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July 1, 2009

吳興街再記


信義路、松智路口(攝於 2009.01.01)

在 06.21 寫了〈吳興街〉這篇文章隔沒幾天,簡在 06.25 傍晚不辭千里,遠從台中非常有誠意地專程拜訪一趟,隔天在他的網誌寫下了這篇〈我見吳興街〉(簡伯宏,2009)。是的,他正是大名鼎鼎的簡兄(要不是受限於年紀考量,早封為簡公),如果我有傳記問世,他絕對是主筆的不二人選。

當天晚餐我們叫了外送披薩,共進餐者為簡、楊與我三人,我們是三個在高一同班的時候跟對方幾近陌生的同班同學。其中,簡不愛台北也始終留在他所喜愛的台中;楊痛斥台北的物價,時而以「台北國」調侃之,卻是待台北時間沒比我少。只是從淡江到輔大,到最終進到信義區生活,他還在陣痛期吧。我嘛,就不用說了,我是個只有在台北人面前不是台北人的新竹人。(楊總是在這個時候說:「你是印尼人」,「喔,是是是!Apa kapar, sudah makan belum?」)。

簡(2009)說:「儘管來台北的心境大不同,但討厭『映入眼簾全是濃妝人』的心意卻未曾改變過(誤)」,這真是讓我回想起去年三月底去東海考試的感受,完全相反。「走在路上盡是素顏人」,雖然我也不是真的很愛「濃妝」這回事,只是那感覺就是怪怪的,像是來到另外一個國度的感覺(雖然有些誇張)。而最近使用的一個新詞彙,在路上遇到一些妝扮「過分台北」,我和楊稱之為「東區人」。這種感受很微妙的,我認為它是一個比「夜店人」更精確地分類,重點不在於到底有沒有去,而是這個裝扮適不適合出現在那個地方。到底為什麼東區可以這麼獨樹一格,到底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絕對不是一個好的論文題目,不過就是一種感受。

最近正在努力觀察,東區人和信義區人的差異該如何鑑定。

3 comments:

  1. 信義區人是東區最有錢的人

    ReplyDelete
  2. 一個是高調再高調
    另一個是低調再低調

    我想我也不會畫個大濃妝走在誠品說

    ReplyDelete
  3. 看來有當事者出來現身說法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