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May 19, 2009

重要的事

如果生活當中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會因為作那件事情而感到充實,是一件好事。不過通常反過來說,又多少有些如果沒去作的話,會感到某種程度上的空虛。這到底是正反兩面,所謂「熱衷」或是「走火入魔」。更糟糕的是,生活中該專注的、想專注的事情,總是多樣的,彼此之間常常淪落為另外一件事情的藉口。

總是會想到自己國中的時候,除了自己課業上成績表現還不錯以外,其實也沒什麼其他的興趣,但卻會因為如此而告訴自己「唉呀!反正只要這樣,其實我就算是個還不錯的傢伙了呀!」還好這種想法到上了高中,成績開始爛到一個不行之後,就不見了。當然這不是雨過天晴那樣迅速的過程,當然課業成績也從此一蹶不振(XD)。

前陣子因為某些原因,導致許久沒有寫網誌,而這陣子因此心裡一直怪怪的。是否寫作變成了一種習慣之後,突然中斷都會有這種症狀:一直停留在還沒寫出來的東西一直想,過一陣子因為相同的幾件事情在回圈,就一整個空虛起來。雖然人生如果能夠愜意到整天發呆也不錯,不過那種生活還是留到 60 歲以後再說比較好。

寫作是一種奇怪的習慣,對於我而言。我不喜於也不擅於論述,但是到底寫作的樂趣在哪,也說不出個具體。真要勉強形容,我認為是,寫了之後,會更清楚自己在思考或想到的事情(的脈絡),而感到豁然。不過大多時候我也不否認,這種豁然如果太過於沉溺,也是不太好的。

因此我一直在想,寫作算不算是我的「興趣」。

雖然我曾經在大學志願卡上面劃上中文系,不過後來想一想還好沒上,畢竟當初高中在填志願卡的時候是天真到一個境界。高中生怎麼選一個適合自己的科系是另外一個話題,不過硬要扯,就跟碩士生怎麼訂定自己的研究主題有個共通點(注意,我有強調是「硬要扯」),都脫離不了所謂的「興趣」這件事情。

興趣有兩種很極端的結果,其一為「我的職業就是我的興趣,我感到很幸運」以及,其二「這事情只是我的興趣,我的工作跟這個無關」。於是有幾件事情就會出來了,到底當自己還有選擇機會的時候(通常在這個時代,是沒有什麼「來不及」的事情,喔,除了「不小心女方有了」那種事情例外),該怎麼拿捏就非常懊惱了。懊惱的點在於,自己沒有把握去確定到底自己對於該興趣的熱衷程度,有沒有辦法使之成為職業,或是其他發展的空間。

不過有一件事情是再清楚不過了,不要再把自己的懊惱推託給自己以外的人事物,尤其有個東西叫作「現實」常常是中槍的那位。事實上,如果作了什麼後悔的決定,「現實」這抽象的東西,也不會跳出來和你具體地陪罪,畢竟它本身就一點都不具體了。

「有想作的事情,就快點去作吧!」這種狗屁到不行的屁話,其實真要作到還是不容易。不過生活中總是要找到這樣重要的事情,那個重要,不是別人給你的肯定(那是附加的),而是自己可以因此感到對自己的肯定,就是重要的事情。

如果你看日本 AV 看得很開心,想要多深入了解,就趕快去學日文吧!很多 AV 女優都有自己的網誌。如果你很羨慕 AV 男優的工作,趕快鍛鍊身體,飛去日本應徵吧!(這算誤嗎?)如果你喜歡寫網誌,就趕快蒐集素材動筆;如果你想要玩樂團,就趕快練樂器吧。如果你的興趣不是一天可以花費你一定時間投入去執行的事情,就稍微避免一下在那嘴砲說:「唉呀!這只是興趣呀!」

2 comments:

  1. 能打嘴砲推託興趣我倒覺得還算是好的,
    要像我連個興趣的梗也想不到,
    這才想哭XD

    ReplyDelete
  2. 梗... 去找一個啊找一個啊找一個啊~ 沒那麼難找吧?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