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June 14, 2009

雜念小整理

失眠的原因有很多種,雜念太多是一種。模型大概是這樣,就寢準備睡覺的時候,心裡想著「幾點要起床,所以可以悠哉地去早餐店吃個早餐再去學校」→「上課認真作筆記」→「空堂很有精神地去吃飯」→「補充體力完之後更認真的作筆記」→「離開學校好好利用自己的時間」。想著想著,就睡不著,然後實際上的流程就變成「很痛苦的起床」→「快要遲到了!」→「上課沒精神」→「午餐時間很想下午蹺課回家睡覺」→「上課不小心睡著了」→「一回到家就真的睡掛了」。

然後到了下一個應該睡覺的時間,失眠的原因再加上一條「在不該睡覺的時間睡太久了。」

好吧,至少最近這幾天,我都很安分地長時間坐在電腦前面寫期末報告,只是眼睛持續盯著螢幕到一種極度痛苦的境界。大雨下一整天,晚餐是楊和洪提議的外送雞排,我真是落伍了原來雞排也可以外送,真是不錯。15 元的蜂蜜紅茶其實很不錯,應該要買兩杯的才對。對照前一天晚上貴死人、量又少的東區某燒烤,真是實在多了。

回到正題(真是難得有正題這種東西)。碩士班讀了一年多,我發現自己的學術語言沒進步多少,當然歸咎於自己的不努力。理由也不外乎,東西看得不夠多、寫得不夠多(與本文無關的註解:書寫至此,楊正淩在隔壁房間正在練習他衷愛的黑腔,不斷發出低沉的吼聲...)。知識管理的領域有種東西叫作「知識盤點」,雖然自我盤點的過程當中會覺得自己很蠢,那種蠢的程度大概就像自己寫一封履歷表寄給自己一樣。不過,知識管理這樣理論性的架構,多少可以讓人體驗到,將抽象的事物具體化的方法。

理論是抽象的,但也是具體的。或是說,當理論是一種方法的時候,是能夠具體的執行的,但是在執行之前,令人感到的不確定感,才會讓人覺得有「抽象」的感覺吧?

這學期因為作業的關係,另外寫了一個主題是關於社交性質網站的網誌。當然一開始的動機,是很天真地認為「介紹這些網站應該很有趣吧!」,才寫沒幾篇,就覺得作介紹真是一件麻煩的事情。甚至都還沒下定義,那些我心裡想的一些關於什麼是「社交性質網站」?什麼是「社群網絡」?通常面臨到這樣的問題,會有兩種反應可以選擇:一,「這東西我不太熟,我覺得應該是...」;或者,二,「我認為可能是...」。通常後者會比較戰戰兢兢,不過對於自己的收穫會比前者多一些。不管是寫下來或是用口語表達,至少對於那(些)事務,會有比較具體的認識(或是說,比較清楚知道自己的認知到了什麼程度)。

寫學校作業的過程當中,第一個要釐清的點是,什麼東西絕對不是自己說得算,但也不可以自己什麼都沒說到、全都是別人說的。換句話說,不能是絕對地倒向主觀或是客觀地任何一邊,而是要在這之間找到一個平衡。舉個例子:

「Blog」是什麼?「Micro-Blog」是什麼?「Web 2.0」是什麼?

在回答以上幾個問題,再繼續追問「為什麼有了 Blog 的人,還願意使用 Micro-Blog?」,為什麼不用即時通訊軟體就好?總之,回答問題不是用想的,是要去找答案。答案找來不是就找到了,而是這個時候才開始要想(思考)。喔,好麻煩,我有點不想解釋這些東西了。就這樣!(這就是網誌跟期末報告最大的差別,沒梗了就可以收手...)。

---

附錄:

偶然看到以下這段話,真是太妙了。Muser(2003)提到:「台灣第一本架設參考書籍《MOVABLE TYPE 完全手冊》出版,台灣開始比較廣泛的知道 Blog,但是 Blog 之譯名則相當不負釋譯之責,不但直覺上顯得難懂且具有自我矮化意識,彷彿自認為群聚之徒,一眼可知其為自認高學識份子所譯,不但扭曲原意且相當難看。」(檢索日期:2009.06.13)當初忘了在哪裡看到「部落格」譯名由來的解釋,說「格」是因為 blog 當中的板型都是「一格一格的」,有夠靠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