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August 15, 2009

廖小姐的早餐時間

地點:麥當勞(松仁路、莊敬路路口)
時間:2009.08.12(三)

時間回到星期一(08.10),那天是許久不見的智偉來台大上課借住的最後一天上課。那也是個自一個星期前(他)便期待著、終於吃到「廣島屋」的傍晚。不過今天並不打算介紹那家店,認真嚴謹地食記也不像是我會作的事情。總之,我也在心裡暗自想著,好久沒去旅行了,改天再去台中拜訪他。

隔天要練團,睡醒之後本以為是個再平常不過的一天,直到楊從樓上走下來,經過我身旁丟了一句「我想吐」,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已經抱著馬桶了。症狀是嚴重的頭痛加上暈眩,當天嘔吐了不下五次。在練團出門之前,廖打了電話說要前來和我們會合,再一同前往,這也同時豁然開朗我猶豫了一整個下午的問題。按照楊當時的情況,不能騎車是肯定的,但是即便我載他,效果器和琴選一個背對當時慘況的楊,可能都有問題。

搭計程車出門練團前,是廖小姐首次來到吳興街工作室(?),是最後一個報到的 Liquid Punch 團員。為了表示歡迎的熱情,我忙著帶她到處參觀,在沙發上奄奄一息的楊竟然還有力氣訕笑。就在這個時候,「廖小姐的早餐時間」敲定了第一個場次,時間訂在隔天早上。

第一次在功學社練團,團室大到一種不可思議的地步,小鼓音色也是我偏好的高音小鼓。突然想到為什麼林不和楊交換一下音箱呢,楊都病成那樣了還得站在鼓前面被轟炸,原來頭痛的人站在鼓前面可是這麼一點辦法都沒有啊!不過當然,交換位置這事情,可是事後才想到的,所以實際上也沒幫上什麼忙。第一次練了自己有參與到作曲部份的 Fake 這首歌,自己想表達的氛圍大致上有出來了,接下來練團必須逐一把細節確定。

楊沒辦法吃宵夜,所以很難得的練團後的會議人數一次跑掉一半的人,回到家之後吃的是洪買回來的粥。他們倆在爭執了到底楊的身體情況可不可以吃有加黑胡椒的那碗粥一陣子,楊還是順手拿了疊在上面那碗,吃到一半的時候才由洪發現那疑似是胡椒的泡沫黏在那蓋子上。到底我吃著那碗疑似沒有加胡椒的粥,也絲毫沒有少掉什麼東西的感覺。

那天晚上,我們在玩取名字遊戲,決定要為新的角色一一取個好名字。很巧合的是男女主角的姓氏透過隨機的決定,極具「真情」味地成了「蕭」、「許」這樣的組合,索性女主角就叫作「許可玲」吧!隔天還有早餐之約,沒想到取名字遊戲讓大家都忘了時間,再看時鐘都已經將近凌晨三點了。

隔天(08.12)早上十點,與廖小姐的早餐時間就在麥當勞揭開了序幕。最近幾次看到廖,都是紅色眼線,雖然第一次在 Yamaha 初賽看到時連想到的是超級賽亞人4,不過說真的還滿好看的(紅色啊,這可是個大提示!)。前一天戲稱要準備相機、忠實地記錄食物的說法,在麥當勞似乎顯得有些多餘,畢竟真的要帶著滿是期待的相機去麥當勞,到底能照到什麼用想的也知道。直到最後覺得總是不好空手而回,用低畫質手機捕捉了兩張照片。原本只是延續取名字遊戲的話題,問廖是否覺得「許可玲」的壞同學「黃以萱」聽起來壞不壞,她的同意程度超出了我的預期。於是,接下來的話題就圍繞在她以前在班上和同學是怎麼欺負同學(好糟糕),還有以前我在高中時期作了哪些蠢事。

餐畢,廖前往站牌準備踏向她行事曆中花俏(?)的行程,我騎車回家準備回新竹。中午的一場大雨非常意外,使得原本下午就應該回到新竹的預定,演變成凌晨一點左右才回到家。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