺悟變成是一種對於根本沒有「暫時」這回是存在的體認。

有的時候看著電視新聞上某些政治人物的嘴臉,不時苦笑自覺有時候自己似乎滿適合當政治人物的。我所說相似的那個部分是,對於和自己情感似乎沒太多直接關聯的事物,重新詮釋的那份能力如果重要技能之一是演技夠好的話,我不至於太生疏。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