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June 22, 2009

形式

昨天晚上(06.21)可能是 Liquid Punch 組團以來,最隨興的一次。訂到一家沒有 kb 的練團室,大家索性就開始玩起大風吹,我起碼也在那邊唱了不下一個小時。原來我們團的歌,我唱得出來的歌詞句數一隻手出數得出來。原本要幫忙拍照的秀秀小姐臨時無法赴約,真是可惜,更可惜的是松還生出一台單眼相機。很無奈地沒有腳架,完全不受控制的團照到底能不能用,拿相機的人回家就沒上線了,看了才知道。

雖然感覺上是很形式,報名就是要交照片,雖然說到底樂團報名要附照片這件事情跟音樂本質上的關聯在哪,我還真的不知道。總而言之,就是要有一張照片,裡面要有全部的人,不禁讓人想著評審有沒看過照片到底對於音樂作品的評分上會起著什麼樣的作用。

大學畢業的那場我沒去,這次去了有說不上的一種,參與的喜悅。戚戚焉,心想著一年後同樣的形式(同樣的是取得學位過程的一種形式),要那樣發表,就覺得有些驚悚。發表是一種實證的結果,某種程度上有形式、也有非形式的部分,但是狗屁的地方在於必須付出自己活生生的心力,去面對一個沒什麼辦法減低它形式成分的形式,是很哭笑不得的。偏偏這世界上就是有一群人,會用他們的最高道德標準,來評論非常形式的這件事情。這幾天,我一直在想如果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話,掩飾憤怒的停損點在哪。

真是,有所感觸,有所感觸。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