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July 17, 2009

非正式首度登台之花絮


李方、廖珮妏。(東區頂呱呱,2009.07.09)

星期一從河岸留言離開之後,我們四個去打了撞球。上台的六個人,感謝代打 bass 金毛,是個很風趣的人,我們說了我們是本名團,以致於在台上介紹團員的時候,他說了自己的本名,可是我和楊都忘了。有兩個人不說本名很不合群,這也是我上大學之後第一次在台上說自己的本名,你們兩個是在堅持什麼。到底 Link 是很帥氣嘛(大誤)XD。金毛先離開了,廖珮妏小姐因為前一天晚上打麻將太晚,也不能在外逗留過久也先行離去。因此兩台機車,四個人是主唱李方、兩位吉他手楊正淩、林子翔還有我,就這樣去打撞球了。

明明只有表演三首歌,也不知道大家一副累到沒表情的樣子是怎樣,可能是他們(李、林)不習慣精神狀況不佳的時候去打撞球吧,就這樣渡過包檯的兩個小時。截至目前為止,還是完全看不出這些人回到我們(楊和我)家之後,可以玩 Wii 玩到早上六點,真是太誇張了。接下來,是關於處女座的一些描述。我們樂團,有個很大的特色,就是有四個處女座(包括我)的團員,李(09.14)、林(09.01)和廖(09.05),而當期中兩個要同時到你家入住,就會是個很歡樂的場面。

很累,近幾次去打撞球的精神狀況都是很昏沈。撞球完之後的宵夜,是大家在上台之前都沒吃晚餐,餓得要死又外加快睡著可是凌晨兩點還開著的永和豆漿。就在等餐的時候,發生了大到很誇張的地震。不過因為是站著,而且是晃來晃去的那種站著,第一時間是在奇怪,怎麼附近的建築物都發出巨大的聲響,接著永和豆漿裡坐著的人全部往外跑,才稍微意識到腳下的晃動。楊站在店內等餐,我不喝豆漿,指著距離大約半百米外的便利商店,問李、林要喝什麼。兩個人都說想自己去看,可是有一個人要留下來顧機車上的眾樂器,最後作罷。「待會經過小七再買吧!」,原來萊爾富是個這麼令人(或許只有處女座的人)沒有親眼看見就不知道該買什麼飲料的便利商店呀!

回到家之後,由於前一天才重灌筆電,一堆軟體還沒安裝,所以沒全程在樓下和大家同樂玩 Wii,雖然很想試看看四個人同時打 Wii Sport 的網球是什麼感覺,可是準備四組手把本身就是個大問題。快五點的時候,自行就寢,其他人到底什麼時候、怎麼睡的,為了避免爭議,就不贅述。只是那天冷氣爆走,很誇張,雖然沒苦到自己,不過有人真的很慘。我想起去年四月去東海考試,明明就很冷可是棉被禦寒指數不足的窘境。

凌晨三點左右,冷氣突然瘋狂地自己開機又關機,反應音效響個不停,很令人擔心睡覺的時候沒冷氣該怎麼辦,還好在我入睡前,它看似恢復正常。不過災情正是在那之後傳出的。早上十點多被母親打來的電話叫醒之後,起來喝水才驚覺,天啊!寶特瓶裡的水是冰的!不過因為我的棉被是冬天被,所以我沒有冷到的感覺。往旁邊的床墊看過去才發現慘了,因為我給借住的人用的是夏天薄被,更慘的是原本以為應該只有一個人會橫躺在那的位置,竟然有兩個人在把寶特瓶水都搞到冰起來的低溫房間裡,共用那條棉被!

借住朋友家守則第一條,竟然都借住了代表交情不是還在客套的階段,有什麼任何需求請務必把先行睡著的主人給叫醒,不然應該都不會有什麼太好的下場!

我最近開始在思考楊正淩到底是喜歡吃披薩的成份比較多,還是因為外送不需要出去買的因素比較誘人。老實說,披薩是一個吃完有點空虛的東西,而且偏貴,不過也沒有不喜歡。只是楊表現出對於披薩的熱情,確實有些超出一般人的反應。再者,如果最近有朋友提議要嘗試看看新推出的水果乳酪披薩,請切記務必堅決反對。我正是因為在楊第三次提出這要求時,想說那就試看看吧,沒想到那披薩真的就跟想像中的一模一樣,完全預料中水果跟披薩搭配噁心的可能性,全部都真實地反應到了味覺:「就是他娘親的國小老師地這麼噁心!」。香蕉的口感、濃郁的果香、還有那沒剝皮的切片柳丁,生平買過最貴的令人作嘔的食物!

總之,以上就是一些關於 Liquid Punch 首度(雖然只能算是非正式演出)登台之後的一些花絮。此外,還有一件令大家覺得「原來是這樣啊」的事情就是,李方喝了酒之後是很詭異的(雖然沒喝也很詭異?)。她作出一些非常詭異的行為之餘,還是萬般強調自己沒有醉。此時不禁又令人想要爭論那問題,關於喝醉的定義,到底是失去意識,還是只要亢奮到出現自己平常不會出現的情緒(甚至是所導致的行為),才算呢?其實我想我們都沒有人會否認,不管醉與否,酒精對於李方的作用,確實是明顯的。說不定,楊正淩不翼而飛的鑰匙,正是被某人在不知情(或是知情?!)的情況下,收進包包帶回家了(?)。

---

延伸閱讀:

.李方,〈河岸留言之我沒醉〉,2009.07.16。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