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2 June 2009

形式

昨天晚上(06.21)可能是 Liquid Punch 組團以來,最隨興的一次。訂到一家沒有 kb 的練團室,大家索性就開始玩起大風吹,我起碼也在那邊唱了不下一個小時。原來我們團的歌,我唱得出來的歌詞句數一隻手出數得出來。原本要幫忙拍照的秀秀小姐臨時無法赴約,真是可惜,更可惜的是松還生出一台單眼相機。很無奈地沒有腳架,完全不受控制的團照到底能不能用,拿相機的人回家就沒上線了,看了才知道。

雖然感覺上是很形式,報名就是要交照片,雖然說到底樂團報名要附照片這件事情跟音樂本質上的關聯在哪,我還真的不知道。總而言之,就是要有一張照片,裡面要有全部的人,不禁讓人想著評審有沒看過照片到底對於音樂作品的評分上會起著什麼樣的作用。

大學畢業的那場我沒去,這次去了有說不上的一種,參與的喜悅。戚戚焉,心想著一年後同樣的形式(同樣的是取得學位過程的一種形式),要那樣發表,就覺得有些驚悚。發表是一種實證的結果,某種程度上有形式、也有非形式的部分,但是狗屁的地方在於必須付出自己活生生的心力,去面對一個沒什麼辦法減低它形式成分的形式,是很哭笑不得的。偏偏這世界上就是有一群人,會用他們的最高道德標準,來評論非常形式的這件事情。這幾天,我一直在想如果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話,掩飾憤怒的停損點在哪。

真是,有所感觸,有所感觸。

21 June 2009

吳興街

台北有些路名、地名,之於我的關係,那個過程是很奇妙的。就像是,我雖出生在台北,但是「台北人」始終只能是「自稱」的成分居多,正當性永遠少了那麼一些。甚至有些人都還說,我反而是「印尼人」(有沒搞錯啊,那我父親才是吧?)的正當性還比台北高了一些。反正最後到底是哪裡人,也只是一種宣稱、一種文案上的用詞而已。前天才去周大娘的畢業音樂會,喔!那節目單上,「周枻佐,台北人…。」,真是酷斃了!(然後她一定會接,「是哪裡酷了?」)

以前有在網誌上討論過羅斯福路、辛亥路(雖然我也忘了在哪篇),這次的主題是吳興街,沒有為什麼,因為我現在住在這。好好的一個世新正在念第五年的人,跑到吳興街只有莫名奇妙,我也真好奇當我告訴母親我要搬到這的時候,她心裡在想些什麼。大概是「這孩子真的長越大越沒腦」之類的吧。第一次知道有吳興街這個路名,是從公車上看到的,是那「1」路公車。第一次知道它在哪是從基隆路轉進去的,想說可不可以直接切捷徑到信義路,結果大失敗,因此敬而遠之了一陣子。直到去年組了 Liquid Punch 這個團,楊、廖皆住這一帶,才開始比較認識這附近的小路。

父母親都是半個老台北,不過也只有半個。他們以前住過吳興街,是那個信義區和現在不可同日而語時後的吳興街。父親從大學畢業,到台北當兵到去印尼創業之前,都住在台北;母親多了他幾年,應該是國中畢業吧(我有試圖和三阿姨證實過,只是她也記不得確切的年份)。他們住在吳興街的時候是在我出生之前,我幼稚園住的是內湖,這兩個地方的共通點就是二十年前的房價和現在簡直是用翻幾翻來算。好吧,我也只是在想,如果哪天父母親有空來這走走的話,他們是不是有辦法指認他們當初住在哪個門牌號碼,真的會很好奇。

昨晚正巧在 PTT 的信義板上看到有個世新碩班的新生,發問吳興街底到世新的路線該怎麼騎,我可是最近才研究好的,馬上詳細地回個站內信。兩條主要路線,差別主要是在軍功路或辛亥路,雖然我比較想要開車走信義快。搬來這一個月,整理得也差不多了,有空的話歡迎來坐,徵求一同觀看「真情滿天下」的同好(誤)。

第二套佈景主題

從 2006 年 10 月到現在將近三年的時間,終於把這個網誌換上了第二套佈景主題。

原來的那一套藍底的佈景,是 Blogger 後台提供的,換了一些顏色、字體,就一直擋到現在。不敢亂換的原因有二,一來 Blogger 後台自由度太大,而通常非關方提供的,很多設定都得衝進去 CSS 裡面慢慢改,大部分我看不懂;再者,也沒真的看到多少滿意的。這種東西要挑到順眼的,也頗難的。

旁邊側欄的那些 widget,我沒研究出來要怎麼套佈景主題而不去消除掉它們,所以當我換上新的佈景主題,可是又一個一個把它們掛回去,真是蠢到不行的一種舉動。拿紙稍微記了一下 widget 的排序,才發現原來又臭又長的側欄竟然多達 19 個,還真的是第一次去數它。這個佈景主題有個很糟糕的地方,就是如果把 Blogger 的導覽列(NavBar)顯示出來,背景圖會破掉。這樣要登入很麻煩。總之,我只稍微更動了字體字型、大小,如果也喜歡這個佈景主題,可以到下面這個連結去下載。

Inove - (BTemplates.com)

17 June 2009

直播電台測試過程

昨天從睡醒之後,為了今天早上的期末報告,便將自己壓在電腦前面,當然不到最後一刻是沒有動筆,忍到八點半還是下樓到客廳看「真情滿天下」。也不知道為什麼,報告總是在最後一刻會寫得比較順手,或許是心理使然,是否是心裡深處想著,再不寫要掛了橫豎都得硬幹出來,那樣地豁出去。

忘了多久以前,我曾經試著想過要自己辦一個網路電台,而這件事情,今日凌晨,隔壁房間的電腦真的成為直播網路電台的主播台了!這真是太神奇了,雖然延遲時間有到 10 秒,不過終究是 LIVE 啊!這雖然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技術,不過總而言之,就是一整個事情發生了,還是會感到很訝異呀。

到底楊怎麼搞出來的,我也沒參與到過程,只知道是透過一個 Winamp 播放器的外掛,就可以送出電腦自身的音訊了。於是開始播歌,播歌播膩了便拿著 mic 對還沒睡覺、被我們從 msn 強播連線收聽的第一批聽眾胡扯瞎扯。也因此我的期末報告撰寫中間耽擱了兩個小時左右,所以依此反推,如果我沒去玩那個電台的話,我應該至少有兩個小時可以睡覺呢。

14 June 2009

雜念小整理

失眠的原因有很多種,雜念太多是一種。模型大概是這樣,就寢準備睡覺的時候,心裡想著「幾點要起床,所以可以悠哉地去早餐店吃個早餐再去學校」→「上課認真作筆記」→「空堂很有精神地去吃飯」→「補充體力完之後更認真的作筆記」→「離開學校好好利用自己的時間」。想著想著,就睡不著,然後實際上的流程就變成「很痛苦的起床」→「快要遲到了!」→「上課沒精神」→「午餐時間很想下午蹺課回家睡覺」→「上課不小心睡著了」→「一回到家就真的睡掛了」。

然後到了下一個應該睡覺的時間,失眠的原因再加上一條「在不該睡覺的時間睡太久了。」

好吧,至少最近這幾天,我都很安分地長時間坐在電腦前面寫期末報告,只是眼睛持續盯著螢幕到一種極度痛苦的境界。大雨下一整天,晚餐是楊和洪提議的外送雞排,我真是落伍了原來雞排也可以外送,真是不錯。15 元的蜂蜜紅茶其實很不錯,應該要買兩杯的才對。對照前一天晚上貴死人、量又少的東區某燒烤,真是實在多了。

回到正題(真是難得有正題這種東西)。碩士班讀了一年多,我發現自己的學術語言沒進步多少,當然歸咎於自己的不努力。理由也不外乎,東西看得不夠多、寫得不夠多(與本文無關的註解:書寫至此,楊正淩在隔壁房間正在練習他衷愛的黑腔,不斷發出低沉的吼聲...)。知識管理的領域有種東西叫作「知識盤點」,雖然自我盤點的過程當中會覺得自己很蠢,那種蠢的程度大概就像自己寫一封履歷表寄給自己一樣。不過,知識管理這樣理論性的架構,多少可以讓人體驗到,將抽象的事物具體化的方法。

理論是抽象的,但也是具體的。或是說,當理論是一種方法的時候,是能夠具體的執行的,但是在執行之前,令人感到的不確定感,才會讓人覺得有「抽象」的感覺吧?

這學期因為作業的關係,另外寫了一個主題是關於社交性質網站的網誌。當然一開始的動機,是很天真地認為「介紹這些網站應該很有趣吧!」,才寫沒幾篇,就覺得作介紹真是一件麻煩的事情。甚至都還沒下定義,那些我心裡想的一些關於什麼是「社交性質網站」?什麼是「社群網絡」?通常面臨到這樣的問題,會有兩種反應可以選擇:一,「這東西我不太熟,我覺得應該是...」;或者,二,「我認為可能是...」。通常後者會比較戰戰兢兢,不過對於自己的收穫會比前者多一些。不管是寫下來或是用口語表達,至少對於那(些)事務,會有比較具體的認識(或是說,比較清楚知道自己的認知到了什麼程度)。

寫學校作業的過程當中,第一個要釐清的點是,什麼東西絕對不是自己說得算,但也不可以自己什麼都沒說到、全都是別人說的。換句話說,不能是絕對地倒向主觀或是客觀地任何一邊,而是要在這之間找到一個平衡。舉個例子:

「Blog」是什麼?「Micro-Blog」是什麼?「Web 2.0」是什麼?

在回答以上幾個問題,再繼續追問「為什麼有了 Blog 的人,還願意使用 Micro-Blog?」,為什麼不用即時通訊軟體就好?總之,回答問題不是用想的,是要去找答案。答案找來不是就找到了,而是這個時候才開始要想(思考)。喔,好麻煩,我有點不想解釋這些東西了。就這樣!(這就是網誌跟期末報告最大的差別,沒梗了就可以收手...)。

---

附錄:

偶然看到以下這段話,真是太妙了。Muser(2003)提到:「台灣第一本架設參考書籍《MOVABLE TYPE 完全手冊》出版,台灣開始比較廣泛的知道 Blog,但是 Blog 之譯名則相當不負釋譯之責,不但直覺上顯得難懂且具有自我矮化意識,彷彿自認為群聚之徒,一眼可知其為自認高學識份子所譯,不但扭曲原意且相當難看。」(檢索日期:2009.06.13)當初忘了在哪裡看到「部落格」譯名由來的解釋,說「格」是因為 blog 當中的板型都是「一格一格的」,有夠靠北。

12 June 2009

Liquid Punch:練團側拍影片(2009.05.31)

我們 Liquid Punch 成立於 2008 年 6 月,在過了一年的現在,終於準備好要和大家見面了。以下附上的是 5 月 31 日當天晚上,練團的側拍影片。影片的拍攝其實是要為了繳交某個演出活動所要求的附件,而當時這決定倉促,因此臨時也沒借到 DV,因此是由數位相機所拍攝。影音品質有些折扣,不過還是請大家多多捧場。下個月如果有確定的演出場次,再擇期公佈,希望大家可以參與到 Liquid Punch 的第一場對外演出!


Liquid Punch - Complete It (2009.05.31)



Liquid Punch - Terrify (2009.05.31)

其實,上字幕還滿累的...。

期末報告很令人惱怒

搬家之後的第一次上博客來買書,從軍功路的小七換成了吳興街 520 號那家(門市名稱忘了,反正不重要)。期末報告其實不多,有些從學期初就開始寫一點、寫一點,但是越接近期末就越想扔在一邊裝死。喔對,上個週末學校的畢業典禮,在那前幾天經過搭建的會場時,心裡想著「大學畢業一年了」這樣。同一個場地,明年還要再來一次典禮,只是那次參加典禮不一定有證書就是。

這幾天天氣很差,只有熱到很誇張和雨下得很大的差別。上星期因為偷懶不想穿鞋子,所以也沒穿外套,再次被曬傷,還是別亂來的好。這個困擾的點在於,我的夏天外套是西裝版型的外套,所以不能配拖鞋,沒想到這樣也能成為困擾。話說,這樣性質的內容,出現在男生的網誌,可真是一點都不端莊呀!

星期一去燦坤買東西的時候,和楊在那邊玩 iMac 的 GarageBand '09,介面真是漂亮許多。不過很可惜 OS X 10.4 不能安裝不能安裝不能安裝。這才發現我許久沒去蘋果的官網閒晃了。MacBook 系列的產品有些令人看不懂的變動,原本以為將要全面鋁化的筆電產品線,現在既然把鋁殼的 13 吋拉去 MacBook Pro 的家族,而 MacBook 則是由小白繼續撐腰。所以合理的推測是,蘋果的白色外型仍然是不可捨棄的重點嗎(XD)?另外,iPhone 家族的新產品 iPhone 3G S,希望可以讓原來的舊產品掉些價錢啦,不然真的買不下手。降價!降價!降價!(吼)

另外,蘋果推出了最新的瀏覽器 Safari 4,終於中文網頁顯示的預設是新細明體了。不過最近沒什麼心情去轉換,畢竟 Firefox 用得好好的。雖然有事沒事一直 Cover Flow 很煩,不過網頁弄成這樣,尤其在找瀏覽記錄的時候,似乎會實用不少。不然每次在找記錄,看著那些詭異的標題和長得不像話的網址,是有什麼用,那可是兩個瀏覽網頁的時候,瞄都不會瞄到的欄位耶!有興趣的人,可以去下載來試看看啊!


以 Cover Flow 查看瀏覽記錄

---

相關文章連結:
WWDC 09 - Apple 產品線大幅更新、大降價!!! - MacUknow

7 June 2009

草帽與海洋


沒有網路,生活大概就殘了一半,那是每天按照自己上網喜好坐在電腦桌前面打死都不會承認得事情。親愛的中華電信,我們從 05.22 申請到現在,是還要不要裝機?真的久得有些誇張。學期剩下兩週,沒有網路報告很難寫。

這星期最大的驚喜,就是趙小姐回來台灣了!這件事情很突然,當然對她而言,回來台灣是她的行程沒錯,不過從五月底開始沒網路,MSN 沒上線大概是讓自己覺得這件事情真的這麼突然的原因吧。高三辦的那隻終身免月租的 PHS,自從大三受不了很不穩定的通話品質,因而買了一隻 940 元的 Motorola V3 之後,根本就沒在使用。直到前陣子覺得,沒事還是開著機,以免有人不知道新號碼找不到。

星期四下午,和楊討論報名海洋音樂祭封面的時候,那隻電話突然響起。看著有點似曾相似的號碼,鍵入平常在用的手機一查,喔天啊!趕快把電話接起來。「我在台大急診室,可以過來嗎?」,「哇靠!你什麼時候回來台灣的?」,「這不是重點吧!」。我當然知道那時候問那個當然不是重點,我只是真的沒反應過來我只要去到台大醫院就可以見到我以為還在法國的人嘛。下大雨的困擾,在那天倒是沒什麼影響到心情。另外,還意外地搭乘了 Lexus GS350 一小段路,不過為了避免讓趙姑姑以為我是個怪人,我很克制地沒有探頭到前座看個仔細。

隔天(星期五),是海洋音樂祭報名的截止日,於是上網查了哪裡有 Double A 可以印封面和歌詞內頁,就出門了。出門的路線完全不在我們的控制當中。從吳興街出發,第一站的 Double A 就跑到了福華飯店附近的巷子裡,緊接著很難買的 CD 空殼,最後到了光華商場解決。善導寺捷運站附近,還添購了小文具以及氣泡布(我們也因此知道原來它叫作氣泡布),麥當勞點了餐、包裝,最後在趙小姐家樓下(中山南北路、忠孝東西路口)的郵局寄出,真是個莫名奇妙的移動路線。

5 June 2009

搬好家

快六月了(這篇文章不是一口氣寫完的,所以)。這是一句很標準的網誌常用語句加內容,像是數綿羊般地,那樣反覆出現。網誌快廢了吧,最近意識到這種事情,是右下角「部落格觀察」名次掉到五位數。心想著,畢竟自己不是明星呀、或是什麼被關注的公眾人物。不過也不是希望因此被關注,只是體認到,經營網誌這種東西到底還是跟付出的程度呈現相關性的。

家搬好了,這是上大學之後在台北第四次換住處,倒是學校沒有換,住得離學校愈來愈遠。從學校旁邊、新店、木柵,到現在的信義區,都是彼此差異不小的地方。啊,所以咧?就是要上課去學校的時候,越來越不容易遲到。沒錯,住比較遠都會提早比較多時間出門。

不過住在吳興街這邊,有件事情就方便很多,那就是外食非常好選擇。不會像是大學的時候住在景美,吃鍋貼吃到怕,麥當勞也都覺得噁心了。連景美夜市的炒飯炒麵都可以令人作嘔...。

05.31 練團,由於要準備報名表演的影片,所以當天拜託楊的同學來攝影。心理作用地非常大,多了一台相機,情緒就整個很不自在,天啊這樣上台還得了。影片準備好了,海洋的報名附件也弄好了,表演應該在不久的以後了。第一次上台,未知數很多,所謂的默契值趨近於零,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