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2 April 2009

其實這樣不太好


這是 Nissan Teana 在台灣電視播送的廣告,大概是 2007~2008 之間的宣傳。廣告本身是作得不失水準,只是 Teana 和 Camry 兩者都使用到的關鍵字「領導」、「領先」等,除了較勁意味十足,倒是有點混淆彼此在廣告風格上的差異性。

我們家的車子是 2002 年底購入的 Nissan Cefiro,是 Cefiro 的末代款,過沒多久產品線(2.0~3.5)就由 Teana 取代。但也是因為如此,廣告當中出現的那句「超越 Cefiro 寧靜水準」就顯得格外刺眼。我認為,在為新的產品行銷時,突顯產品本身有所突破,應該避免拿同產品線的前一款產品作比較吧。

名字的日文發音閒談

前陣子才申請的 Plurk 帳號,沒想到已經玩膩了。看來,我還是不喜歡就這麼一句話、一句話丟著,感覺有東西沒講完、不暢快的感覺。也許是已經習慣,一定要有頭有尾、甚至是段落性的表現方式,要不然還真的不知道從何說起。有趣的是,前陣子上課的時候,透過 Alexa 的流量分析發現,Plurk 最多的使用者是來自印度尼西亞,真是個令人意外的結果!當然,這意外的來由,是帶有意識型態的那種成見,不過也不是到有偏見的程度。

上星期五從新竹上來台北時,母親托我拿東西要給一個阿姨,由於給的是公司的電話,所以我在下午的時候先行打電話確認,如果我四點下課再過去,會不會耽誤到那位阿姨的下班時間。結果,阿姨聽到我是要從世新大學過去時,表是她的兒子也是世新的學生,於是東西就這麼簡單地利用下課十分鐘的空檔交出去了。

上星期二葉老師上課時的「心定論」,至今還令人省思。心要定,定在一個地方,才不會猶豫。當然要講好聽話很容易,但是即便體認到自己目前學生的身分,但是想到碩士班可是歷來任何學制最短的時間,還是很難不去想那麼以後呢?以後呢?以後呢?(這樣的語氣總是會讓我想到人在巴黎的趙小姐啊!)

寒假買的村上春樹的書還沒動,那是目前散文風格我最喜歡的,小說的部分還不確定。畢竟除了《挪威的森林》,其他的東西都還沒看過。只是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因為當你確定不同語言之間,那種「語感」是不能被翻譯的時候,就會很懷疑到底是不是譯者的主體性也變得很強烈,以導致你不能確定到底是誰在寫作、誰在翻譯。簡單來說,就是因為不懂日文被擋在門外,所產生的一種猜忌的心態。不過最近背平假名背得很開心。

說到假名,我的名字用日文念超難聽的,尤其是對比於我們樂團 Liquid Punch 的貝斯手「松博文」的那股帥氣,真是天差地遠啊!「松(マツ)博(ヒロシ)文(ブン)」,寫成羅馬拼音就是「Hiroshibun Matsu」,根本就是日本人啊,犯規!哪有人姓松的啊!至於我的「吳(ゴ)宇(ウ)豪(ゴウ)」,松用了一個非常明瞭的比喻:「念起來根本就像是OXOX啊!」為什麼父親取名字的時候沒考慮到這點啊,他明明就會日文的啊...。

不過運用地最好的,還是周大娘吧。她的 MSN 暱稱上一直打著 Sako,一開始以為是她把英文名字取得比較東洋化罷了,直到不知道哪一天才意識到,原來是取其名字當中的「佐」字啊!而這個「子」字的應用,對比到 Liquid Punch 吉他手林子翔的身上,可就不怎麼有趣了。因為和其姓氏「林」連在一起,發音與「蘋果」接近(只差「子」沒有濁音),所以因此他已經被叫成「蘋果翔」(リンゴ‧ショウ)好一陣子了。直到他的身分證照片成為我們樂團的新話題...(下回待續 XD)

7 April 2009

兩難

對於電腦使用上的兩難,關於「速度」的那個部分,不是物理學的那種。最近住在新竹家裡的時間比較多,意味著我使用的不是我平時最常使用的這台電腦。在台北的這台電腦,因為大四時主機板燒掉之後除了機殼螢幕的全面換新,是相對於我在新竹家裡可以使用到的其他電腦,最新的一台(當然也是效能最好的一台)。但是,最大的反差卻發生在網路的連線速度,由於在台北住的地方,ISP 是一家較小型、到底多小不知道,就是有時候會慢到接近撥接的誇張龜速。

反之,新竹家裡的中華電信光纖,是那種會讓人 YouTube 一個影片換過一部的順暢,根據這幾天下載東西的經驗,1MB/s 不是問題。熟悉/不熟悉的電腦以及網路連線速度,形成了第一個兩難。

第二個兩難,發生在電腦效能(同時也包括熟悉/不熟悉的對比)以及鍵盤的習慣性。在新竹我所能使用到最熟悉的電腦,是我的 MacBook,但是那種薄薄的鍵盤說真的我到現在還是一點都不習慣,再加上 Mac 的中文輸入法還是沒有微軟新注音上手,一整個悲慘。

到頭來,以上的文字,可以將為什麼我在新竹寫網誌文章的意願會如此低落的原因,稍加整理,得出原來必須以下幾點條件皆符合,可以提昇書寫網誌的意願:

 ‧網路連線速度要快
 ‧電腦效能要好
 ‧鍵盤以及中文輸入法要是自己所熟悉會能夠適應的
 ‧長度大約一小時的偏好音樂播放清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