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9 May 2009

重要的事

如果生活當中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會因為作那件事情而感到充實,是一件好事。不過通常反過來說,又多少有些如果沒去作的話,會感到某種程度上的空虛。這到底是正反兩面,所謂「熱衷」或是「走火入魔」。更糟糕的是,生活中該專注的、想專注的事情,總是多樣的,彼此之間常常淪落為另外一件事情的藉口。

總是會想到自己國中的時候,除了自己課業上成績表現還不錯以外,其實也沒什麼其他的興趣,但卻會因為如此而告訴自己「唉呀!反正只要這樣,其實我就算是個還不錯的傢伙了呀!」還好這種想法到上了高中,成績開始爛到一個不行之後,就不見了。當然這不是雨過天晴那樣迅速的過程,當然課業成績也從此一蹶不振(XD)。

前陣子因為某些原因,導致許久沒有寫網誌,而這陣子因此心裡一直怪怪的。是否寫作變成了一種習慣之後,突然中斷都會有這種症狀:一直停留在還沒寫出來的東西一直想,過一陣子因為相同的幾件事情在回圈,就一整個空虛起來。雖然人生如果能夠愜意到整天發呆也不錯,不過那種生活還是留到 60 歲以後再說比較好。

寫作是一種奇怪的習慣,對於我而言。我不喜於也不擅於論述,但是到底寫作的樂趣在哪,也說不出個具體。真要勉強形容,我認為是,寫了之後,會更清楚自己在思考或想到的事情(的脈絡),而感到豁然。不過大多時候我也不否認,這種豁然如果太過於沉溺,也是不太好的。

因此我一直在想,寫作算不算是我的「興趣」。

雖然我曾經在大學志願卡上面劃上中文系,不過後來想一想還好沒上,畢竟當初高中在填志願卡的時候是天真到一個境界。高中生怎麼選一個適合自己的科系是另外一個話題,不過硬要扯,就跟碩士生怎麼訂定自己的研究主題有個共通點(注意,我有強調是「硬要扯」),都脫離不了所謂的「興趣」這件事情。

興趣有兩種很極端的結果,其一為「我的職業就是我的興趣,我感到很幸運」以及,其二「這事情只是我的興趣,我的工作跟這個無關」。於是有幾件事情就會出來了,到底當自己還有選擇機會的時候(通常在這個時代,是沒有什麼「來不及」的事情,喔,除了「不小心女方有了」那種事情例外),該怎麼拿捏就非常懊惱了。懊惱的點在於,自己沒有把握去確定到底自己對於該興趣的熱衷程度,有沒有辦法使之成為職業,或是其他發展的空間。

不過有一件事情是再清楚不過了,不要再把自己的懊惱推託給自己以外的人事物,尤其有個東西叫作「現實」常常是中槍的那位。事實上,如果作了什麼後悔的決定,「現實」這抽象的東西,也不會跳出來和你具體地陪罪,畢竟它本身就一點都不具體了。

「有想作的事情,就快點去作吧!」這種狗屁到不行的屁話,其實真要作到還是不容易。不過生活中總是要找到這樣重要的事情,那個重要,不是別人給你的肯定(那是附加的),而是自己可以因此感到對自己的肯定,就是重要的事情。

如果你看日本 AV 看得很開心,想要多深入了解,就趕快去學日文吧!很多 AV 女優都有自己的網誌。如果你很羨慕 AV 男優的工作,趕快鍛鍊身體,飛去日本應徵吧!(這算誤嗎?)如果你喜歡寫網誌,就趕快蒐集素材動筆;如果你想要玩樂團,就趕快練樂器吧。如果你的興趣不是一天可以花費你一定時間投入去執行的事情,就稍微避免一下在那嘴砲說:「唉呀!這只是興趣呀!」

17 May 2009

新筆電踩三下(不是我的)


圖1 - 大學畢業紀念冊內頁截圖 (2008.05.21)

這張圖是去年五月,大學畢業紀念冊的內頁截圖。時間很快又過了一年,真的是很誇張。星期二下午上課上到一半,還在當兵的吳政達導演(圖中手持 DV 者),打了電話過來。簡訊:「我在上葉(老師)的課,幹嘛?」,吳回傳:「這麼注死喔,找你打撞球啊。」,「下課再打給你吧!」。於是,星期二下午,本人可憐至極的撞球實力,終於達成生平第一次 14-1 掃台,不過也就一杆 14 顆,沒再多了。

大三開始卯起來拍片,沒作業拍還要想梗硬是要拍,結果 KWIT 紀錄片計劃雖然才完成整體其中的一個短短的 episode,剪都還沒剪,就莫名奇妙畢業了。當時大四拍的畢展開幕短片也不知道怎樣,就這樣拖到現在,再拿出來上傳 YouTube 除了「典藏」以外的意義還真是沒別的了。

Liquid Punch 第一次練團是去年的六月底,我們這幾個人彼此認識也差不多一年了。到底當別人問起「什麼時候有表演?」這種問題的時候,我們終於快要有辦法正面回答了。這種問題可真是在過去一年,不是太好回答的東西。總不能簡短地回應「目前沒有」,而不解釋一個樂團何以還沒開始表演的原因。應該要有一個新手樂團專用 FAQ 的題庫,正是數位化的趨勢啊(誤)。

星期二晚上差不多也睡足了六個小時左右,確不知道為什麼星期三從一大早就昏昏沉沉,整天的行程卻還跟著別人跑來跑去。早上三個人上課的知識管理研究,簡直就是大放空,好不容易撐到中午才下課,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當天下午一點,東森新聞主播吳宇舒到我們學校小型演講,可是偏偏當天下午的課老師要我們去師大聽研討會。真是難得的機會,那可是某天在 R 棟一樓巧遇好久不見的小契,拿給我的傳單才知道的資訊,好不容易想說有機會和老姊(大誤)來我們學校可以要個簽名,結果卻跑去她的母校(這真的是太牽強了)。

演講聽到一半就中途離席了。於是又個跟著老孫、蕭同學前往光華商場,蕭同學的添購筆電大冒險。老孫是個陪買電腦商品的好夥伴,請大家有相關需求者內洽,他說正妹優先,正妹三人成團另有特別服務(大誤)。說真的,現在的筆電真的是好便宜,原本 DM 看定的 Asus F8 系列兩萬三左右的價位,最後不敵 HP Compaq CQ40 兩萬整的報價。兩萬元現在已經買得到基本款的獨顯配備啊,想到我 2006 年夏天花了五萬二買的 MacBook 沒獨顯、記憶體上限 2G、而且是燙到靠夭的 Intel CoreDuo,就很ㄎㄎ。陪看電腦的時候,老孫也忍不住:「看到我都想買了!」。

總而言之,恭喜蕭同學終於買了筆電,大家日後在學校看到他,他說可以把他的筆電拿來給大家踩三下(誤),機會難得,敬請把握!

11 May 2009

《Bangkok Dangerous》(2008) 電影觀賞心得


電影《Bangkok Dangerous》海報
(圖片來源:Wikipedia)

上個星期五晚上,看了由 Nicolas Cage 主演的電影《無聲火》(Bangkok Dangerous, 2008),偶爾練習寫個電影心得,雖然感覺一定會很弱。注意,本文有提及劇情內容,可能會減低觀影興致,因此請自行斟酌是否要繼續閱讀。上網查了一下資料,這部片其實是相同導演,重拍他們在1999年的同名作品(Bangkok Dangerous, 1999)。

本片男主角 Nicolas Cage 同時身兼製片的身份,在網路上許多評論,皆形容此舉為因其近期作品過於芭樂所導致聲勢下滑,因此希望藉由此片重振自己動作英雄的美名。很不幸的是,繼《Ghost Rider》(2007)之後,本片還是令人覺得過於公式化,可能是連喜歡 Nicolas Cage 的人都會覺得失望的結果。我認為,詮釋角色的生動與否,是很重要的一個部分,在《The Weather Man》(2005)劇中,Nicolas Cage 就將氣象主播的中年危機以及其他等等詮釋地幾近完美、頗有氛圍;但是到了本片看 Nicolas Cage 飾演名為 Joe 的殺手,只會愈看愈覺得,「他就是 Nicolas Cage」,而不是劇中的那個角色。

到底我還是很主觀地覺得 Nicolas Cage 不大適合這樣性質的角色:冷酷的殺手。氣質使然?變態地殺手,倒是不錯,可參考吳宇森導演的《變臉》(Face/Off, 1997)。雖然我沒看看過《Bangkok Dangerous》的原作,但上網查了資料才豁然開朗,中文片名為「無聲火」的原因,原作的設定當中,主角是個聽障的殺手。而本片,則是將聽障的設定改到女主角 Fon(楊采妮飾演)身上。如同其他人的評論一般,因此不難想像男主角的悲劇成分,因此減低了不少。像這種描述殺手逐漸因為良心發現,而決定懺悔或幹嘛的主題,在現今其實不是什麼太新鮮的故事,因此電影敘事的細節,便相對地成為極重要的表現之處。

而本片不理想的地方,便是這些描述主角 Joe 如何從冷酷殺手,逐漸轉為和一般人有情感、有惻隱之心的各個環節。首先,主角所面對的不同情境,感覺上過於破碎,彼此之間沒什麼連結。藉由這些零碎的事件,要說服觀眾主角 Joe 如何從中領悟了什麼道理,是過於牽強的。為什麼原本在執行任務完畢之後,就將線民全部斬除的一個殺手,卻在新的這一個線民,不過被路上痛毆了一頓,便決定收他為徒?主角 Joe 在夜市找上他時,還打從心底認為他是一個不需要存在的人,不是嗎?「要找垃圾,就要去垃圾堆裡找」。而這位配角 Kong,也是莫名其妙地從一個街頭的小混混,就變成一個有為上進的好青年了,很莫名!男女主角的關係,更是肥皂那般地誇張,簡直是成為一位老美演員和一位台灣女演員,在泰國拍的偶像劇吧......(?)。

4 May 2009

Nissan Teana feat. 土岐麻子


影片01 - Nissan Teana Commercial, Debut (2008)


前陣子開始在電視上看到 Toyota Camry 改款的廣告之後,因為很好奇外觀有沒有改,所以無聊的時候會去翻汽車雜誌。便利商店翻、在學校空堂也去圖書館翻,好不容易找到答案之後,卻意外地發現 Nissan Teana 即將改款的消息。由於 Camry 車尾部分,僅改變車燈組的燈泡排列方式,而車頭部分也僅小改(畢竟我們大多時後在路上看到車子都是注意到車尾比較多),因此終於看出個差別在哪之後,真的有找到答案的成就感。上星期開始,已經在台北市信義區看到三、四台的新款 Camry,尤其是後車燈開啟的傍晚,就會非常明顯了。

雖然平常沒事就會到汽車桌布網站 NetCarShow 閒逛,不過由於該網站是以美規車為主,因此在台灣極為普及的 Toyota Camry 和 Nissan Teana 都看不到。美規的 Camry 其實不大帥氣,台灣現行款的 Camry 在維基百科上有看到相似外觀的 Toyota 跑車 Aurion。而 Teana 在美國的產品線,是採用相同平台(platform)外觀上卻不太相關的 Nissan Altima

因此在雜誌上看到將有新款 Teana 出現的時候,第一個便是想到前往 Nissan 日文官網查看,外觀上確實頗為驚豔。Teana 渾圓的外型,過分的俏皮感,在這次的改款當中以優雅的後車燈輪廓取而代之。雖然形象車款的紫色外型,我覺得有點過份前衛,不過還是不失 Nissan 2.0/3.0 車系一向給人沉穩的風格。不過偷跑到日本網站看到外型,感覺就像被雷到一樣,反而在台灣電視上出現「All New Teana,5月1日敬請期待」之時,沒了新鮮感。

第一次看到這支日本的 debut commercial(影片01),只覺得影片中的女生妝很濃,然後撇到右下角「土岐麻子」這個名字。直到今天無聊又在 YouTube 上亂點,才發現原來土岐麻子是個有 CM 女王(很多廣告都會出現其作品的意思)封號的爵士樂主唱。廖小姐說她聽過這個名字,她說:「她是甜美可愛風格的主唱」。由於爵士並不是我所偏好的曲風,最後找到 toe 的這首 Goodbye(影片02),總算是自己覺得喜歡的一首歌。不過,當發現土岐麻子並不是 Goodbye 的原唱,又難免小失望一下。這時,會成林子翔知道這個名為 Toe 的日本後搖團了。雖然我覺得 Goodbye 這首歌好聽,是因為聽起來很電音,我連想到的反而是 Caroline Lufkin,哈哈哈。


影片02 - Toe feat. 土岐麻子,〈Goodbye〉


---

相關網站:

Nissan Taiwan
日産自動車ホームページ
toe
土岐麻子(Wikip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