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August 10, 2009

或許蠢也是被培養出來的呢!

我昨天晚上睡前想著,和我年紀相仿的人們當中,多少人在父親節那天寫了信給父親?

連續看了幾本村上春樹的作品,總覺得該換個口味之類的,雖然過去並沒有相仿的經驗,倒是連想著同樣口味的食物一直吃也不是個好辦法,於是換了桐野夏生的《異常》。將近六百頁的書本,連在閱讀的時候都不是太方便,尤其我還包上了光滑的書套。

前陣子(確切的時間點應該是一個月之內),陸續讀完家妹購買的《村上朝日堂》、《日出國的工廠》以及自己買的《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在那個當下,事實上我只看過村上的《挪威的森林》這一部小說。那一次回新竹,是悶熱的一個星期,也不好在街上到處閒晃,因此某個傍晚決定去護城河旁的誠品看書。家妹決定要去買下《海邊的卡夫卡》,既然要買的話,總不能在書店就站著開始翻起來。

隨手拿了篇幅較少的《黑夜之後》,首先當然是被該部作品時間點的設計吸引住,之外,小說當中姊妹的名字也是特別令我覺得新鮮的地方。淺井惠麗、淺井瑪麗,瑪麗耶!配在日本姓氏後面,還真是有股莫名的特別。隔天中午前,又去了誠品一次,《黑夜之後》的故事就這樣看到了尾聲,多少有種似乎為了《海邊的卡夫卡》這樣的長篇作了閱讀準備之感。

那天,我第一次看到桐野夏生《異常》這本書。而在看完《海邊的卡夫卡》之後的前幾天,在誠品信義店翻閱了幾頁之後,就決定買下了。《異常》的故事大綱可以清楚地從封面上的介紹了解,不過內文的口文卻是令我大感驚訝。到底是,我非常喜歡這種憤世嫉俗的口吻,尤其是書中的佐藤和惠那種相信只要努力就能邁向足以滿足自己虛榮的蠢蛋,看著她被嗆就很開心。不過和現實世界一樣的是,那種人幾乎不會發現別人對他/她投以藐視的眼光,雖然不懷著好意對著他/她說著尖酸刻薄話語的人也極為幼稚,不過他/她仍當作那是別人對自己投以善意的方式,真的是很滑稽。

好吧,總之有興趣的人找來看看就知道了。我只是很好奇現在的國小老師對著班上同學說,要好好跟大家作朋友呀,之類的訴求時,說辭跟我以前聽到的那些是不是一樣的呢?

4 comments:

  1. 我也很好奇國小的你聽到了那些話,心裡的回回應究竟是什麼?

    ReplyDelete
  2. 「全班同學大家都是好朋友喔~」、「大家要一起認真讀書喔~」、「講髒話會變成壞小孩喔~」等,諸如此類的。至於我心理的回應是什麼就無所謂了。反正好像大家都是這樣子吧。

    只是國小老師不會跟你說:「對著全班講話的時候,跟對著少數同學講話的時候,我會有不一樣的立場喔!」

    真是好難回答的問題,真是抱歉,你的問題我實在掌握不到重點...。

    ReplyDelete
  3. 看了你的回答也讓我頗感玩味XD
    還有 為什麼你要把新的BLOG搞成這樣,
    很不方便耶 快把語法貼回去嘛 XDDDD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